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厂区发展(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二十二章 厂区发展(一)

    晒稻是收粮进度中必不可少的一个步骤。

    而晒稻的目的则是有二:

    一,为了去除稻谷内的水分,令其减缓呼吸速度,从而减少其内养分的流失。

    二,防止稻谷进行无氧呼吸,产生酒精,使其霉变生虫。

    由于近三天的雨势颇大,所以储存在场内的稻谷已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受潮现象,所以晾晒成了势在必行的事情。

    众人一直等到正午地表的积水在烈日的蒸腾下彻底消散殆尽后,方才合力将归拢在面料内的稻谷给抬搬到了室外。

    考虑到暴雨随时可能到来,所以幸存者并没有按常理将稻谷倾倒在地,而是依然由面料铺于地下承载。

    虽然这么做多少会影响到稻谷的受热,但如前文所言,倘若暴雨真的来了,此般做法可以在第一时间将稻谷收回厂内,以最大限度的避免稻谷二次受潮。

    正午的阳光无疑是灼人的,幸存者们都觉的自己的皮肤好似被小针锥刺般难受。

    不过没人因此产生任何的抱怨,相反大家皆是抱以极大的热情。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动力”使然吧,因为他们实在是太渴望吃上一顿白花花的大米饭了。

    没有挡耙,幸存者们只能是以手待耙,用着最为原始的方法将堆垒在面料表面的稻谷摊开铺平,而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每一粒稻谷都能均匀的受到太阳光的炙晒。

    只不过这种原始的方法很是累人,以至于当将所有的稻谷摊平铺匀,幸存者们的身上已然是找不出一块干涸之处,其满身的汗水恍若开闸的洪水般争先恐后的朝外流淌。

    毫无疑问,晒谷这档子事于眼下幸存者中大多数年轻人而言,都是第一次经历。

    他们在好奇莫名之余,也是对“谁知盘中餐,粒粒皆幸苦”这行古诗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和体会。

    在随后几天的时间里,晒谷工作持续进行,除此之外,人工去壳也同步得到了展开。

    约莫是在晒谷工作后第二天的傍晚,厂区的幸存者们终于是吃上了他们“以血的代价”换来的胜利果实。

    而自那一夜以后,厂区的面貌扶摇直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原本毫无生气,整天垂头丧气的妇女开始出现了久违的笑容,菜色的脸蛋也因大米的滋养平添了些许血色。

    病患陆续走出隔离房,充足的粮食供给,使得他们的抵抗力皆是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厂内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良好且积极向上的方向发展,此时此刻的“中坤纺织”也是第一次具备了所谓“庇护所”应有的特质。

    只不过,唐小权并未被眼前的大好势头蒙蔽眼睛。

    诚然,他也承认眼下厂区的势头良好,但正所谓如无远虑,必有近忧。

    而要想长久的再此地生活下去,厂区现有的格局显然还远远达不到要求。

    不说别的,就拿着日常所必需的粮食和供水来说吧,虽然短期内确实不用烦恼补给,但未来呢?一个月以后呢?这些问题还不是得重新拿到桌面去讨论,去解决。

    所以与其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浑浑噩噩的斗牌吹牛上,倒不如趁着眼下补给充足,好好思量一下厂区的下一步走向。

    思及与此,唐小权立刻是召集众人来到了厂长室,而他此次的议题就是:如何让厂区做到自给自足的可持续发展。

    待得众人坐定,唐小权没有废话,直接是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道:“今天召集大家来,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和大家讨论一下厂区日后的发展,如果谁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请提出来。尤其是吃喝方面的,想必大家也都清楚,经过我们前段时间的努力,目前厂里的饮水和大米在限量分派的情况下,足够支持到下个月月初,这个时间不算短了,但补给终有耗尽的时候,所以希望大家现在能集思广益,不至于到了那时咱们抓瞎。”

    片刻的沉默,很显然将近一个星期水足饭饱的闲适生活,已是叫得在场的众人逐渐淡忘掉了末世的残酷。

    以至于在听闻完唐小权的开场白后,众人皆是愣愣的呆在那里,好似木头人一般。

    不过仅是顷刻,过往所经历的种种不堪便是如同洪水猛兽般涌入众人的大脑,他们这才恍悟的意识道,自己还是生活在末世浩劫之中啊!

    随着态度的恢复,“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警醒立刻驱使着众人开始思考唐小权的提问。

    很快,年长的赵云海便是率先给出了自己的意见:“我来谈谈粮食的问题吧。咱们地处农村,最不缺的就是田地,所以我考虑咱是不是应该把这个优势利用起来,在田里种些应季的瓜果蔬菜,这样不管春夏秋冬,靠着外面这些地咱就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了。”

    肯定的点点头,对于赵云海的意见,唐小权非常赞同。

    而事实上,在与会之初,唐小权便做过详实的考虑,所以他在附和前者的同时,也着口补充道:“赵叔的提议很有建设性,不过考虑到安全问题,我个人建议不仅要在田里种,还应该在厂区的空地规划出一些地方,然后围砌上菜园,这样即便日后厂子被丧尸围困,我们也至于因此无措。”

    “嗯,这个法子好!俺在这活了大半辈子,还不就是靠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养活自己。所以只要俺们把这田给用好,那吃的就不成问题。”王大国表现的有些激动。

    而就在他话落的同时,赵婶居然也是很难得开口道“是啊,如果俺们自己种田,那堆在后面土堆里的屎尿粪便也有了用武之地,俺就不用再成天费力掩埋它们。俺可以把它们偶成肥料,省的搁那阿塔人哦。”

    本着村里人特有的质朴,赵婶坦诚的道出了心中的想法,虽然听着有些恶心,但却是切切实实的实在话。

    话到此处,第一项议案算是毫无质疑的通过了,而有了赵云海这个良好的带头,讨论也逐渐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