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二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七十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二十六)

    “老徐,老徐,哎哟喂,你们可是把我一通好找啊!”

    熟悉的呼喝,又是王建设。

    这早上刚给对方招呼过,此刻再见,老徐直接了当:“王馆长,不会又是稽查管理队找我开会吧?”

    三步并做两步冲到老徐跟前,王建设照旧是粗喘几口大气,完了扶墙在壁快语道:“不,不,这次倒不是叫你去开会,只,只是,这,我这刚刚接到你们稽查管理队给发来通知。”

    “通知?什么通知?”老徐诧异,心道是,怎么没回这种事儿队里都不直接给自己说,非得找王建设来给自己转达。

    王建设当即回道:“哦,是这样,你们队里宣传部的人给我讲,叫我通知你,今晚8点到凌晨2点你负责球场出入口守卫工作。”

    “没问题啊,2点之后呢?”老徐正色问道。

    “2点之后会有专门人来跟你换防的。”

    “值守有什么特别注意事项吗?”老徐问的相当仔细,一来,是担心王建设沟通遗漏,令的他徐仁杰值守有误被上面追究。

    这二来嘛,也是为体育馆安全事负责。

    毕竟,这里除了几百号幸存者外,温泉鑫父母,胡晓东,雷瞳以及那个上没有消息唐倩都在其内。

    老徐得在职责范围内,确保他们安全。

    “注意事项对方倒是没说,只是要你们按会议要求的做,这个我本来想给老徐你问清的,但对方说是会议要求的我就不好再多问了。你知道的,你们稽查管理队会议内容肯定是重点,我一个外人问了估计来人也不会回答。”王建设有些尴尬骚挠两下脑袋。

    也难怪,对他这种极为看重面子和想要往上爬的野心家,面对这种阶级差距肯定心里不舒服。

    最关键,不舒服还不能表露出分毫。

    老徐点点头:“明白了。”

    见得王建设面上若影若现的“复杂色彩”,老徐登时明白对方心理在琢磨什么,当下拍拍王建设肩膀:“王馆长,多谢你啊,这每次都叫你费心费力找我给我通报消息,我真不好意思。你说我们这稽查管理队队员也是的,这种事儿直接来找我不就好了,干嘛每次还得麻烦老王你,下次我见了一定给他们好好说说。”

    本来还郁闷在呢,听老徐要为自己“出头”,这王建设登时汗毛竖起。

    “唉,别别,可别啊老徐,这些都是我分内的事儿,找我是因为我是篮球场馆的管理者,你住篮球馆让我去把相关消息送出也是节约时间免去宣传队人员一个个找你们。你可千万别去找他们抱怨。到时候人还以为是我闲工作麻烦,那,那可就遭了。”

    可不遭了嘛,稽查管理队是啥人啊?

    他王建设的馆长职务可就是稽查管理队给委派的。

    所以,就算稽查管理队今个儿安排他去吃屎,为了保住脑顶“乌纱帽”,那他也得去吃啊。

    老徐帮自个儿“出头”?得了吧,在王建设看来,老徐那不是帮自己,那是在害自己!

    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老徐眼下唐倩事儿都忙不过来,哪有闲工夫给王建设“出头”。

    轻笑一声,老徐理解点点头:“明白明白,那我就不说了,不过上面做事还是欠妥啊。”

    “嗨,哪有什么欠妥,都是应该的。好了,我这还要去通知其他人,老徐你记得时间啊,8点,准时去交接班,可别迟到了。”

    手指腕上手表,王建设强调。

    “知道,放心,不会迟到!”

    身为军人,老徐的时间概念那是不用说的,何况还是如此重要任务。

    该说的都说了,王建设转身离开。

    他是真怕继续待下去老徐又给他说什么要找稽查管理队人说自个儿事情的事儿。

    送走王建设,雷瞳开口道:“连长啊,你晚上还得熬夜,我看下面的排查工作,我跟小胡两个做就好了,你抓紧回帐篷休息下,补点觉吧。”

    这段时间,大家压力都很大。

    一方面是唐倩迟迟没有下落。

    另一方面,体育馆近期弄出的一系列事情也是叫老徐心理不平。

    所以连带着晚上睡觉啥的都不瓷实。

    现在队里还给安排了值守工作,这雷瞳,胡晓东不是稽查管理队人,没法帮忙,唯一能做的就是规劝老徐去休息。

    只是眼下这节骨眼老徐能去休息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摆摆手:“休息就算了,你现在叫我去睡,我也是躺在那儿想事情。与其那样闷着,还不如找点事儿做呢。”

    “可是……”

    “别可是了,你们记得,外面弟兄们可都在等我的消息,我们现在多在这里耽搁一天,外面情况就都一分危机。”

    老徐说的危机是啥,雷瞳,胡晓东心理都清楚。

    虽然他们目前身处体育馆囚笼内无从得知唐小权是啥状态,但不用说绝对不会是啥好结果。

    给老徐这么一说,雷瞳还能说啥?

    当下慨叹口气道:“唉,行了连长,我也知道劝你是白搭,那咱就抓紧时间排查吧。”

    还休息个屁啊?

    雷瞳提议。

    胡晓东,老徐也没异议,几人再次按楼层行动。

    就这么时间快速流逝。

    到了七点五十分样子,老徐看交接时间差不多了,马上是停止手头排查工作,径自前往球场通道入口。

    来到入口,两名等待交接守卫显然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这不他刚一现身,对方便是摆手招呼:“喂,怎么才来啊!?”

    真是难得,自己还没表明身份,对方就认出自个儿来了。

    不过也不奇怪,经过这些日子封禁,馆内人基本都知道球场是禁区,所以少有人来。

    眼下,这个节骨眼会出现在球场通道入口的除了稽查管理队的想来也不会有他人。

    不过由此也是不难看出,守卫二人很着急换班。

    老徐不清楚对方是从几点开始值守的,但这种工作却是乏味。

    三两步上前,老徐很自然扫过两个不太高兴守卫,随即坦然回道:“现在七点五十三分,我应该没迟到吧。”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你人来了,这里就交给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