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靠天收(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一十八章 靠天收(九)

    面料的数量绰绰有余,先不说厂里还有库存,单就是摆在众人面前的这一卷也已是足够完成储水槽内里铺料所用了。

    这还是幸存者们第一次这般“富裕”的干了一件事情,没了物资紧缺困扰的他们当下最为真切的感受就只有一个字:“爽”。

    麻溜的将面料裁切成块,而为了保证储水效果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在铺垫内衬的时候赵云海特地吩咐众人累垫了三层。

    虽然其间王俊发数次打包票说此面料的防水性能极佳,并且列举了相关的检测结果,希望以此来打消赵云海反复铺垫的念头。

    但于素来对事物要求严谨的赵云海来说,所有未经其亲眼考证的事情,他多半是很难相信的。

    尤其是这些国产品质的东西,虽然明面上检测数据都很光鲜。但作为处在类似行业的赵云海而言,他还是非常谨慎看待这些数据的,因为他同样清楚那些灰色监管的“门道”。

    所以,保险起见,赵云海终究还是委婉的谢绝了王俊发的“好意提醒”,并坚持己见的为储水槽添盖上了三层防水涂层面料。

    毕竟,雨是靠天收的,你无法控制它何时来,也无法控制它来多少,所以储水这档子事绝对容不得半点插翅,因为它事关全厂人的生死。

    搞定完3个储水槽,众人便是合力将之挪移到了适才已经架设好的排水管之下。

    除此之外,唐小权还依葫芦画瓢的把厂区内所有用来盛放半成品衣料的塑料长框,也都铺上了防水面料。

    虽然这些玩意的个头面积无法和庞大的木质储水槽相提并论,但其储水的效用却是完全一样。

    或许也是受了唐小权行为的启发,余下的温泉鑫等人也开始在厂区里极近所能的寻找可能用来储水的玩意。

    最后待得中午宣布休工吃饭的时候,全厂上下总共搜集了大大小小,零零总总将近30来个储水用的物件。这当中不乏矿泉水**,可乐罐,脸盆等物,可以这么说吧,“中坤纺织”目前的状态当真是应了那句古话:

    “万事俱备,只欠下雨了!”

    由于稻谷还有最后的暴晒蜕壳等步骤没做,所以忙碌了大半晌的众人中午照例只能靠清汤寡水聊以充饥。

    不过好在幸存者们下午也没甚任务,否则单靠这些所谓的“食物”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庞大的体力消耗。

    草草的吃完午饭,众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了天来。

    而老赵和林俊夫则是兀自掏出棋盘搁旁开始了新一轮的对弈。

    对于下棋这种费脑子的事情,王强这帮年轻人自然是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他们更喜欢诸如打牌这种简单暴力的娱乐项目。

    所以,王强直接是开门见山的问道:“林管,你们这有扑克吗?”

    “有啊!”目不斜视,全身心投入到战局之中的林俊夫并没有抬头,他只是沉身应了一句,然后打开身侧的一个抽屉,从中摸出了两幅包装完好的扑克给随手丢了出去:“接着!”

    “得嘞!”稳稳将临空飞行的扑克接到手中,王强立刻是扯着嗓子傲叫道:“来来来!哥几个抓紧搞起。”

    由于吴超和胡晓东需要负责下午的大门守卫执勤,所以轮班的大壮和大国便是代替他俩上了台桌。

    而唐小权则是有些无奈的在众人的呼喝下不得已被硬生生推上了桌子,而他的对家自然是其好兄弟王强啦。

    只不过,王强对此却是并不怎么感冒,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鄙夷,这从其嘴中不停唠叨而出的“你y待会机灵点”,“你看准了在出牌”,“别拖老子后退”这类的戏谑之言便由见可知。

    而在战斗开始后没多久,不胜牌力的唐小权便是逐渐暴露了他牌技生疏的惨烈。

    作为久待乡村的魏大壮,王大国而言,平日农忙结束后,最多的娱乐项目莫过于就属麻将和扑克为大了。

    所以诸如**,80分这样的斗牌,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如同小儿科般的存在。

    饶是自认牌技还算不错的王强,在他们面前,也根本不是对手。

    当然咯,不管是不是对手,王强也一定不会把输牌的责任揽到自己头上。

    另外他的脾气本就急躁,不输牌则以,一旦输牌那各种有的没的,难听的恶心的污言秽语便是犹若机关枪扫射般朝外喷吐。

    弄的唐小权一双眉毛紧紧蹙在了一起,他实在搞不明白,这明明就是个消遣娱乐的项目,为什么非要搞的比打仗还要紧张。

    久而久之,唐小权终于是架不住兄弟的攻势,兀自投降败下了阵来。

    离开喧嚣的牌桌,唐小权如实重负,他扭了扭酸涩的脖子,然后走到邻桌,观战起林俊夫和赵云海的“世纪大战”。

    小小的棋局之上,一场看不见的硝烟正在上演。

    林俊夫不愧是交警出生,其进攻态势正如他的性子般劲猛如钢。

    而反观另一边的赵云海则是不急不躁,稳固的防守同样是和他学者的身份颇为相符。

    难怪世人常说人生如棋,见得林赵二人各自鲜明的用棋手段,唐小权不禁也是在心下兀自感慨。

    约莫似这般看了半个小时有余,唐小权渐渐涌起了一丝疲态。

    毕竟光看而不能亲自上场对弈,这种无聊之感是很折磨人的。

    王强照例在那大声叫嚷着,虽然不知道温泉鑫是如何能够忍受的下后者那难听的鬼嚎,但唐小权可以肯定后者的牌技定然在自己之上,这从魏大壮,王大国脸上粘帖的白条便是可见一般。

    又是继续在室内待了10来分钟,最后唐小权终于在杂音的袭扰以及污浊空气的侵袭下,不堪的走出了房子。

    下意识瞄了眼壁上的挂钟:“3点半”。

    尚早的时间令的唐小权不得不为自己找些事情来提高愈显疲惫的静神。

    待得片刻的思考,他行会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找了处略显阴凉的角落,又一次掏出了那个随身携带的便笺小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