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三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二十三章

    “上车!我们回去!”摆手一招,伊光头吩咐手下上车。听得他的号令,下面几个喽啰还有些“意犹未尽”扫了场上老林等人一眼。很显然,他们今天没能尽兴。王忠瑜,华表的及时返回,叫他们想要好好收拾,发泄一番的念头破灭了。先后登车,光头党一众还算不错,没有反悔,他们按照约定,给胜利者联盟村里人留下了辆随行货车。否则,下次搞货,老林他们还得多为车辆伤脑筋。目送光头党一众离开,王忠瑜终于是按捺不住骂咧句:“一帮狗日的混账东西!物资不给就算了,还跟老子在这儿扯什么法理!!他他妈当自己是谁啊?法官吗?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算个什么东西!一帮垃圾!!”也难怪王忠瑜会发这般大火。这和平日里那个嬉皮笑脸年轻人完全不符。可看看现在村子,在看看发生在王忠瑜身上事情,自己冒死弄回物资,最后竟然是被一点不落全部弄走。这种事儿,怎能叫王忠瑜不恼火。“算了,小王,这,这些物资,本来就是……咳咳……”一口血水自华表嘴中溢出。见得此般情景,场上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华子!!”“华子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搞成这样?”说话的是林俊夫,之前因为要应对伊光头一众麻烦。所以老林没功夫询问华表状况。现在见华表口中溢出血来,不由大惊。这个节骨眼,华表对于村里重要性不言而喻。他要是再出啥事儿,于整个村子来说绝对不是啥好消息。“华子他……”“我没事儿,没,没事儿的,之前伤势,不,不打紧,不,不要担心我。”没给王忠瑜说话机会,华表直接是打断了年轻人答话。“华子你……”“好了,小王,别,别说了,先,先扶我回屋!”照旧是出言打断王忠瑜的话。 老林目光扫过王忠瑜,华表二人。 他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华表有意断话。 再者说了,就华表现在精神状态,你说他没事儿,糊弄谁呢。 不过华表眼下模样,林俊夫也没法继续盘问。 当下,赶紧招呼句:“小李,快,过来搭把手,给华子扶进屋子。” 华表可是千万不能有事儿。 小李闻言,赶紧上前,完了与王忠瑜一左一右,搀着重伤华表朝屋行径。 一直目送光头党车辆离开,段成伍垂首长吐了口气。 总算是走了! 虽然是在山腰,虽然没有直接面对光头党众威胁,但段成伍心下紧张程度那是丝毫不比村里弟兄们小。 但不管怎么说,伊光头到底是带队离开了,村里到底是避过了这次危机。 用手抚摸了两下煤球脑袋,小家伙适才就一直很担心自己状况。 感受到段成伍心态上的变化,煤球听话吐出舌头,舔了舔段成伍手掌。 “没事儿的,煤球,我很好,不用担心我!”在给煤球兀自嘟囔句人语后,段成伍重新归位思绪。 危机暂时解除了,但看样子华表状况似乎并不是太好。 适才车辆回来,段成伍看的清楚。 货车整个车身状况非常糟糕,这说明车子在外妥妥遭遇了丧尸围堵。 而华表从下车就一直是被王忠瑜搀扶,所以…… 华子啊,你可不能再出事儿了! 想想自个儿尖刀连的弟兄。 一百来人,眼下还活着兄弟就剩他,老徐,雷瞳,还有华表了。 这要是华表再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就…… 举起望远镜,段成伍再行是朝山下存在望了眼。 发现老林等一行人全员返回屋内后,段成伍赶紧是把手台拿过,完了,按下通话按钮呼救道:“喂喂,老林,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本来心忧着华表身体情况,慕的回屋听到段成伍急促呼叫,林俊夫心下不由一噔。 难道伊光头那边又折返回来了? 头疼!! 好容易送走的瘟神,他们这时要是再回,那可不是啥好事情。 “喂,成伍,我是老林,出了什么事儿?”不管愿意不愿意,老林还是取过手台,回复问道。 “华子怎么样了?”开门见山,段成伍没有旁的废话,直接询问道。 “呼~”闻听完段成伍问题,段成伍稍稍松了口气。 原来是担心华表状况,并非有事发生。 略微调整心情后,老林着目落在华表身上。 探出手,华表知道这个问题叫老林回答有些欠妥。 毕竟,对方不清楚己方遭遇了什么。 所以……“手台给我老林,我来给小段说。” 点点头,林俊夫现在的确是没法给段成伍作答。 “好吧,给!”递过手台,老林将之交到华表手里。 接受手台的华表,长吸两口气,他试图让自己气息平和些。 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身体上的不适叫段成伍为自己担心。 时下,己方队伍已经遭受太多打击,稳定军心是目前队伍最该做的事儿。 所以自己身上伤势……“嘿,成伍,我是华子啊,我没事儿。” 相当利索回了句。不过很显然,不管华子如何掩饰,身体上的不适还是很清楚出卖了他。 “华子,你到底怎么了?给我说实话!”不出意外,段成伍再次喝问。 “我没事儿,成伍,真的没事!” 段成伍肩负着山上一众老小安全, 华表绝对不可以叫自己兄弟为了他再分心,伤神。 只可惜,华表的回答并不能叫段成伍信服。 意识到从华表口里无法得到准备回答的段成伍,当下改变思路:“小王呢,你把手台给小王,让他和我通话!!” 态度坚决,段成伍知道,华表是和王忠瑜一同外出搞物资的。 所以他应该对华表情况最为了解。 听了段成伍新的应答需求,华表无奈苦笑。 随即扬眉看向王忠瑜。 这时王忠瑜的手也是不约而同递到了华表跟前。 那意思很明显,是叫华表把手台给他。 而看年轻人面上表情,华表推测,王忠瑜多半是要实验相告。 无疑,这绝对不是华表想要见到结果。 如果这个节骨眼,再叫段成伍知晓自己身体伤势状况,恐怕很影响他后续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