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一)

    把手一抬,中年人示意多嘴守卫不要多言。

    队长做动作了,本来还跃跃欲试守卫很自然老实闭口,退到一边。

    “你为什么放倒他?”和暴动不问青红皂白就发飙守卫不同,中年人面色平静,征询脱口。

    老徐迎上中年人目光,如实回道:“听说外面出事了,我就赶过来看看,上到上面,发现他在拿手电对外照,考虑到安全隐患,还有队长你的吩咐,我叫他关了手电。可他认为我是在找他麻烦执意不关。没办法,既然说不听,我只能动手叫他服从了,只是没想到他这么不禁打,一拳就给放倒了,我没出多大力啊。”

    无形装b最致命。

    老徐这个b装的就很致命。

    在阐述事实同时,也是把到地男人给无情数落了一顿。

    老徐没什么好顾虑的,他丝毫不在意中年人是否会因为他这席话给对方革职开除了。

    真要如此,那再好不过。

    毕竟,这货做事态度不着四六,留在队里后面也是大患,早迟搞出事情。

    当然咯,老徐强调对方不禁打也并非单单只是为了装b,他可不是那么无聊人,他这么做还有更深意思。

    他是才加入队伍里的,没什么机会接触中年人。

    本来不接触也没啥大不了,反正早迟都要离开,老徐也不想朝上爬。

    但现在……不管是调查唐倩下落,还是应对目前局面,老徐都深深意识到有个好职位,对相关事情都有利。

    那怎么才能有个好职位,自然是得到上面人的赏识。

    而目前,老徐能够得到最接近最靠谱“上面人”就是中年人。

    并且老徐也相信,中年人最需要什么样的帮手。

    对方如此城府,不是四肢发达莽撞人。

    既是如此,那有头脑又能打的手下无疑是他们最希望拥有的。

    老徐透过自己两句话强调,以及躺在地上守卫做事实,他简单就把这些讯息告诉给了中年人。

    非常顺畅的自我推荐,老徐也是没想到这之前无意一拳反倒是给了自己这么好表现机会。

    说起来,他还真的感谢地上家伙。

    不过,这些都只是他个人脑中想法,具体最后怎么样,还得看中年人如何评断。

    看了眼地上昏迷不醒家伙,中年人面色如常,你想透过他面色瞧出些东西显然是不太现实。

    可不等他开口,旁边跃跃欲试,着急表现手下可是忍耐不住了。

    老徐的自以为是,对他来说可是巨大威胁。

    他不是傻子,怎会听不出老徐话里自荐意思?

    这老徐要是得到赏识爬了上去,那夺的可是他的机会呀。

    “瞧把你能耐的,还一拳给人放倒了,我说你小子真可以啊,自己人都打?还有,手电打的事儿,现在这黑灯瞎火,不开手电怎么确认情况?你他娘别给自己打人找借口,队长,这小子不地道,你看怎么处理?”

    推波助澜,中年人还没怎么着,这手下就迫不及待鼓捣中年人对老徐采取措施。

    就这种队友,你说要他何用?

    老徐没有搭理对方,似这种跳梁小丑哪里都会有,也永远禁决不了。

    他们这种人,在老徐眼里,搭理都算看得起他们。

    更何况,现在这情况,你越是搭理他们越起劲。

    最主要还是看中年人什么意思,老徐眼望对方,接下来男人处理意见将决定老徐对其看法。

    缓缓扭转过头,中年人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跳梁小丑。

    守卫被中年人这么一盯看,本来还寻思后面怎么对付老徐,现在……与之对视后,觉着有些不太对劲。

    不过很显然,守卫愚钝的脑子好搞不清自个儿哪里做错了。

    但他能感到中年人眼眸闪烁的不悦。

    无奈之下,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惶恐与莫名,守卫只能是以讪笑遮掩。

    “手电事,是我在会议上没有说清吗?”没有动怒,也没有太过激表现,中年人就这么淡淡问了句。

    守卫听罢,赶紧回道:“不,不,队长,会上你说的很清楚。”

    “那就是你没仔细听?”中年人再问。

    “我仔细听了,队长,您的话,我怎么敢不听?呵呵,呵呵。”讪笑声更加浓烈,尽管中年人问的平适,但守卫心底那是愈发没底。

    “听清了?那关于手电的是,我是怎么吩咐要求的?”

    “这,这个……您说安全起见,晚上在外不要使用手电。”

    “既是如此,那你为什么要用手电?”

    “我,我这,那是因为这情况特殊,为了确认下面情况,不得已才用的。”守卫忐忑给自己辩驳。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预想攻击老徐的说辞竟是给自己造成这么大麻烦。

    真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啊。

    “你也知道是不得已,既然是不得已,你还理直气壮的跟我在这要处理他?你什么意思?是对我提议有意见,还是对他个人有意见啊?”

    一句话给守卫问道没脾气。

    这问题你叫他怎么回答?

    对中年人有意见?守卫就算有,也不敢提啊,这提了不是找死?

    对他个人有意见?

    也是扯谈,这不等于搞内斗,尤其还是现在这节骨眼。

    中年人早上会议同样特别强调,目前局面,稽查管理队一定要团结。

    而很显然一点,从中年人这简单几句话不难看出,他是早就了然守卫脑中想的事儿。

    这种被人看透心思,点破念想的感觉……守卫不仅尴尬,更是担心中年人发难。

    无奈无措间,他面色那是相当丰富,不断蠕动的脸颊想要开口解释,又不知如何的局促有些滑稽。

    大概似这般静默了三十来秒,中年人再次开口。

    “好了!今天这事儿到此结束,我不追究,但是你,后面再拿我命令当耳旁风,那对不起,你知道后果的!”

    有两把刷子,对中年人处理此事手段,老徐看在眼里,同时也是较为满意对方行事风格。

    和自己判断一样,此人确实有城府,不简单。

    旁的不说,就是那张喜怒不行于色的本事就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具备的。

    有这样人管理体育馆老徐暂时可以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