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车子是华表,王忠瑜的,这点基本可以肯定。

    本来对此,老林也是存在质疑的,他开始认为,这些不过是李国为了帮他逃避殴打故意整出的托辞。

    但现在车辆引擎声传来,老林能够断定,李国所言非虚。

    他所听得动静,应该是段成伍那边给发来的消息。

    联系适才李国口吃愚钝着急说辞,林俊夫也能想出年轻人是因为没法道出实际详情,而无奈无措。

    对方能做到这点,说实在,林俊夫已经很满意了。

    虽说李国和队里其它兄弟素质状况想必还差的太多,但毕竟,他在队里担负任务是科研研发。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很多时候看问题,不能单看某一方面。

    的确,如果单从战斗素质以及心理承受,李国确实和队里一线队员想差太多。

    可若论科研,李家兄弟绝对当仁不让。

    这团队能在村子落脚,并且生活有滋有味,李家兄弟贡献那是有目共睹。

    也是因为这个,李家兄弟才有最终被认可留在队里。

    这也是为什么老徐始终对二人采取格外照顾根本原因。

    末世,最终决定人类发展未来的,一线战士固然不可少,但科研人员才是关键。

    也未有智慧型人才才能真正改变这个现状。

    而对胜利者联盟团队,能打架一线队员不少,可有脑子科研人员却是只有李家兄弟。

    只可惜,林俊夫安抚的话对李国目前所处局面实在是没啥用处。

    这被枪指着脑袋,和被其它物件威胁,感觉绝对不一样。

    李国之前没有这种经验,他今个儿是头一遭被人拿枪顶脑袋。

    所以,那种由心而发的恐惧,根本不是靠老林三言两语就能安抚平静的。

    但愿华子他们有带物资回来。

    这是时下林俊夫颇为担心一件事儿。

    现在能够确认回来的是华子他们。

    可回来和带回物资那是两码事儿。

    回来只是人回来,可物资……一个礼拜了啊,华表,王忠瑜出去这么就才回来,双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说实在的老林心理真的没底。

    尽管他很希望华表,王忠瑜平安无事。

    可之前双方离开时状态,不得不叫人忧心啊。

    车子速度还是很快的,不大会儿功夫,原本还隐约可闻引擎声,现在……变得愈发清晰了起来。

    不管是老林,李国,还是光头党一众,所有人都很严肃望着村口方向。

    很快,一辆货车映入众人眼帘。

    没错!车子的确是华子,王忠瑜之前开的。

    片刻后,小货径直驶入村内。

    触目惊心,车子进来停下后,老林这才看清车子情况。

    前挡玻璃已经完全破损,车子周身血水,浆汁糊的到处都是。

    无疑,这车子是绝对遭受了丧尸围堵。

    不过这些不是老林关注重点,他在扫了眼车子后,立马是将目光落在破损前档内里。

    两个人,华表!王忠瑜!

    当确认两名兄弟都在车内,老林心底由衷长吐了口气。

    物资有没有带回固然重要,但兄弟安危更加是老林在意事情。

    这是一种思想本能意识,由此也足可验证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间情义绝对没话说。

    “呵呵,老林,看来你们这外出弟兄有过非常刺激经历呀。”略带戏虐口吻,在确认来人没有问题后,一直躲在车后窥望观察伊光头又是开始嘚瑟了。

    打开门,王忠瑜率先跳下,完了赶紧是侧旁将副驾大门打开。

    紧接,在众人瞩目下,华表吃力从车上跳下。

    落地瞬间,华表便是身子一歪,瘫软在王忠瑜身上。

    “华子!!”见得华表这幅羸弱模样,林俊夫本能脱口。

    也难怪老林会如此担心,实在是面前华表情况太过糟糕。

    跟华表在一起那么久了,老林还是头一回见着华表这般狼狈虚弱模样。

    更关键,华表身上染红的衣衫更加说明他跟王忠瑜过去一周时间经历。

    但是老林的激动行为吓了拿枪顶他脑袋光头党喽啰。

    这货注意力全都放在华表,王忠瑜身上。

    所以毫无防备下,杜国龙突然挺身冒出句,可是把喽啰吓了一跳。

    他还当老林要夺枪搞事儿呢。

    所以没二话,抬枪给老林后脊猛砸了下。

    老林当即栽爬在地,喉中也是喷溢一口血水。

    “老……林!”老林遭遇,华表落在眼里,自是担心。

    可他身体状况实在是……

    “你们这是干什么?”王忠瑜搀着李国,目光扫过场上。

    其眼眸落在砸击老林背脊光头党喽啰时,后者直接是被王忠瑜眸中凌冽给震退一步。

    此时的王忠瑜跟华表一样,血染战袍。

    他俩无疑都是在丧尸堆里经过血战拼杀出来的。

    所以,这个时候的王忠瑜根本不用做过多,但是举手投足间透露的气势就自带杀威。

    本身就已经是九死一生捡回条命,没想到赶回村子,老远就看到林俊夫,李国被光头党押在村中。

    现在对方又当着他的面动手打老林。

    王忠瑜不是不清楚己方目前情况,他也知道自个儿不能和光头党叫板。

    但刚刚经历完生死劫难,王忠瑜整个思想不是那么容易调整过来的。

    “呵呵呵,”轻朗笑声在空中响起。

    这是伊光头从躲藏车后绕了出来。

    见走出人模样,王忠瑜不由一愣:“是你!?”

    很明显,王忠瑜是认出了伊光头。

    这不奇怪,当时伊光头来时,那可是耀武扬威,就跟是村里领导下来视察般。

    王忠瑜就算想不认识也不行呀。

    听得王忠瑜惊诧声音,伊光头了呵呵笑颜:“吼,想不到呀,看来各位对我印象都挺深嘛。这位小兄弟,你不要那么紧张,我们对老林他,没别的意思。现在你看到这个情况,都是有原因的。你说是不是啊?老林?”

    转头看向林俊夫,伊光头发问。

    点点头。

    背脊被砸那下,叫老林疼痛不已。

    “老林啊,你对我们做的事儿应该没意见吧?”继续发问。

    老林再次勉励点点头。

    “呐,兄弟看到了吗?我说,这都是有原因的,我们是讲道理的。”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