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七章 地下做活(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九十七章 地下做活(十)

    回到帐篷,隆隆鼾声已经响起,蔡狗子这帮混球那就是一帮好吃懒做的猪。

    接触这段时间,老徐发现,这帮货每天除了外出溜达,吃饭外,剩下大半时间就在睡觉。

    有时候见着他们,老徐也会在想,似体育馆这样人类聚集地真的好吗?

    看看这里人们,大多数都跟蔡狗子,柳哥一样生活方式。

    是的!没错!靠着体育馆坚实城墙,严密守卫保护,他们是不需要担心外在丧尸威胁,可这个世上从来没有啥是绝对安全地方。

    目前体育馆看起来还算安全,但老徐他们在外实际生存过,他们很清楚废城情况。

    丧尸经过一年适应变化,已经出现了不少异种。

    而体育馆里人们显然对此毫无所知。

    因为被隔离保护,他们对畜生认知还停留在“步行者”这种初始形态。

    然,实际……照着畜生这种发展态势,谁都无法预料未来他们还会生出什么新花样来。

    没似雷瞳那样去折腾蔡狗子等人,老徐觉着,既然这些家伙选择好吃等死这条路,那早迟都会为此付出代价,所以也就没必要去“招呼”他们。

    取过背包,扯开拉链,随意翻看,内里物资没有减少。

    这不奇怪,就蔡狗子他们这些人胆量,在被教训过,没可能做偷窃这种事儿。

    背包里眼下还剩的都是零食之类东西。

    毫无疑问,现在去见王建设,最好物资莫过于泡面这种硬通货。

    不过很可惜,所有五袋泡面都在昨天去yao子玩乐时上缴做门票了。

    蹙眉思考了下,老徐最终挑了一包恰恰瓜子以及一包几粒糖作为馈赠礼品。

    这玩意尽管不能似泡面那样满组人口腹之欲。

    但在这单调体育馆内依然是难以获取的好东西。

    挑好,老徐将背包重新拉好归位。

    完了便是行出帐篷。

    王建设住在哪儿,老徐自然清楚。

    这自打他被提为稽查管理队队员后,王建设便是给他说了帐篷号码。

    也就是老徐成了稽查管理队队员,否则,以王建设狗眼看人做派,怕是永远不会主动相告帐篷号码的。

    “58号。”这是王建设当时给出帐篷号码。

    单从号码便是不难看出,这货还挺迷信,要不怎么会选58呢,明显内含“五发”意思。

    但看目前架势,他指望在这一穷二白体育馆内发家致富,估计是没啥指望了。

    老徐可没兴趣揣测王建设心理想法,他径直是朝58号帐篷行去。

    希望这货没有休息吧。

    要是跟蔡狗子,柳哥一样,那……老徐也得给他揪起来。

    稽查管理队的身份是时候用一下了。

    来到58号帐子前,老徐在外先行听了下。

    还不错,他倒是没听到似蔡狗子,柳哥那几个货色震耳欲聋“嚣张”呼噜。

    当下,老徐招呼一嗓:“王馆长在吗?”

    不管老徐对王建设怎么不对付,这起码礼节还是要有的。

    “谁啊!?”

    话音带着不耐烦,这很符合王建设脾气。

    估计平日里也没谁敢主动跑来找王建设……呵呵,他不找你麻烦就不错了,你还找他,脑袋被驴踢了吧。

    王建设还真就是这么个态度。

    在这体育馆内,只有他找人,还真就没人找他。

    今天老徐算是破了规矩,加上眼下是晚上休息时间,王建设作威作福惯了,他很不喜欢这个节骨眼被人打扰。

    旁人也都明白他的脾气,所以一天24小时,他帐子周围几乎没人靠近。

    就算靠近,也绝对静声,生怕一个不好得罪王建设。

    王建设这官虽然不大,但却掌管着体育馆一应事物。

    得罪他,他有的是办法给你穿小鞋。

    而人一旦某些事儿形成习惯,那脾气便也渐长。

    这不,老徐的出现打破了王建设一直以来习惯,所以他现在很火大。

    “呵呵,是我啊,王馆长。老徐!”

    声音有些熟悉,王建设正诧异功夫,慕的听到后面“老徐”二字。

    好嘛,就这最简单不过华夏文字,叫得王建设心下燃起火气登时熄灭。

    紧接,一咕噜从床上弹起,面上也是展颜浮起最灿烂笑容。

    如果说过去王建设是这篮球馆内“独一份”,那老徐来后,他的无法享受这一“殊荣”了。

    稽查管理队的在馆内地位毋庸置疑,王建设有此等发音实在太符合他性子了。

    哪里还有半点之前因为休息被打扰而产生怨气?

    王建设忙不得起身掀帘,完了抱以最灿烂笑容招呼:“哎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徐啊。”

    “呵呵,怎么不欢迎吗?”老徐有意打趣句。

    从王建设那裂的像朵花的虚伪脸上老徐确定自个儿这稽查管理队身份还真是好使。

    一听老徐这话,王建设立马摆手摇头,那迅速架势就跟是早有预知般:“哎哟喂,哪儿能啊,我说老徐你怎么能这么想。倒是你……这么久了没来过我这,我心里还琢磨,是不是我王建设有哪里做的不好地方惹你老徐不高兴了。要不为什么一直不来我这坐坐呢。”

    明显的场面话,不过必须承认这王建设说话还是有两把刷子。

    至少他说的东西很让人舒服。

    当然老徐自然不信他这套,“呵呵”轻笑声,老徐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道:“王馆长呀,我不来,还不是怕担心打扰到你工作休息嘛。你这每天忙里忙外,为了咱馆里幸存者操劳,我没事儿哪好意思往你这跑。”

    话是漂亮话,但很显然老徐真实含义是在讽刺王建设。

    就王建设在馆里作为,有哪点能算的上操劳?

    他每天除了会在馆内耀武扬威溜达,没事训斥这个,打骂那个,彰显他官威外,何曾帮馆内幸存者做过正事儿。

    只可惜诚如老徐不信王建设那套一样,王建设也是压根不会把老徐话语往深处想。

    这王建设啊,欣然接受道:“唉,老徐,你这说的我可就……大家都是帮军部做事的,为人民服务嘛,上面既然给了咱职务,在其位就得谋其政,你老徐不也是稽查管理队的,你每天不也在馆里巡察维护,算起来你可比我忙多了。这都是咱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