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二十一)

    “小德,赶,赶紧的,你,你你,快去那啥,那本子准备记录!!”

    老徐这么久才露头,加上这段时间体育馆外面又出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大事儿”,不用说,肯定是带着消息出来的。

    叶昊想都不用想,老徐这次绝对会给己方传递消息。

    德里克当下干脆应道:“明白,强子,望远镜给你,我去准备。”

    将手里家伙递给旁边王强,德里克麻溜回到位上,从背包掏出本子,准备就绪。

    着目环顾操场,老徐没有见到预想中的大车。

    相反,原本球场停车场的军车,汽车少了一溜。

    这些更加佐证中年人说的,体育馆驻军离开事情。

    此刻整个球场就他一个活人。

    这种情况和之前每日球场热闹场面不同,老徐走到球场中央,左右看看。

    自己现在在这舒展总感觉给人一种不和谐场景。

    之前老徐他们给外面叶昊传递就是靠做体操运动啥的掩人耳目。

    那时候,球场人多,做什么的都有,没人会注意到一个做体操锻炼的人。

    但现在,整个户外球场就老徐一人,他现在做任何事情都很突兀。

    不过四天没给外面联系了,老徐也顾不得许多,他也没有其它更好能给外面传递消息办法,所以开始小跑,完了在小跑过程中顺带做舒展。

    这样,至少叫人觉着他是真的在进行锻炼。

    信息传递开始,老徐这厢做着运动,叶昊那边着手将他发送信号进行编译。

    这样持续了差不多七,八分钟,信息传递完毕。

    “怎么样?小德,老徐那边说什么?”

    “稍等下,我这还差一点!”

    叶昊急,德里克也急啊。

    又等了一分来钟叶昊丢掉手里圆珠笔,完了吐了口气:“好了!”

    “怎么说的,念!”

    “老徐说,体育馆里面实施了管制,原因是驻军全员出去,要清理一处大型粮仓,现在馆内馆外事物都有稽查管理队接受。”

    “稽查管理队!?已经确定了?”放下望远镜,王强陡然忘了句。

    “是啊,老徐是这么说的,有问题吗,强子?”德里克没有经历过玉环体育馆事件,自然是不太明白王强这突然严肃原因。

    王强看了眼茫然德里克,摇摇头:“没什么,老徐还说什么了?”

    “其它的话,倒是没啥了,就是说他们会按照计划继续在馆内排查唐倩下落,叫我们不要担心。还有,如果未来一段时间,他们三个长时间没有出来发送消息,那就是有新的封禁管制措施。”

    “没了?”见德里克话闭,叶昊确定。

    “没了!老徐说的就这些。”德里克抖抖手里记录翻译小本。

    叶昊结果从头至尾扫了眼,完了总结性发言:“和咱们讨论的基本一致,这馆内驻军呢,是去搞物资了。目前馆内驻防任务交给了稽查管理队。另外,看着样子,场馆虽然进行了封锁管制,但稽查管理队的人应该不受此限制,可以自由出入场馆。好在稽查管理队人可以出来,要不然咱今天也没法收到老徐的消息啊。”

    整个场馆只有老徐一人出来,胡晓东,雷瞳都没跟着,所以叶昊推断稽查管理队人是拥有自由身份的。

    “老叶啊,这老徐叫我们不要担心,我总觉着心理不舒坦,你说老徐会不会是为了安抚我们,故意把事情说的轻描淡写?”德里克不太放心问道。

    和叶昊看法不同,场馆只有老徐一人出来,反倒是叫德里克觉着不对劲。

    王强听罢,若有所思:“小德,依着你的意思,你是认为场馆内出了事儿,老徐怕我们乱来,所以故意给我们传些消息安抚我们?”

    一听场上两年轻人分析,叶昊脑袋就一个变两个大。

    好嘛,本来很正常一件事儿,经二人一分析,愣是给整成“阴谋诡计”了。

    叶昊真不知道该说王强,德里克心思缜密呢,还是没脑子。

    不过也难怪两年轻人会这么胡思乱想,抛开这段日子二人精神压力,工作强度不说。

    但是体育馆外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也的确很容易叫人瞎想。

    可很显然一点,这个节骨眼,王强,德里克有这种“迫害妄想”症可不是啥好现象。

    眼下有了老徐那边传递过来消息,叶昊已经不担心体育馆方面事情了。

    唐倩下落能不能找到,这个是运气问题,权且不说。

    但老徐他们安危起码是没问题的。

    反倒是自个儿这边,若是任由王强,德里克这么继续自顾自分析下去,本来没事儿的事也得给二人分析出事来。

    “喂喂!强子,小德你俩先停一下!我说你们两个这是不是有点想的太……太多了点!?”

    双双扭头,王强,德里克目光齐齐落在叶昊身上。

    眸中闪烁神采满是质问。

    “老叶,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老徐他们现在在体育馆应该是安全的。”叶昊回道。

    “什么叫应该?你不觉着老徐举动很奇怪吗?”德里克反问。

    “奇怪?哪里奇怪了?我没看出来呀。”叶昊很是坦然。

    “没看出来?哼,这么大体育馆,这么长时间,就他一个人出来,这还不奇怪吗?”德里克很是诧异叶昊的坦然。

    “这……很奇怪吗?没人出来是因为体育馆实施了管制,一个人出来是因为他是稽查管理队的。”叶昊解释。

    “那其它稽查管理队的人呢?他们怎么没出来?”德里克继续质问。

    “原因有很多,可能是也有规定,没特别事情不要外出或者没人想出来亦或者还没安排好分班任务。你没听老徐说他们是今天才开的会议吗?”叶昊再行解释。

    “可这,可这也可能是他故意敷衍我们的托辞啊!”德里克依旧坚持。

    到此不难看出,德里克这段时间是被体育馆内外事务给弄到有点“惊弓之鸟”意思了。

    这事儿搁在德里克身上,叶昊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作为一个职业骗子,叶昊对人的心理拿捏是很在行的。

    他非常清楚导致年轻人这种戒备心理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