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一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六十一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十七)

    话至此处,一听馆内上层找到了解决体育馆吃饭问题,底下稽查管理队众人也是来了兴趣。

    作为稽查管理队的一员,他们不管身份多么特殊,全力多么大,再怎样被人敬重畏惧,到底也是生活在馆内。

    而只要在馆内,就得靠馆内资源养活。

    靠着稽查管理队这一身份,他们每天伙食供给较之馆内平头百姓那是要强上太多。

    至少为了保证他们有足够精力体力维稳做事,体育馆方面是会保证他们三餐吃饱的。

    而其它馆内百姓,每天仅能靠着稀水维持最低生活标准。

    究其缘由,就是馆内物资严重紧缺。

    这体育馆能够在末世坚持这么久,除了靠体育馆本身厚实防御外,更多是拿人堆出来的。

    物资搜索需要人,清理外围丧尸也需要人,而这两样工作,不管哪样又都会死人。

    这点从台上中年人说道话语就能看出。

    一年的时间,就算体育馆驻军上层再怎么谨慎小心,相信他们牺牲人手也不是个小数字。

    要不然,也不至于专门成立稽查管理队这种类似民防队组织。

    当年自己在玉环体育馆组织民防队,可不就是因为人手不够不得已决定嘛。

    这种组织确实能从一定程度缓解手头人手不足窘境,也能让管理者将不多人手放在应该关注焦点上。

    譬如,守卫体育馆外围安全,搜罗物资等等。

    但这么做的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玉环体育馆后来的悲剧那是老徐一辈子无法忘记的痛。

    而在眼下体育馆,尽管目前还没到玉环体育馆那么糟糕地步,但情况也是不容乐观。

    要是这些稽查管理队家伙真的按章办事,维持馆内秩序,也就不会出现唐倩被侵犯后,罪人没事儿这种局面了。

    想到唐倩,想到当年玉环体育馆惨案,老徐的心就不受控制变得压抑。

    不过这时台上中年人却是继续着自己说辞:“上面最近在一次外出搜寻幸存者过程中,发现了一处大型粮仓,透过一段时间探查,这家粮仓整体未有被搜刮过,如果能够拿下,内里粮食足够支撑体育馆几百号人生活很久。所以呢,上面筹划了许久,前几天最终决定带队去粮仓搞粮。但是考虑到粮仓内丧尸众多,为了能确保一次性搞定,上面打算出动馆内所有队伍!”

    看来和己方最初判断一致,对方是真的打算外出搞粮。

    可有一点老徐没想到的,那就是对方居然打算动用所有驻军。

    如此一来,这体育馆内岂不是和当年自己玉环体育馆状况一模一样了?

    不等老徐忧虑,中年人紧接说道:“体育馆驻军一走,外围防御就成问题。所以上面打算,让我们全权接手体育馆防务工作!”

    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老徐垂下脑袋,面色凝重。

    一年前他就是做了这个决定,葬送了馆内百来号人性命。

    没想到,日月轮转,一年后,自己竟然又遇到类似事情。

    虽然这次决策者不是他,但他依然是处在漩涡中。

    希望这家伙不会和当年那帮混蛋一样打算侵占体育馆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怕是又得有场腥风血雨了。

    面色有些难看,老徐从当年的上位者转变成了如今的参与者。

    也从当年的体育馆管理官方,变成了民间方。

    唯一没变的就是他始终没能逃脱这个漩涡。

    中年人再次有意停顿下,因为下面那些手下又开始为他这个论调开始小声嘀咕了。

    “嘿嘿,真没想到啊,这次体育馆驻军他娘的全都走了。”

    “是啊,还把管理权交给我们了。”

    “这么说,这回整个体育馆是咱稽查管理队说了算了?”

    “没错啊!就是咱!呵呵,这次总算不用在看单帮当兵的嘴脸了!”

    “哼,那感情好,没了他们,咱们岂不是想干嘛就干嘛?”

    “不好说啊,没听队长说,那帮兵蛋子是去粮仓搞货嘛,他们搞完早迟是要回来了。”

    “嗨,是啊,他们这回来要是知道咱在管理面乱来,恐怕我们日子也不会好过。”

    “他娘的真是晦气,要依着我,咱干脆一步做,二不休,直接给这体育馆给占了。”

    “占?别他娘的开玩笑了,你找死啊!占是要资本的,你看就咱手里这点家伙式,人回来,我们拿什么跟人斗?”

    “拿什么?我说你是不是啥啊!这体育馆几百号人,这他娘就是咱的挡箭牌啊。你们说我们要是拿这些人做赌,那帮兵蛋子敢对我们怎么样?”

    “拿馆里人当挡箭牌?嘶还真别说唉,听你这么一分析,还真是这么一回儿事儿。”

    “哼,那当然咯,到时候,那些当兵的不仅不敢乱来,还得乖乖把弄来物资交给我们。完了,我们吃着他们送的粮,占着他们地儿,过着舒坦日子,何等逍遥自在啊!”

    果然,中年人这说体育馆归他们稽查管理队管理后,立马下面混球就有人骚动耐不住寂寞了。

    听着身边混球说的事儿,要不是考虑目前处境不适合乱来,依着老徐脾气真想直接给兔崽子当场给宰了。

    情势很糟糕,这手下尚且有了这种反判思绪,难保台上那位不会有同样想法。

    人都是有野心的,谁会想一辈子被人骑在头上。

    是,在体育馆,这稽查管理队的地位是很高,在馆内没人不识,没人不怕稽查管理队的人。

    但跟此地驻军比起来,他们就是一坨屎,一坨人家随意可以丢弃的屎。

    相信在场所有稽查管理队的人都清楚,他们能在馆内乱来,完全是此地驻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旦哪天上面觉着他们没用了,分分钟可以找他们翻底账。

    老徐相信,这些道理台上那位肯定也知道,向他那样有城府男人想来也不会心甘情愿成为别人手里一枚棋子。

    眼神渐渐变得锐利,老徐扫了眼身边讨论队员,完了重新落目讲台之上。

    不管怎样,接下来体育馆稽查管理队究竟会采取怎样一种手段和方针就全看台上那位怎么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