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

    “但是什么!?”王忠瑜的突然严肃,叫老林意识到要出事儿。

    “剩下两个当中一个,居然身上还有枪!”

    “有枪!?”老林脱口低喝一嗓,说实在的,枪这东西,搁在他们胜利这联盟还真不算个事儿。

    自打跟监狱一众交火后,他们团队武器弹药便是十分充足。

    怎奈被光头党这波打击一弄,他们所有武器都给收缴了。

    也正是因为此,王忠瑜,华子此行出去没有携带枪支。

    而眼下对方有人身上有枪,无疑是叫事态变的紧张。

    “是啊,那货贼机灵啊,他跟我们对峙期间,一直没有掏枪。也是看他们手里没有枪,我跟华子才下决心跟他们硬刚的。可哪知道,这帮家伙手里还有这玩意。”

    的确,在没有枪的情况下,以王忠瑜,华表能力,老林相信对付对方四人没有任何问题。

    这从适才王忠瑜所言,他们先发制人,直接砍翻两人便能看出。

    这帮混球压根没什么战斗经验,连最起码对峙保持必要警觉的觉悟都没有。

    但眼下枪的出现,可就让战局发生了巨大改变。

    “你们怎么处理的?”老林询问一句。

    “那货掏枪太过突然,我这边是来不及反应。好在华子,他见对方掏枪,第一时间就是提步撞了上去。也得亏他这一撞,你知道,当时那货枪口若是再朝上抬点,我今个儿恐怕就没机会在这儿和你说话了!”

    有些后怕的感慨一句,老林也是能从王忠瑜这番感慨清楚感受到年轻人在当时那一霎的紧迫。

    “给华子这一撞,对方枪口冲上放空了,子弹打在天花板。完了华子就跟对方角力。那货一看就没啥能耐,再给华子控制后,他就彻底没辙了。但没辙是没辙,这小子却是一直在那扣动扳机,十来发子弹,基本都给他招呼在头顶天花板。”

    尽管没在现场,但听着王忠瑜讲述,老林能够想象出当时医院廊道里角逐场景。

    他也相信,枪手被华表控制后,肯定没法再行祸害。

    不过由此也是不难看出华表身体状况不佳,否则按正常情况,就华表那能耐,应该直接是从对方手里缴械完事儿,哪里还会给对方接连放枪机会。

    然,不管怎么说,到这儿,枪的危机应该说算是告一段落了。

    这几个混球,在没了枪的支援下,其结局,不用王忠瑜讲,老林也基本能够料定。

    “本来吧,搞定这四个混球没啥难的,我们原先想着给四人砍咯,就赶紧带着药品离开。但哪知道整出这茬事儿,就那该死掏枪玩意把事情给弄复杂了!”

    “弄复杂了?”眉头骤然蹙起,林俊夫不能理解质问“什么意思小王,老林不是给那玩枪小子制服了?难道那货儿又整出啥幺蛾子了?”

    无法理解王忠瑜话里意思。

    在老林看来,这华子就算身体状况再再不济,拿住持枪小子,应该就不可能再给对方搞事儿机会。

    可眼下听老林意思,怎么着,好像事情还有变数。

    摆摆手,王忠瑜闻听老林质问后,撇嘴回道:“不不,老林啊,那四个蠢货就那点能耐,他们掀不起啥风浪。”

    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老林也相信四个混球不可能翻盘。

    那么……“你说的复杂是怎么回事儿?”

    “还能咋回事儿,还不是拿枪那家伙,那货就他妈是个傻叉,你说就在当时那地方,他举着枪在那“哐哐”放,这人一个都没大着,全他妈给招呼在楼道天花板了。最关键,他这在楼里放枪,等于是给里面丧尸发信号啊!”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听王忠瑜说到这儿,老林立马是明白了年轻人口中“复杂”倒是值得是啥了。

    可不就事态变的复杂了嘛。

    华子控制了拿枪家伙没错,他也及时制止了对方枪击王忠瑜。

    但对方持续扣动扳机弄出的响动,却是给楼栋内丧尸敲响了用餐钟声。

    众所周知,异变后的丧尸,实力退化,但听力出众。

    这帮畜生可不会在意枪声是如何发起,也不会去管搞出枪声的是否是猎物。

    在他们而言,循声而动就是物种本能。

    它们听到动静,身体自然会驱动脚步过去探究。

    而这家民营医院,尽管说一楼,二楼丧尸在之前幸存者与王忠瑜,华表两拨人马双重清理下已经基本肃清干净。

    但很显然,这家医院可不是仅仅只有一,二两层。

    枪手在这种地方放枪,尤其还是如此空旷安静地带连续放枪,无异于是自寻死路。

    “之后呢?丧尸过来了吗?”问完老林就意识到自个儿道了句废话。

    如果没有遇到丧尸,王忠瑜何至于给他扯这么长时间呢?

    至于说余下两个混球,老林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就那俩货,显然是没可能再遭啥麻烦。

    不过他们弄出枪响造成的麻烦那就已经很是叫人棘手了。

    “那还用说!?首先冲下的就是奔跑者!当时畜生冲下瞬间,我这心底就是一凉啊!”

    能够想象出王忠瑜在现场的感觉。

    这眼瞅着就要把四个混球解决,本以为就此可以离开,但突然杀出“奔跑者”,这种突兀变化,对于在场人的心里冲击可想而知。

    “华子当即便是高喝一嗓,撤!他给枪手手里家伙多下,完了踹开对方。给华子这么一踹,倒退的枪手刚好跟来袭奔跑者撞了个正着。趁着这功夫,我跟华子就势闪进最近一间房内。进到房内后,那桌子,柜子,给大门封堵了个结实!”

    说的很是轻描淡写,整个行动过程也没啥特别之处。

    但老林知道,这落在实际,可远比王忠瑜说的要惊险的多。

    当时要不是华表及时给枪手踹出撞击挡住了来袭“奔跑者”,一旦叫畜生杀到交战中心,那场面恐怕就很难控制了。

    毕竟,畜生是无脑的,对他来说不管是王忠瑜,华表;还是两个混球,那全是一堆移动的大餐。

    他冲过,不会进行选择,绝对无差别攻击。

    所以华表这及时分离还是非常必要的。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