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九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零九章

    “抱歉伊先生,物资的话,现在……恐怕你们暂时……没法拿到。”

    老林无奈回了句。

    伊光头闻言抖抖眉毛。

    无疑,林俊夫这番话叫他很不舒服。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老林啊,我希望你不要把我对你的最后好感给破灭了!这个赫老大之前同意你加入我们光头党,应该告诉过你,如果你不按照约定供给物资,这后果……恐怕不是你们能承受的。我想老林你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想再叫村子遭受打击吧?”

    已经是明言了。

    老林当下赶紧摆手:“不,不不,伊先生你听我解释,我不是说不给你们物资,承诺的事儿我们自然会完成,只是说好的一周时间,现在还有一天,你们突然到来,打乱了我们部署呀。我们已经派人出去搞货了。要不然这样,实在不行,就委屈列位暂时在咱这边住一晚。”

    “妈的!还在这bb,伊队,我看这小子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是不回把咱当回事儿的!”

    手下是逮着机会就想动手。

    老林下意识后退两步,完了跟进说道:“伊先生,就算你要我们死,也得叫我们死的明白是吗?你说我跟你玩文字游戏,这点我不想多做争辩。我只想你能再给我一天,就一天,等明天,要是我们拿不出物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是老林最后出后出路了。

    虽然等到明天,也未必就真的能逃过一劫,但如果不这么争取,眼下伊光头肯定会立刻招呼手下喽啰对己方采取行动。

    “等一天?哼,你咋不说干脆给你一年时间呢?伊队,别给这小子废话了,他就是在拖时间,他们根本没准备物资!!”

    “既然这样,那我也没啥好说的了,伊先生,合作是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我们现在不能交出物资,主要原因就是一周概念咱们理解不同。我不想多做什么辩解,就算这事儿责任在我们,是我们理解错了,但这毕竟是咱们第一次,我希望伊先生能给我们一次修整错误机会。”

    “况且,我们也不是在忽悠你们,一天,只要一天时间,一天后,我们再交不出物资,我们无话可说。”

    这样说辞能否起到效果,林俊夫心理没底。

    手下当下就要动手爆粗,不曾想伊光头高喝:“慢着!”

    喝了一嗓,伊光头缓步上前,待到老林跟前时,着手摊开手里烟头。

    完了着手拍在林俊夫胸口衣襟,一边拍还一边沉声道:“我呢,这个人是很讲道理的。既然你说一天后能交出物资,为了表现诚意,我就再多给你一天时间。不过呢……”

    话至此处,伊光头面色陡然大变,完罢一把揪过刚刚替老林捋平xiong口衣襟,之后冷言:“不过明天你要是耍我交不出货物,那别怪我心狠手辣不客气了!”

    “明白!伊先生,明天如果还拿不出物资,我这把身子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老林再次有意耍了个心眼,他特地强调自己。

    目的就为防止明天意外发生。

    毕竟,就目前情况看,王忠瑜,华表能否在明天赶回,真的是个未知数。

    老林现在所做一切不过就是在拖时间。

    所以明天如若华表,王忠瑜没有赶回,伊光头发难,至少他可以借着今天保票把罪责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虽然这样说辞到了明天是否可以保住其它兄弟性命老林不得而知,但有聊胜于无。

    “好!记住你说的话,一天时间!我就再给你一天时间!希望到了明天,你能把物资给我备好。千万别到时候又给我找其它理由。明天的话,我来只要物资,任何废话理由我都不想听,明白吗?”

    “明白!”老林用力点了点头。

    得到老林再次肯定答复,伊光头这才松开揪拿后者衣襟,完了重新抚平。

    “记住咱们现在说的。明天还是这个点,我会再来!”

    道完,伊光头大手一挥:“好了我们走!!”

    “伊队,就这么走了?这帮混蛋他们明显是在……”

    “我说走!你有意见?”不给手下把话说完机会,伊光头冷言道。

    给伊光头这么一怼,手下无奈闭嘴。

    毕竟,在光头党,身份地位决定一切。

    这次上面安排伊光头带队,手下必须服从。

    否则,伊光头随时可以杀了他。

    不过手下不能对伊光头发飙,却是能给老林颜色。

    没好气回眸瞪了林俊夫一眼,手下恶狠狠提醒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就放你一马,哼,明天?明天我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样!?”

    登车,离开,伴着车辆嗡鸣,伊光头领着一众喽啰离开了。

    望着远去车子,林俊夫目光满是忧虑。

    “老林啊,这明天……明天要是华子他们还回不来,那……”伊光头走了,李国终于是开口说话了。

    摇摇头,林俊夫深提口气,紧接转过脑袋,故作轻松冲李国道:“别想那么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可是如果,如果真到了那最糟糕一步。”李国不是小孩,他可不会给老林这随便两句安抚心灵鸡汤就忽悠了。

    现实情况很残酷,已经整整一周没有华表,王忠瑜消息了。

    不管林俊夫适才多么肯定去给伊光头作保,在李国心下,对华表,王忠瑜按时返回并不保太大希望。

    有些疲惫,林俊夫也想安抚年轻人焦虑的心,可很显然,他的努力都没有太好效果。

    所以……“如果真的到了那最糟糕一步,我会想法解决的。”

    “解决?老林,你有办法解决?”李国满脸诧异,他实在想不出老林重伤之下还能怎么解决这个棘手问题。

    “呵呵,”轻笑一声,林俊夫摆摆手:“这个嘛,你就别问了,总之我会想法处理。”

    说完,老林在李国诧异注视下,回过身子。

    其面上上过些许无奈和决绝。

    是的,林俊夫想到解决办法不是旁的,这王忠瑜,华表赶不回,己方必须给光头党一个交待。

    而这个交待便是老林早早就决定好的,那就是拿他自己命去换其他人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