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章

    “只不过你知道的,这上面人都有点那啥,平时沟通还好说,但你想要跟他们深激ao,没点好处……难呐。”

    王建设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说白了,就是你要跟上面人接触,就得表示表示。

    这很符合华夏国情。

    当然,这并非王建设主要目的。

    他这么做,归根究底,还是想藉此打消老徐想要透过他和上面人接触想法。

    一来,王建设自己没那个本事。

    二来,他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毕竟,在他看来,老徐成功上位机会微乎其微,既然这样他又为何要为一个根本不可能上位家伙浪费自己时间和精力呢。

    另外,他也却是没这方面能能耐。

    军部的人哪里是那么容易接触到的。

    你老徐稽查管理队人尚且做不到,更何况他只是个小小馆长。

    只是王建设心底鬼主意想的好,但老徐他……

    “我懂,我明白!”先行来两句肯定。

    完了,老徐紧接:“好处嘛,肯定要给的,这玩意咱这边特色。你放心,该咋样就咋样需要啥我想办法。对了,这些……”

    说着话,老徐从胸兜里直接摸出藏在怀里瓜子,完了又从裤兜摸出一把糖果。

    之后尽数递到王建设跟前。

    愕然一愣,望着老徐变戏法般从身上摸出东西,老徐王建设明显呆了。

    “老徐,你这是……”

    话有推脱意思,但人的眼睛是真实的,尤其是王建设不自主探伸出的手掌,很好表明了他心理最为真实念头。

    惦记老徐手里物资不是一天两天事情了。

    自打看到老徐从外回来搞到东西,王建设便是心理痒痒。

    如果不是老徐有稽查管理队身份加持,王建设那是妥妥要从老徐那讹诈。

    “这还能是啥,给你的呗。”老徐相当豪爽将东西推到王建设探伸出来手里,完了骚挠脑袋故作不好意思道:“其实吧,我早就想拿来的,只是,刚来时听同帐篷里人说咱这有“那种”地方玩。我一直在外面跟兄弟为了生计奔波,这许久没做哪方面事儿了。所以……呵呵,你懂的。”

    “啊,我懂,我懂。”王建设也是男人,他自然明白老徐话里意思。

    “但那里玩要“门票”,没办法,我们哥几个只能是出去搞物资。唉,就是没想到,我们拼死拼活弄了不少物资回来,但分到手,他娘的只有这么丁点。我这又不知道去那玩门票具体是什么概念,所以之前见着你就没给送,嘿嘿,怕去了,给的物资不够,又不给进。这……真是不好意思啊,王馆长。不过你放心,以后我再出去,肯定给你带好的。现在嘛,就这些,你别见外。”

    随意说道个理由,但还真别说,老徐给出的这个搪塞没半点毛病。

    他去yao子玩乐这茬事儿是事实,老徐也不怕王馆长去核实。

    再者说了,如果王馆长真的有心去查,那也等于从侧面帮他洗清可能存在危险。

    毕竟,王馆长和稽查管理队关系肯定有联系,如果后者质疑他,透过王馆长口转述现在这段话,刚好可以帮忙证明他老徐去玩是出于需求,而非其他目的。

    听完此,尤其是老徐后面那句“以后我再出去,肯定给你带好的”话语后,脸上色彩愈发洋溢。

    之前还心怀小心思的王建设哪里还记得自己心下原先念头。

    本来是想藉此叫老徐放弃找他帮忙想法,现在……

    有好处不占那是傻子,王建设几乎本能脱口:“哎嘿嘿,这,这……老徐啊,你这话说的,听起来像是我在找你要东西似的。我那……”

    “啧啧,王馆长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啊,啥叫你找我要东西。我不傻,我还能不明白你的意思?大家都在社会混过,这年头找人办事哪有不给东西的。既然往上爬自然得付出点代价。这些我都懂,再说了,现在付出,等上了位,还不是都能给想法捞回来,要想以后活的潇洒,眼下出点血是必须的。”

    老徐话说的真叫一个漂亮,反正搁着旁人当真听不出他话里有啥别样想法。

    在王建设眼里,老徐就是个一心想往上爬,不惜一切代价的傻蛋。

    对于这种货色,自个儿不利用敲诈下,岂不是太可惜了。

    “另外,王馆长,先不说你帮我理应得这些,就是不帮忙,就咱这关系,给你分享我的东西那不也是很正常事儿嘛。”

    老徐这后续跟进话语那就是妥妥场面话了。

    但这场面话落在王建设耳里,却是叫他听的非常舒服:“呵呵,也罢,既然老徐你这么说了,我要是还跟你推脱,那就天矫情。你说的没错,我们关系不用扯太多,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那这么说……王馆长意思……我那事儿,你愿意帮我了?”

    “这个自然啊,你看我这礼都收了,怎么能拒绝?”王建设真真假假来这么句。

    老徐不清楚王建设有多大能耐,总之对方愿意答应,这次过来就白费。

    即便最后被忽悠,那也没办法,老徐倒是不在乎那袋瓜子和糖果,这些东西对体育馆这些家伙或许是不得了东西。

    但对老徐真算不得什么。

    “嘿,王馆长见笑了,这些算个啥啊。说起来要不是军部那边克扣太厉害,我这趟过来也不可能给王馆长你带这点。”

    闻及此言,王馆长赶紧是摆手下压:“唉,老徐,这事儿以后可别在乱说了呀。”

    “乱说?”微蹙眉头,老徐诧异:“啥乱说?”

    他不认为自己话里有啥问题。

    王建设压低嗓音道:“军部物资的事儿不能说扣押,这要是给外面啥人tong上去,很容易出事儿的。”

    王建设话语可信度有多少老徐不知道。

    但在他看来,军部的人想来不会为了自己这句“大实话”为难自己。

    反倒是,稽查管理队那些家伙难保不会藉此做事。

    不过难得王建设这般有心,老徐自然不忘接茬道谢:“哦,是是,多谢王馆长提醒,你看我这张嘴,也每个把门,真是糟糕!”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