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三章 地下做活(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九十三章 地下做活(六)

    回到帐子,刚好是饭店。

    老徐,胡晓东,雷瞳三个人今天总算是聚到了一处。

    碍于,蔡狗子等人在场,有些话不好说。

    老徐旁敲侧击,想胡晓东问道:“怎么样,今天去三楼玩的如何呀?”

    胡晓东是聪明人,怎么会不明白老徐意思,摇摇头,他叹气回道:“没啥意思,和咱这儿二楼一个样。”

    蔡狗子是个不会偷闲的人。

    这老徐等人一天不在,他在帐子里也寂寞的很。

    最关键,老徐他们行动没把他带上,让蔡狗子觉着心理不是太踏实。

    要知道,之前跟柳哥混,对方不管去哪儿都会捎着他。

    而在蔡狗子这种喜欢抱大腿人眼里,能跟着主子一起行动,那是一种荣耀。

    要不然,怎么能在别人跟前狐假虎威,仗势欺人呢。

    所以老徐他们一回来,这郁闷了一整天的蔡狗子立马抖擞精神,竖起耳朵。

    他要听听老徐一行人今个儿都去做什么了。

    只有了解他们做什么,他才能有机会投其所好,巴结上位。

    这不听了胡晓东,老徐对话后,蔡狗子不甘寂寞,马上插口来了句:“唉,胡兄弟,说道这玩,肯定还是“那里”好玩呀,怎么样,下次去耍耍?”

    蔡狗子说的“那里”不言而喻。

    不过呢,很显然一点,蔡狗子完全误解了老徐,胡晓东交谈内容。

    他把人说的“玩”当成了真的“玩”。

    对此,不用胡晓东出马,雷瞳直接骂咧句:“玩玩玩,去玩不要门票啊,和着那些物资都是你出去弄的?带你去次还上瘾了啊,真把自己不当外人啊。”

    “不是,雷兄弟,你看你这话说的……”左右看看,蔡狗子最在意面子。

    这两天他自持老徐一行人回来,加上自己随老徐去了趟“那里”,感觉地位提升。

    而柳哥再被雷瞳教训后,时下安稳老实多了。

    也没敢再跟他叫板,所以一度蔡狗子有点飘。

    现在可好,给雷瞳一句“真把自己不当外人”破了功。

    雷瞳可不会给蔡狗子面子,这货在陪老徐去过“那里”后,其价值就基本没有了。

    对于这种废物,他存在意义就只有一个:“你啥你啊,赶紧把饭缸拿着去等着打饭!这每天还要我提醒你啊,一点眼力见没有啊!”

    给雷瞳这通喝骂,蔡狗子一点脾气没有。

    不是没脾气,而是压根不敢知会一声。

    面色尴尬从地上撩过饭缸,在接连应了两声“是是,我这就去”后,蔡狗子招呼帐内人灰溜溜逃了。

    “真是个白痴!!”

    蔡狗子走后,雷瞳还不忘骂咧一句。

    他这是心理有气,唐倩的迟迟没下落,叫雷瞳无处发泄。

    蔡狗子呢,自个儿非得往枪口上撞,他不被骂,那才见鬼了呢。

    “对了,雷子,你今天活做的什么样啊?都去干了啥?”也是瞧出雷瞳心中有火,胡晓东有意岔开话题,问了句。

    “我啊,没干啥,今天一天光在地下停车场挖坑了。”

    “挖坑?”不出意外的惊愕,胡晓东跟老徐一样,面露愕然之色:“挖什么坑?挖坑做什么?”

    好嘛,就连问题都一样。

    雷瞳很是无奈给胡晓东说到了遍。

    大家对于体育馆方面这个安排属实无语。

    屋内再次陷入平静。

    主要问题没能有突破,这点很是叫人伤神。

    不大多会儿功夫,外面大妈高喝声传来:“打饭了,打饭了。”

    体育馆每天饭点基本都很准时,误差不会超过5分钟。

    虽然这饭的质量,数量都不尽如人意,但有聊胜于无,对馆内幸存者而言,这是他们生存保证,也是他们最为期待事情。

    有蔡狗子那帮人做服务,老徐他们可以安心在帐篷内休息。

    等了差不多三,四分钟,蔡狗子火急火燎跑了回来。

    “雷,雷兄弟。”

    “咋的了,就叫你打个饭,大喘气成这样?你说你他娘的还能做什么?”

    不管三七二十一,雷瞳先是一通怒怼。

    蔡狗子被雷瞳这么一怼,也是脑袋发蒙,一时忘了自己来干啥,僵定原地。

    扫了蔡狗子惊骇模样两眼,雷瞳落目其两只手中,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当下,雷瞳面色再次一沉:“你打的饭呢?”

    “啊?”恍悟定了下神,蔡狗子物兀自吞咽口吐沫。

    这下才慕的想起自个儿过来目的:“对,对,雷兄弟,我,我这过来就是为了饭,饭!”

    “啥玩意?”轮到雷瞳懵圈了:“你扯犊子呢?我问你给咱打的饭去哪儿呢?你跟我bb啥啊?”

    “不是啊雷哥,饭我们打了,主要,主要你刚不是说还跟我说拿你工作证可以多拿个馒头嘛。”

    “嗯,是啊,你拿不就完了嘛!”自个儿适才是有给蔡狗子嘱咐这茬事。

    不过这也不是啥不得了事情,至于跑回来再给自己絮叨一遍嘛。

    雷瞳觉着蔡狗子这是典型的吃饱了撑的没事儿个。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有意跟老子找不愉快啊。”

    唐倩没有下落,雷瞳这股子郁气正愁没地方撒。

    蔡狗子自然看出雷瞳面上的不悦,赶紧连连摆手:“哎哟喂我的雷兄弟唉,你瞅你,你这就算给我个胆,我也不敢跟你找不愉快啊。”

    这倒是句大实话,蔡狗子那点小胆子的确不敢和雷瞳找不愉快。

    柳哥前车之鉴摆在那儿,蔡狗子除非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想到跑来拿雷瞳寻开心。

    “呵呵,那你想干嘛?”雷瞳微眯眼睛看着蔡狗子,他倒要看看这货能整啥幺蛾子。

    蔡狗子委屈啊。

    再次吞咽口吐沫后,他紧接回道:“是这样雷兄弟,我这刚拿着你的卡去要馒头了,可,可人家不给啊。”

    “不给?扯犊子呢?”洪涛的人品雷瞳是相信的,凭今天下午与对方接触,他不认为对方会拿自己逗乐。

    蔡狗子无语:“雷兄弟,我也不想啊,关键你这身份卡有照片,那打饭的死活要你本人,说我这和你照片对不上。我跟他理论,他他娘的还说再这样,他就向稽查管理队举报,说我盗用你证件骗吃喝。”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