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靠天收(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一十四章 靠天收(五)

    木头在火焰的腾烧下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

    根据尉泱的介绍,这个烧锅房原来是用液化气的,怎奈末世爆发后没多久气罐便是用尽了。

    没处补充的林俊夫,无奈之下只能是命人用厂方遗留下来的建筑砖块垒搭了一个简易的灶台,虽然这灶台的样子不甚好看,但就用途来说烧烧水,做做饭还是绰绰有余的。

    尉泱着力呼扇着手里的纸板,见此状况,唐小权自然不能在那傻愣,他赶紧是发扬绅士风格,要过了对方的纸板,然后有样学样的蹲地呼扇起纸板来。

    “咳咳咳!”为灶台“烧火”远比想想的要复杂,闷热的温度,熏呛人眼鼻的浓烟,不多唐小权便是被升腾而起的火焰折腾的苦不堪言。

    不过碍于男人所谓的面子,他还是故作轻松的坚持着,直待得烈火彻底烧旺,他才将灶台的使用权交换给尉泱。

    望着对方脸上烟熏所留下的黑痕,尉泱不由掩嘴一笑,继而略带打趣道:“呵呵,你这个烟熏妆还真是挺别致的呢!”

    “嘿嘿~”无地自容的挠了挠脑袋,唐小权当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所以只能是以讪笑进行搪塞。

    而与他的笨手笨脚不同,尉泱好似是灶台的使用熟手,不论是加柴扇火,还是热锅放菜都比唐小权强上百倍,至少人家没似他那般被浓烟折腾的“死去活来”。

    先是倒了丁点的大豆油,待得锅热之后,尉泱立刻是取过一个密闭的罐子,从中刮取了少量的豆豉入锅。

    在稍许煸炒后,一股沁人心脾的异香登时飘散而出,光是闻着就已然是叫唐小权口水横流。

    望着女孩操作的背影,唐小权的心理不知为何升起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他第一次觉着这末世似乎并非那么可怕了,至少在这一刻他感到了前从所未有的温馨。

    他有种想要从后拦住女孩腰际的冲动,而恰在此时……

    “你们今天早上的行动是不是……很危险啊?”

    “啊!”微微一愣,处在神游状态的唐小权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女孩在说什么。

    可他这下意识的应答落在尉泱的耳里却是被误读为了另外一种意思,所以后者当即便是“通情达理”的解围道:“哦,其实也没什么,我就随口问问。”

    已经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唐小权,赶紧抖擞精神,同时佯作没听清的重复道:“你刚才是问我早上的行动危不危险是吧?实话说,挺危险的!”

    “嗯!”平静的点了点头,尉泱随手将搁在一旁,早已泡发好的牛肉泡面给倒进了锅内,继而着掌翻炒,滚热的油温配合这熟面的翻滚,不断发出“滋啦,滋啦”的油爆声。

    “你怕吗?”似是经过好一番深思熟虑,尉泱沉寂许久的发问,再一次打了唐小权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唐小权同样似是早有准备,他回答的极为干脆,甚至于连分秒的思考都没有做,便是脱口而出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怕!”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但是其间所蕴含的深意却是极为丰富的。

    尉泱的身子陡然间顿了一下,掌间翻炒的锅铲也是随着男人这个淡然的“怕”字停了下来。

    但是旋即她便又是不动声色的莞尔了,同时淡淡的说道:“早年上学那会,我们老师就和曾说过,这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感受各不相同,有茫然,有恐惧,有无谓,有无措,现在看来还是恐惧占大头呀。”

    唐小权不太明白女孩说这席话的目的,不过熟读心理学书籍的他对这些略带哲理性的议题,有着盲目的偏执。

    所以他也未及多想,便是自顾自的发表见解道:“也不能说完全这么说,而是要加上一个前缀,末世!另外,我相信这世上肯定是有人敢直面死亡的。但正所谓无知者无谓,不畏惧死亡,不正确面对死亡的人,一定是无知的。他们要么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子,要么是什么都不怕的疯子。而真正正常的人类,我个人认为在面对死亡胁迫的时候,一定是会感到恐惧的,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因为只有当你恐惧死亡的时候,你才能克服它,战胜它,从而变得强大!”

    “嗯,恐惧使人强大!”默默的重复了一遍唐小权的话语,尉泱快速的一掂铁锅,腾飞而起的面条登时便是伴着旺盛的火焰临空做了一次翻转,继而稳稳的落回到了铁锅之中。

    “你的这个观点还挺叫人眼前一亮的啊。”说话的功夫,尉泱已是将抄好的面条盛进了碟中,下一秒她又是跟变戏法般取出了一个小袋。

    着手从袋中捏出了几粒干瘪的蔬菜叶子,尉泱小心翼翼地将之均匀的洒在了热面之上。

    灼热的高温几乎在沾到干蔬的瞬间,便是令其舒展膨胀,继而渐渐显露出了其本来的面目。

    “豁,你的小玩意还真不少啊!”见着女孩花样繁多的手段,唐小权暗自佩服的同时,也是为其“精打细算”的细心由衷的感慨。

    “唉,我这也是没办法,物尽其用呗!”不论是豆豉,还是干瘪的果蔬,所有的一切都是尉泱在点点滴滴间节省下来。

    这些不起眼的小东西,若是换做心大手操的男生处理,恐怕早就被丢进垃圾桶里当废物甩掉了。

    “好了!豆豉炒面,水平有限,请唐先生品尝一下吧!”伸手做了个请势,玩心大起的尉泱俏皮的冲着唐小权眨巴了下眼睛。好家伙,登时是叫得后者心头猛然一跳。

    当即唐小权不敢有任何的犹豫,赶紧是抓起碟筷朝着嘴里便是摞进了数根面条。

    滚热的面条一进嘴巴立刻是叫唐小权脑门一涨,但他还是强忍着被高温灼烧的疼感,三两口吞进了口中的面条,继而擎着抹有些怪异的笑容,连声打着“哈哈”赞许道:“不错!不错!味道好极了!”

    月光下,一男一女,依着墙边席地而坐。

    唐小权兀自享受着手里的美味,在其身旁,尉泱似是小鸟依人般仰望着天空。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不知道爸爸他在那边过的怎么样了?”

    略带伤感的话语,尉泱伸手掠过耳边浮起的一缕青丝,俏丽的面颊之上显出了一抹对故人的淡淡哀思之情。

    “放心吧!叔叔他看到你现在这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一定可以含笑九泉的!”

    轻风拂过,蛐蛐依然在田间鸣唱,今夜注定是一个满含回忆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