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地下做活(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地下做活(十二)

    “唉,其实吧,也没啥,就是上次听王馆长那席话后,我回去仔细琢磨了下,感触颇多。”

    满脸茫然,王建设硕大脸上写着懵逼二字。

    “我的话?”自个儿这段日子虽然和老徐没接触过几次,但说的话也算不少了。

    自己说的话大多是马屁敷衍话,所以……王建设是真不知道老徐指的是那句。

    毕竟,他说的都不是走心的。

    老徐能当真,还回去仔细琢磨……王家山感到相当意外。

    “你不记得啦?”老徐也是故作惊诧样。

    “老王啊,你这咋还给忘了?我可是把你当时说的考虑了啊。”还是演戏,老徐面色蹙紧。

    王建设见状,赶紧笑颜:“唉,老徐别见怪啊,我这人天生记性不好,加上每天馆里繁杂事儿又不叫多,你知道的,像咱这种和人打交道活儿,每天不知道要说多少话,所以……真的很抱歉,我是真不记得你当初说了啥。”

    “没事儿,没事儿,我也就这么一说。你别上心。”

    既然知道老徐苦恼事情是和自己说话有关,这王建设原本担心也就搁下了。

    不然这老徐真要是在外惹了啥大麻烦,尤其是招惹了不该招惹人,王建设肯定得和老徐划清界限啊。

    不过眼下仅是自己说过话叫男人苦恼,王建设立马舒展笑容:“呵呵,说来听听吧老徐,究竟是我说了什么?”

    能叫对方因为自己说的话专程跑来一趟请教,王建设心下顿时觉着老徐这人很单纯。

    否则怎么会信自己胡话?

    老徐当下回道:“你上次给我说,叫我好好干,争取往上爬,你还记得不?”

    眼眸扫向王建设,老徐有意反问。

    王建设还是一愣。

    他当多大事儿呢,和着原来是……

    “嗯,记得,我是说过这个,怎么了?”

    王建设很是诧异这句话有啥好想不通,还需要徐仁杰专程跑来自己这边寻求所谓帮助。

    老徐把手一拍:“就你这话,我回去想了下,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在这馆里,要想活的舒坦,咱就得往上爬,不然光在底层整个稽查管理队职务……没啥前途啊。”

    不禁吞咽口吐沫。

    王建设双眸陡然睁大。

    好嘛,稽查管理队在体育馆多少人梦寐以求事儿,到了面前男人嘴里,居然……成了没啥前途。

    对此,王建设不得不开口说道两句:“老徐啊,这我可得……你这稽查管理队工作可不是啥没前途啊,别人就不说了,就说我,要是给我你的位子,我得乐坏咯。”

    绝对是王建设心理话。

    他一直想混进稽查管理队圈子。

    但在体育馆这个小社会是个很现实地方。

    诚如王建设平时会甩脸子给篮球馆内幸存者一样。

    他在篮球馆里有权威,但搁在稽查管理队队员面前,那就不算个东西了。

    所以,这也算是王建设心理一直的痛。

    像他这种在乎脸面人,是很不习惯被人轻视感觉。

    眼下自己想混入却没法混入圈子,落在老徐嘴里居然……成了没前途。

    这点王建设有点不太舒坦。

    “话是这么说王馆长,但能往上爬,日子不是过的更好撒。”

    老徐话锋一转,王建设听后点点头:“嗯,你这说的倒也在理。不过老徐啊,以你现在身份在想往上爬可就到了军部那层了呀。”

    等的就是这句,老徐当下跟进:“没错啊,所以我才苦恼啊。”

    “这你苦恼啥?”王建设诧异。

    老徐暼了王建设一眼:“嘿,王馆长,你说我能苦恼啥。在这地界想往上爬肯定得有人牵线啊。而我呢,刚来这儿,哪认识啥人啊,这没人指望上去,难啊。所以……我不就来找王馆长你了嘛。”

    “找我?”王建设再次惊诧。

    他现在算是明白老徐找自己做什么了。

    “是啊!可不就是找王馆长你嘛,我仔细想过,整个体育馆,我认识人中,能帮我的就只有你王馆长。王馆长,你在这里混了这么久,相关人脉肯定不浅,我想你肯定认识啥军部的人,对不?”

    试探性问了句。

    不过虽然是试探,但老徐还是有意先给王建设戴了高帽。

    这不,在听了老徐有意为之捧杀后,王建设碍于面子,不得不点头应“是”。

    “哦,这个嘛,人脉方面,我倒是还凑活。”

    “那王馆长跟上面军部人有认识的不?嘿嘿,我这寻思,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给牵个线。我这想往上爬,总得先和军部人搞好关系嘛。”老徐步步深入,一点点把自己目的抛出。

    望着老徐,王建设眼波流转。

    毫无疑问,这件事儿,如果老徐真的爬上高位,对他肯定没坏处。

    但问题,这年头想往上爬的人多了去了,可真正能派上去的能有几个?

    就老徐这种新来货色,能有现在稽查管理队职务,王建设就已经觉着不可思议了。

    而老徐居然还垫着继续上爬,王建设不看好。

    当然,更重要,他自个儿也没这方面能力。

    废话!他要真是和军部人有联系,自己咋不网上爬呢。

    不过这个节骨眼在老徐面前说不行,王建设拉不下那个脸。

    更关键,虽然他不看好老徐上爬念头,但无可否认一点,徐仁杰现在稽查管理队身份是没任何问题的。

    单凭这点,王建设就没可能直接回绝老徐。

    毕竟,老徐身份是他目前得罪不起的。

    他也不希望错过这难得巴结老徐机会。

    不然,一旦自己这好容易和老徐拉近轻易破坏,鬼知道后者会不会对自己不利。

    自己什么人自己清楚,透过今日之事王建设肯定,这老徐跟自己一样是个有野心人。

    而恰恰自己这种人报复心理极强。

    鉴于此点,换位思考,王建设确定自个儿无论如何不能得罪老徐。

    否则绝对没啥好果子吃。

    想了想,王建设耍心眼回道:“老徐啊,大家都是兄弟,我呢也不瞒你,你的事儿我肯定会帮,只不过嘛……”

    欲言又止,王建设故作为难状。

    老徐看了眼王建设,他如何不知道对方在耍心眼。

    也不点破,接茬问道:“只不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