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厂区发展(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二十四章 厂区发展(三)

    二天的时间过的很快,在此其间幸存者们为着即刻就要开始的进城行动做了较为详实的准备。

    首先,武器准备方面。

    王强根据丧尸犬的进攻特性,对蛇矛做了相应的改进。

    他先是利用铁丝和老虎钳在矛杆的尖头位置绑缚弯曲了数次,令其形成诸如“鱼叉”的造型。

    然后再用锉刀将“铁丝叉头”磨锉尖锐,如此便可在对敌尸犬时增加着力范围,更好的对其造成伤害。

    不过考虑到城市遭遇尸犬的极微可能性,王强并没有制造太多的鱼叉蛇矛,而仅是做了3根,一根带走,余下两根则留于厂区做守卫工作用。

    除此之外,他还同样对“防尸盾牌”做了改进。

    毕竟前几次的实战经历已经表明,“盾牌”在抵御丧尸近身攻击方面,还是有着尤为显著的作用。

    只不过因为其单一“纸板”材料的缘故,令得其单薄的盾面往往在行尸攻击数次之后,,便是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破洞损毁现象。

    为此王强采取了两个应对方法。

    一,人为增加“盾面”的厚度,具体做法就是利用封箱胶带将两层纸板外加折叠绒布面料,以着“汉堡包”的形式绑缚牢靠。

    二,制作相对较小的护腕式盾牌,这些盾牌虽然防护面积不如“法一”的全面,但它的特点是便于携带和战斗,主要用作冲锋队员临时防护用。

    其次,车辆方面。

    这是幸存者们比较头疼的地方,因为安全问题,受损较为严重的大货不得不被众人排除在行动计划之外,但如果大货派不上用场那势必会造成载重方面的缺失。

    毕竟,不管是中继站设备还是发电机组件,其面积和重量都着实不小,最后无奈之余的幸存者们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决定启用那台有些老旧的大众普桑。

    为了将普桑的车尾盖给卸除掉,胡晓东和魏大壮可着实是费了一番功夫。

    不过好在这末世下不用顾忌车子的模样,所以苦无专业工具的二人,最后直接是用最为原始的方法,靠着蛮力将之破拆掉了。

    由此,一辆改造版的轿车型小货便是应运而生。

    最后,物资补给。

    这是由尉泱准备负责的,用后者的话说就是谁都不知道此行会发生什么。

    饶是大家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但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

    所以,身为厂区医护及物资管理的双重负责人,她有必要也有责任为外出小队规划好相应的补给准备。

    根据实际情况,尉泱为所有参战人员没人配给了一天量的食物及两天量的饮水,这些东西全都放在了众人的背包之中。

    而至于说应付突发状况的碘伏,绷带以及相关药品则统一交由队中临战最为丰富的胡晓东保管。

    综上不难看出,幸存者们的确是为此次的外出行动用尽了心思,而眼下就是到了检验这些费心费力准备的东西能否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晨曦下,王俊发领着一众妇女伫立在厂区的中央空地之处。在其面前林俊夫等一干行动参战人员横列而站。

    说实话,王俊发并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多年的商海沉浮早就叫他学会了隐忍,学会了不喜形于色。

    但是人总是会变的,当末世爆发之后,当见到了那么多的世间惨剧,当他身患重疾随时可能一命呜呼的时候,王俊发开始发现自己的情感正在潜移默化的发生改变。

    就拿眼下的事情来说吧,若是搁在过往,他更多的是会从商业利益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简而言之,林俊夫这9人此次前去如果活着带回所要的物资,那他就赚到了电和通讯。

    而如对方没有活着回来,亦或是出现减员,那他无非是损失些油料,但日后厂区吃饭的嘴巴同样也相应减少。

    两相比较,不管哪样结果,他都不吃亏。

    只是此时此刻王俊发的脑海里却是没有半点关于利益的想法,他是打心底再为这些不似亲人却甚似亲人的伙伴们忧虑担心。

    “老林此去路途凶险,你们可要多行注意啊!”

    语锋破有几分古典气息,林俊夫知道这是王俊发喜好研读古文的缘故,当即抱以微笑,郑重道:”放心吧,老王,小唐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我们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倒是你……”

    眉头微微一瞅,为了保证此次任务顺利完成,“中坤纺织”的男性成员几乎全员出动,这也既是意味着厂区的防卫工作就变得异常的艰巨。

    所以一想到丧尸犬的恐怖攻击,林俊夫那原本还有些释然的心登时便是提了起来。

    似乎是猜到了老伙计的想法,王俊发操着他那已经恢复的厚重嗓音安慰道:“厂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咱这城高墙厚,畜生突不进来的。再者说了,就算它们真有本事突进来,咱还可依托充足的物资补给,躲在车间里等待你们的驰援嘛。”

    闻及此言,林俊夫紧蹙的眉毛稍稍舒展了些:“那行吧,总之有什么情况,咱们通过无线电联系。”

    适时的扬了扬手中的步话机,这是行动小队在离厂后唯一能和基地取得联系的工具。

    虽然受距离和环境所限,它或许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但有总是聊胜于无的。

    接下来,众人又是进行了一番临别时繁复嘱托,然后在各自检查了下随身携带的装备后,便是全员登上了车子。

    “哗啦啦,”铁质的厚重大门发出一阵“扎耳”的哀鸣,许久没有展开怀抱的它,似乎还有些不太适应这个举动。

    不过它的这声哀鸣并未持续太久,因为随后响起的两记引擎轰鸣声顷刻便是将之压了下去。

    普桑率先驶出的厂区,别克gl8紧随其后,而望着那逐渐远去的黑影,王俊发不由在心下暗自祈祷:“希望一切都能顺利!希望队伍能带回所需的物资!希望所有人都能活着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