第二千一百八十一章 围堵审讯(三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八十一章 围堵审讯(三十)

    

    华夏军人旁的不敢说,但是对于荣誉那是绝对看重的。 (   )

    守卫现在说道这些东西,一旦泄露,别说他是稽查管理队的,是天王老子也护不了他。

    守卫后续给出的回答,叫老徐很是失望。

    很显然,他非但没有从守卫嘴巴里弄到有价值靠谱线索,还听了一堆对方对军方没理由推断。

    也正是因为此,老徐也是失去了跟守卫聊天兴趣。

    主要他该问的基本都问了,他不认为还能从面前守卫嘴里套出啥有价值线索了。

    所以之后时间,老徐基本不再主动找话,二人这么又一茬没一茬的消磨时间。

    整个屋内,剩二人不停嗑瓜子声。

    老徐脑不断分析守卫说的事儿。

    现在摆在他面前情况很明显,折腾了半天,这唐强下落又一次陷入死扣。

    目光光是知道唐倩被军部人带走了,但后面被如何处理不得而知。

    不抡是守卫的被某人看圈养亦或被强制驱离体育馆,以老徐对军人了解,他不认为会有人做这种混账事儿。

    所以思来想去,他觉着较为靠谱可能,也许是被军部人安排到相对安全环境生活了。

    毕竟,从守卫适才描述看,唐倩在遭受一些列凌ru打击后,似乎情绪不是特别稳定。

    这也难怪,一个20岁出头女孩,心智本来不成熟,被人侮ru后,又被做出不公判决,完了还给投进完了眼下地界。

    搁着谁遇到这种情况,怕是都很难保持理智面对,何况还是个孩子。

    鉴于此点,军部将之单独照顾不是不可能,也是老徐觉着最为靠谱一个推断。

    想到这儿,老徐心理稍微舒坦了些。

    但随之而来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如果唐倩真如自己所料想那样被军部那边收留安排,自个儿又该怎么去接近,或者说确认呢?

    老徐这厢烦乱思虑之际,旁边守卫又是冒出句:“嗨,我说你带来那货可真能刷啊,这他娘都要一个小时了,他活儿还没玩。那他妈可是两个妞,我说他不会在里面被干死了吧。”

    话是句玩笑话,不过老徐听得出这守卫有点不难烦了。

    摇摇头,老徐也是故作无奈状:“久旱的鸭子难得甘露,这估计是不把最后弹药榨干,他不会罢休。”

    “你也是,都是你出的资,来了也不进去玩玩,都他娘便宜那蠢货了。要我说,你是个冤大头。”

    守卫讥讽。

    老徐苦笑:“这不是没瞧眼的嘛,刚那些年纪大了,玩起来不带感。”

    “啥带感不带感的,能做货行,你要指着玩好货,那你旱着吧。”

    守卫一副语重心长模样,看来他还真是为老徐的大肚感到不值。

    老徐现在本是思路混杂,他实在没心情跟守卫废话。

    所以……“要不去看看他,催他一下?”

    这桌瓜子已经被吃的七七八八,守卫的确没啥兴趣继续待在屋内。

    听了老徐提议后,守卫没有拒绝,站起身,扭扭脖子:“老子是该过去看看了,别真他娘给我爽死在这儿,处理他还麻烦!”

    老徐没有阻拦,他才不会在意自己消费是否到点。

    该问的已经都问了,继续留在这儿与他而言毫无意义。

    他可不想再那手里物资来和守卫聊没用话题。

    径自离开屋子。

    没多大会儿功夫,外面便是传来守卫蛮横拍打声:“砰!砰!砰!”

    “谁啊?”

    “你他娘的好了没,这都多长时间了,小心你有命玩,没命出来。赶紧的,差不多得了,给你五分钟时间结束战斗!”

    未有多言,守卫丢下这句,便是返回屋子。

    五分钟后,蔡狗子终于提着裤子出现。

    老徐瞅了眼大战过后蔡狗子,这货脚步虚浮,显然是尽了全力。

    “舒服好了没?”随口问了句。

    蔡狗子疲惫面庞满是激动兴奋之色。

    “唉,那你讲老徐,我跟你说,你是不知道,那两妞真的是……”

    “行了行了!妈的,爽爽了,说个屁啊,有啥话出去说去。”

    守卫直接脱口骂咧一句。

    也难怪守卫会有这般大脾气,想想他们所处位置。

    要是每个过来消费家伙结束都感慨嘚瑟一番,他们还不得给郁闷死。

    毕竟,他们也是男人嘛,光听别人舒坦经历,自己没法亲自战斗,那感觉自是不爽。

    给守卫这么冲了句,蔡狗子难得没有反驳。

    他现在心情大好。

    加之前战斗消耗不少体力,也实在没有多余精力跟守卫斗嘴。

    老徐站起身:“走吧,别给人找麻烦了。”

    不管怎么说,自个儿这边经过适才一个小时闲聊,也算是跟守卫拉近了不少关系。

    所以老徐不想因为蔡狗子猪队友行为再给破坏。

    点点头,有一点守卫说的没错,这爽都爽完了,继续留下也确实没啥意义。

    随着老徐一起出了房子。

    道别后,二人朝楼下走。

    “嘿老徐,今天你没玩这是损失大发了,我告诉你唉,那两女的真得劲,哎哟我去,是一天……两个没啥配合,你知道,做这种事儿,要有配合,要有回应才爽。不过……这地方也不能要求太多,你是不知道其一个女的,她……”

    一句接着一句,蔡狗子像是炫耀般不断给老徐絮叨他在里面大展雄风经过细节。

    只是老徐对此无疑没有任何兴趣,相反听得还及其恶心。

    但考虑到行动需要,老徐还是敷衍的在旁淡笑。

    这么一路返回篮球馆。

    蔡狗子掀帐入帐,相当嘚瑟招呼一嗓:“唉,各位,都在啊,呵呵,我跟老徐回来了。”

    指着众人问他yao子情况。

    雷瞳瞥了眼蔡狗子,无视之。

    完了落目后面老徐身,问道:“老徐啊,怎么样?这次还顺利不?进去了没?”

    “嗨哟雷兄弟,瞅你这话说的,我跟老徐两个去,还能进不去嘛!?”

    弄的好像次进去了似的。

    雷瞳照旧无视老徐。

    老徐点点头:“进是进去了。门票给了五包泡面还是有瓜子辣条啥的。”

    做戏嘛,老徐认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