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给我手台!华子!”不容置疑出声提醒句。

    走神的华表,心下正在盘算,听闻王忠瑜催促很自然将手送出。

    不过在王忠瑜抓住手台刹那,华表思绪重回现实。

    没有松手,华表一边握紧手台,一边迎上王忠瑜面上诧异目光,随即反问脱口:“忠瑜,你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成伍,对吗?”

    点点头,王忠瑜理所当然道:“当然知道!实话实话!”

    言简意赅八个字,王忠瑜说的没毛病,但落在华表耳里……

    兀自垂下脑袋,华表就知道年轻人会实情相告。

    为此,华表无奈吐了口气,紧接抬起脑袋,正色道:“忠瑜啊,成伍他现在担负着山下警戒,山上安全两档子事儿,他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如果你现在把我的情况告诉他,非但没法帮助我缓解伤势,还会徒增他的忧虑。所以……可以的话,能不能不要告诉他我的情况?”

    华表说的也没毛病,依照目前情况,为了防止光头党可能存在暗中监察哨,段成伍绝对不能下山,这是一直以来队伍始终贯彻的思路。

    所以,眼下王忠瑜就算实言告诉山上段成伍,华表这边伤势,他也根本没法提供有效帮助。

    最后结果,诚如华表说的那样,他身上伤该怎样还是怎样,并不会因为段成伍了解而有任何缓解。

    而在段成伍,也仅仅会因为了解了实情,给本就翻覆的担子更添几分不必要担心。

    队伍每个人神经都已经崩的足够紧了,在华表看来,实在是没有必要为了自己身上伤势,去叫段成伍再为此担心。

    特别是这种担心毫无意义,改变不了任何。

    给说的都说出来,至于王忠瑜接下来该怎么做,这不是华表能够控制的。

    而半天未有得到王忠瑜那边回复,段成伍很自然开口催促确认句:“喂,喂,华子,小王呢?叫小王和我说话,我的信号你那边收到了吗?华子!华子!”

    “手台给我吧!”没有明确回答华表,王忠瑜只是沉声示意华表把手台交出。

    望着王忠瑜果决没有变化面容,华表很是无奈:“忠瑜,不能告诉成伍我的伤势,真的……”

    “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把手台给我吧。”直接是打断了华表话语。

    王忠瑜抖手,再次示意往华表交出手台。

    面对手台话筒不断传出段成伍的催促,华表没的选择,只能是缓缓松开捏紧的五指。

    但即便如此,他面上两眼还是紧紧盯着王忠瑜。

    其眼眸闪烁神采似是在说:忠瑜,不要告诉小段实话,不要!!

    抽过手台的王忠瑜没做停留,直接是按下通话按钮,完了朗声回道:“小段,通话正常,我是王忠瑜!”

    “忠瑜啊!”终于是有人回答了,得到回复的段成伍赶紧是抛出问题:“华子他到底怎么样?你给我说实话!”

    屋内一片死寂,华表盯着王忠瑜。

    王忠瑜呢,自然是很清楚感受到了身前灼热目光。

    他几乎是下意识瞥了眼华表,完罢坚定回道:“小段,不用担心,华子这边没什么大碍,他就是之前战斗留下的问题,休息几日应该就没问题了。”

    “呼~”听了王忠瑜的回复,华表不自主暗吐口气。

    而段成伍那边呢,同样是吐了口气。

    没有大碍,王忠瑜自个儿怕是都不会想到,他的这席敷衍搪塞之言,给段成伍带来了怎样安慰。

    停顿了足足有二十来秒,这段成伍才沉淀心情跟进回道:“知道小王,我这边没法下去,华子那儿还麻烦你们多给照顾下。”

    “嘿,小段,你这那儿的话,大家都是自己人,提啥照顾不照顾的,都是份内的事儿。倒是你啊,在山上辛苦,自己也多注意身体。别光顾着我们,该休息就休息。不要过度劳累!”

    这王忠瑜是说了句大实话,段成伍现在在山上每天担当山下人眼睛。

    有他在,大大减少了村里人负担,也叫村里弟兄可以不用太过费心外面安全问题,也让本就捉襟见肘的人手铺在重要岗位。

    但与此同时,村里人享受这一便捷之际,段成伍所付出的劳力可想而知。

    而如这般高强度山上,山下照顾,对人的精力,体力消耗太大。

    段成伍不是神,即便他受过专业训练,意志力,耐力也比寻常人要强。

    但他终究是人,是人就得休息,过度的透支是在那性命开玩笑。

    只是这个节骨眼,你叫段成伍安心休息可能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至少段成伍是没法履行。

    这眼睁睁看着山下兄弟受苦受难,望着老赵,吴超的死束手无策,无能为力,那种感觉,段成伍没法去告知他人。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条件允许范围内,去帮助山下弟兄分担一些事情。

    而警戒守卫就是他目前能做的。

    “我知道忠瑜,我会注意休息的,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这也没其它事儿了,你们刚回来,赶紧歇歇吧!”

    心理装的永远是对方。

    这就是胜利者联盟团员队员间的感情实际。

    结束通话,王忠瑜将手台放到桌上。

    这时,身后传来华表的话语:“谢谢你,忠瑜!”

    闻言,王忠瑜脚步停顿了下。

    华表谢啥,不言而喻。

    不过王忠瑜并未就此多做纠结,

    他径自把手台重新放回桌上。

    “来,小王,华子,喝点水吧!”李国端上两杯热水。

    这是家里能够拿出的东西。

    搁着以往,李国肯定直接是上吃的东西给二人补给。

    但眼下……捉襟见肘的物资,正常生活都难,哪里还能给华子,王忠瑜打牙祭呢。

    就这么,房内相安无事,大家各自在位休息。

    待得半盏茶水功夫,华表率先开口打破沉寂:“老林,我们离开后,家里情况怎么样?老越他们伤势……现在如何?”

    最记挂的就是越贵山等人伤势。

    提到此事,林俊夫便是有些泄气摇摇头:“情况不是太好,你知道的,自从上次赫雷扫荡后,咱这边药物紧缺。老越的伤口有感染迹象,如果咱没有抗生素的话,恐怕……”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