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八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九)

    诚如中年人需要队伍和谐稳定一样。

    老徐要想做好值守工作,也离不开面前两个家伙帮忙。

    尽管这两货很混球,很叫他徐仁杰瞧不上眼。

    但怎么着也是两个劳力。

    监察值守这个活是个很消耗人精力,体力活儿。

    老徐到底是人不是机器,单靠他一个是没可能办妥这些事儿的。

    他需要身边两货配合他。

    所以他得调动这两货积极性,最重要,他得给两人上上发条。

    这些个稽查管理队家伙平日里在馆内作威作福惯了,加上队里约束淡薄,久而久之,这些个队员全都懒散诚信,目无法纪。

    在见识了之前通道入口值守队员睡觉这档子事儿后,老徐真的很难对面前两人工作放心。

    所以在充分调动俩货积极性外,老徐也得给二人纠正明确下工作应有的态度。

    “我知道之前咱们因为下面的事儿起了一些争执,你们怎么想不确定,但我想给你们说的是,刚才我们那些个争执都是为了馆内安全不得已为之的必要举动。反正我是就事论事,对你们个人我没有任何意见,我也希望两位不要对我有什么成见。”

    切,你他娘的当然没意见,和着被提拔的人是你,不是我们!

    演示守卫心底暗道。

    而老徐似是看破对方心思般,紧接说道:“被队长提拔,是队长看得起我,但我不认为两位能力比我差,接下来监视,我需要两位配合和帮忙。所以我希望咱们之间能够把那些可能存在的不愉快通通忘掉,好好做我们该做的事儿。咱们做的事儿直接关乎整个体育馆安全。毫无疑问,这事儿若是做好了,办妥了,后面驻军回来,少不了咱们好处。倒时我一定会在队长面前给你们表功。”

    表功,谁信啊?

    演示守卫,另外守卫可不相信这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人。

    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老徐拉拢人心的手段,正所谓脏活累活我来干,荣耀提升你接受,真到了后面按攻论赏时候,老徐肯定会把所有好处朝自个儿身上揽。

    对方怎么想,老徐不在乎,但该说的话,该强调东西他必须说完。

    “当然,要是这事办砸了,或者当中谁给我添乱,不停我吩咐乱来,哼,对不起,我一定会叫他死的很难看!!”

    低沉嗓音,眼神阴历,老徐陡然爆起的威胁叫还在心理活动的演示守卫,另外守卫心弦一紧。

    特别是另外守卫,他是见识过老徐实力的,所以他很清楚对方这席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自个儿若是除了啥乱子,对方是会来真的。

    “我说完了,两位有什么疑问,或者不痛快,现在可以当面说出来,放心,我不会发火。”

    老徐抬手示意。

    不过他的大肚,却是并没得到演示守卫,另外守卫认同。

    准确来说,是后二人压根不敢这个时候表态。

    他们心里当然是不服气老徐,同时也有很多想要骂咧话语。

    可还是那句话,在体育馆这地界,官大一级压死人。

    哪怕老徐是刚刚被提拔的小头目,但作为他俩顶头上司,想整他俩那是太容易了。

    特别在现在这样重要岗位,老徐到时只需要随便弄个啥玩忽职守罪名,就能解决他俩,哪怕这罪名是莫须有捏造的。

    所以鉴于这点,就算老徐不做上面友善沟通,他俩也是不敢有任何敌对反抗意思。

    “怎么?都没异议是吗?”等了十来秒,俩货都没开口。

    他俩迟迟不开口,老徐可没功夫继续等下去了。

    现在情势紧急,他得把精力搁在正途上。

    “既然没异议,那就干活吧。我把班给排一下,晚上的话我们两班倒,上半夜你俩守,下半夜我来守。早上的话你俩负责,我们轮替!有问题吗?”

    早上怎么安排都无所谓。

    毕竟,早上人的精神比较旺盛。

    但晚上就不同了,考虑到稽查管理队人监视实在叫人不放心,所以老徐不仅是安排俩货值守意识较为清楚的上半夜,同时还让两人一起值守,这样可以最大限度防止两人睡觉。

    “没问题,我们听你安排!”另外守卫应的干脆。

    他现在只希望靠着自己配合,能叫老徐降低对他的反感。

    这以后提拔他时下是不敢想了,只要老徐在任务过程中别折腾他就行。

    “你呢?有意见吗?”另外守卫肯定了,老徐目光移向演示守卫。

    点点头,演示守卫随即肯定:“没意见!”

    “好!那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按这个来吧。”老徐当即令道。

    “成,那你在这盯着,我们回去睡觉了。”

    眼下是下半夜,按照老徐安排的,这下半夜理应由他值守。

    所以演示守卫很自然应道。

    老徐根据补充句:“睡觉可以,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们睡觉地点就在这球场。你们现在马上回去把被褥什么的拿来,就在看台下面找地方休息。”

    “啊?就,就在这下面?”不能置信,演示守卫夸张胀大嘴巴。

    老徐冷眸扫过:“不然呢?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我们现在值守位置,是整个体育馆外围唯一监察哨,我们这里如果出了问题,直接影响的就是体育馆馆内安全。这种大事儿,你说是不是应该慎重。叫你们把家搬到这下面,就是为了很好开战监察工作。我知道这样会很辛苦,但为了体育馆安全,辛苦点是值得的。这也是馆内准军设立稽查管理队理由!”

    一通大道理,老徐等于是在借着这个机会给这些稽查管理队混球纠正他们一直以来的散漫思想。

    只是老徐这番话落在两守卫耳里,二人都觉着老徐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搁他们面前逞官威。

    这不奇怪,在稽查管理队,散漫,我行我素早已成了队伍行动宗旨和习惯。

    老徐所做的正确指示在这样氛围里反倒显得格格不入,成了异类。

    不路过呢,两守卫心下这么想,面上倒是没敢表现出。

    这同样也是稽查管理队的特色。

    上面人说话,下面人就得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