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恐怕什么,老林倒是没有道完。

    但是很明显一点是,在场人都清楚,末世感染是怎样一种糟糕情况。

    伤口感染,本身不是什么特别事情。

    这在过往世界,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对付感染,一般来说,服用抗生素基本就可治愈。

    但在末世,这个看似简单的事儿,却是变的不简单的。

    过往,你有个大病小病,去到医院,不管三七二十一,医生总会给你开各种抗生素。

    这也导致我国抗生素滥用的弊端,人不生病则罢,一生病就成了药篓子。

    可就是这样一种医疗资源过度浪费情况,搁在末世,你想弄到抗生素难比登天。

    原因无他,就是通常来说,医院在各城市都是丧尸聚集重灾区。

    这不难理解,毕竟,浩劫刚爆发那会儿,人们并不清楚丧尸病毒这回事儿,大家感染初始状况就是流鼻涕,发烧,这些症状和常规流行性感冒没啥太大区别。

    所以严重者,本能是去医院。

    这也造成了,医院初期成了丧尸携带者汇集地。

    等事态严重,疫情彻底爆发,医院很自然成了沦陷区。

    所以,后期人们再想搞药品,不是城市没有,也非是稀缺,而是医院聚集的丧尸实在太多,一般团队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和能力。

    现实很简单,为了救个别人去医院搞药物,而要搭上更多人性命,这笔账,搁在任何团队,都是必须面对和考量的。

    眼下,老林没有把话言尽,就是他知道这档子事儿的无奈,以及牵扯的方方面面。

    你说就团队眼下这情况,全员齐备,完整状态去医院搜集药品就显够呛,更何况是目前局面?

    但老越逐渐恶化伤势又离不开抗生素治疗,如果不能及时给老越弄到抗生素,其结果,他必然伤口感染恶化,继而导致全身脏腑器官衰竭而死。

    那种并发症导致的痛苦,会叫患者生不如死。

    林俊夫虽然不是医生,但身为成年人,相关事情也经历过不少。

    家人,亲戚住院期间,那些因为感染,并发症煎熬的场面他也见过。

    也正是因为此,他才知道感染这事儿的可怕。

    所以,面对这情况,你说队伍该怎么办?

    是否该去为越贵山涉嫌去医院搞抗生素呢?

    道义上应该这么做,老越是家里兄弟,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一天天恶化,最后在感染并发症吞噬下痛苦死去,这种过程,老林相信在场所有弟兄都无法接受。

    可现实……这搞药也是要资本的。

    眼下他们这些人,连基本生活物资都成问题,哪有能力和功夫去搞抗生素?

    最关键,就算真的去搞了,先不说凭村里活人能不能有命搞到。

    就算去搞了,和光头党约定的物资怎么办?

    这伊光头可是交待的清楚,他下次在带队过来,可是不会在听老林这边找理由拖延了。

    他再过来,要切实看到准备好物资。

    而老林也相信,如果己方不能按时按量按约定满足对方需求,那恐怕……

    目光微凝,听了老林回答,华表面色阴郁。

    果然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

    这时不等他开口,旁边王忠瑜却是先行回道:“老林,老越要的抗生素,我们会想办法弄到。”

    无奈苦笑,林俊夫抬眼看向年轻人。

    王忠瑜这般回答叫他并不意外。

    只是……“小王啊,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搞抗生素的事儿还需从长计议,以我们目前实力……。”

    再次是无奈摇了摇头。

    可王忠瑜把手一摆:“老林,你就不用操心咱人手的事儿了,抗生素我跟华子已经弄回来了。”

    说着话,王忠瑜从身上摸出个药**搁在桌上。

    “呐,小李,这个你先拿去给老越他们吃。其它的,回头我去拿。”

    望着王忠瑜手中药**,老林明显有些惊诧。

    接过药**,他看了眼上面标识,还真是抗生素。

    “这玩意是华子挑的,说是治疗面很广。先给老越用吧。”

    王忠瑜跟进一句。

    药的确是华表挑选的。

    王忠瑜在这方面没啥概念。

    而华表虽然不是专门学医的,但身为侦察兵,相关医疗知识是属于他们必学基本科目。

    既然华子说能用,老林也就不多做过问了。

    最重要一点,以老越目前伤势状况以及他们目前村类条件,委实是没的过多选择。

    就算这王忠瑜,华表挑选药物不能对症,他们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有些残酷,但这却是无奈事实。

    身在末世,你就不得不接受这些。

    “小李,拿去吧,给老越服上。记得碾碎给他服下。”

    经过这段时间折腾,老越不仅精神状态,就连肠胃状态也是愈发糟糕。

    眼下,他只能是勉强吃些流食。

    “哦,拿过药**。”李国转身就愈朝屋内走。

    “一天三次,一日两片!”华表出声提醒句。

    听着华表略显虚弱嗓音,林俊夫从之前思绪走出,转而望向华表。

    老越的情况已经那样了,这是没法改变现实,但华表他……

    “华子啊,你们这趟出去到底遭遇了什么?”非常想要了解这个状况,毕竟,华峰他们此行回来,车子情况说明一切。

    但考虑到之前华表有意规避搪塞,林俊夫问罢又是跟进补充句:“对我们,华子你没要隐瞒!”

    自己这边不是段成伍,大家现在是拴在一条船上的蚂蚱,老林需要切必要了解王忠瑜,华表在外情况。

    毕竟,他们现在村子情况摆在那儿,他们已经容不得再有人员缺失了。

    深提口气,继而缓慢吐出,华表早就料到这事儿没可能避过。

    之前对段成伍,尚且可以利用对方不在屋内,劝说王忠瑜帮忙忽悠。

    但眼下……必须说实话了。

    “行了老林,我说,我告诉你我们在外遭遇。”

    点点头,有了华子这话,林俊夫也是可以稍稍安心。

    静默片刻,华表稍微筹措了下言语,完了开口讲述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和王忠瑜……”

    “还是我来吧!”华表这边刚开了个头,便是被王忠瑜给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