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

    如果,此地驻军真有什么阴谋想法,也早该实施了。

    而这个体育馆已经存在一年多时间,经过这样一个漫长周期,雷瞳实在想不出任何对方有搞阴谋可能。

    抛出这些,剩下……

    扬起脸,雷瞳开口:“老徐,你说这会不会是……运送物资车队?”

    雷瞳的想法和外面德里克不谋而合。

    听了雷瞳这话,胡晓东略一琢磨,马上是兀自点头:“嗯,是有这种可能呀。只是,听外面动静,这来的车子怕是不少啊。那这运送物资车队……”

    “不可能是体育馆自己的。”蔡狗子再次插口。

    这回,老徐倒是没有厌恶训斥。

    他转脸望向蔡狗子,回问句:“你怎么确定不可能?”

    见老徐向自己发问,蔡狗子立马是来了精神。

    “很简答啊,这体育馆没那么多车子。而且我之前是跑大货的,听这引擎不用说肯定是烧柴油的大家伙。你别看咱这体育馆这么大,但绝对没那实力养活这样动静车队。另外,体育馆方面要是真有这么大能耐,也不至于给我们每天就喝稀粥!”

    总算是说了句有用话,老徐也是没想到这蔡狗子之前是跑大货的。

    现在看来,难怪这家伙嘴皮子这么利索。

    跑货运的,嘴巴都挺厉害。

    但像他这种趋炎附势之徒,倒是不太符合跑货运老师傅的耿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蔡狗子的话无疑是给雷瞳论调提供了切实理论依据。

    除此之外,蔡狗子的话很符合众人需求,或者说他的回答很顺应人的心理。

    人的心理是什么?搁在末世,搁在体育馆内里生存幸存者,现在最想得到的无疑就是物资补给。

    而对老徐等人而言,虽说物资补给这茬事儿并非是必须需求的,但蔡狗子勒定是别人给送物资救援这点,足够引起老徐等人注意。

    和德里克在外说道完自己想法一样,这蔡狗子话闭后,老徐等人同样是开始琢磨。

    如果蔡狗子分析正确,那给体育馆送物资的人或者说团队就很值得人思考了。

    首先,末世里,能给旁人送物资,这本身就是很不寻常事情。

    众所周知,末世之中物资是最珍贵也是最稀缺东西。

    通常自己消耗都不够,还能给他人送物资?

    一般而言,能做出这样事儿的多半是内部团队之间。

    所以,听了蔡狗子话后,老徐思维方向立马是有所转变。

    他当即抛开敌对思路,转而推断,这外面车队应该和体育馆认识,或者说有关系。

    其次,能搞出这样大规模物资派送,其综合实力不简单。

    还是蔡狗子说的,作为常年跑货运的他,很确定外面车辆是烧柴油的大型车辆。

    旁的不说,能烧的起柴油,其一次性大规模动用如此多货车,本身也是件非常不简单事情。

    综合以上,老徐心理很难不朝“那个”假设去想。

    而不等老徐开口,一旁胡晓东兀自嘟囔:“照这么说的话,该不会是体育馆方面和更上面部门联系上了吧。”

    更上面部门指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胡晓东之所以没有明言,不是他有啥忌讳不敢说,而是实在是被忘却太久,久到胡晓东自己都很难相信自己心底所提“事物”是否还存在,或者说正常运转。

    毕竟,这场浩劫来的太过突然。

    相关组织,部门受到严重打击也是事实。

    但胡晓东不明言,众人也不是傻子,况且他想到的东西,大家也都想到了。

    雷瞳没有着急给出自己意见,寻思一会儿,他提出疑问:“话是这么说,可有一点啊,不管他这来人是干嘛的,我就不明白,体育馆方面搞宵禁是为什么?难不成还怕馆内幸存者抢夺物资?”

    显然,就是给体育馆馆内民众胆子,他们也没勇气去做这种事儿。

    虽说末世道德法律崩坍,人们很多都为了生存暴露出人性丑恶面,为了活命,为了物资,没什么是他们不敢干的。

    但这种事儿在废城,你说出来很正常,可在体育馆内,这里面有驻军,有稽查管理队,同时还有各种规则制度束缚,这里幸存者没可能似废城人们那么放纵,自由,为所欲为。

    加上,长时间窝在体育馆内被人供养,他们在得到安全同时,也是丧失了人类为了生存磨砺的斗志。

    说白了,这些人大都安于现状,觉着这样生活挺好,只要不叫他们被外面丧尸袭扰,至于剩下,吃的少点啥的并不重要。

    所以你说这些人会动乱,根本就是扯谈。

    既然体育馆内幸存者不会动乱,他们整宵禁异议何在呢?

    最关键,这宵禁还不是一般意义宵禁。

    饶是老徐稽查管理队身份都被勒令待在体育馆内,不得随意外出,这足够说明今夜馆外发生事情不寻常。

    至少,体育馆方面不想叫馆内非驻军人员知晓相关内幕。

    听了雷瞳质疑,胡晓东又是兀自点点头:“唉,是啊,这是唯一说不清地方。他们在外面做事儿,对馆内实施宵禁确实讲不同。”

    “蔡兄弟,这里驻军过去有没有采取过类似管制措施,我的意思,不单单是指宵禁,就是一些限制自由命令。”老徐再次给蔡狗子提问。

    听得老徐提问后,蔡狗子不出意外兴奋啊。

    他特意暼了眼身后柳哥,那闪烁眼神似是在说:喂,看到没,老子才是有用的人,你呢,只会在那儿放嘴炮。

    不敢怠慢,给柳哥嘚瑟炫耀完毕,蔡狗子肃然回道:“这个倒还真没有,不瞒老徐你说,这驻军平日里对体育馆馆内管理基本是不过问的。相关事务都是交给你们稽查管理队人处理。”

    这事儿蔡狗子所言非虚。

    老徐从王建设,yao在看守那也是听到过。

    加上他在体育馆这两个多星期经历看,他还真是没见过体育馆驻军方过来处理事情。

    “那这么说,今天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儿?”雷瞳插口一句。

    蔡狗子用力点点头:“可不时第一次嘛,要是之前有过,咱也不至于这么紧张。”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