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四)

    不得不说老徐这一手还是很有必要也恰到好处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用一句话告诉稽查管理队的手下,做好分内事,只要体育馆不出事,驻军就会给你好处。    同时他也用这句话暗示了中年人,不要有歪脑筋,反水或许容易,但真的想养活治理好这体育馆可并不容易。    体育馆之所以能够在此存活一年之久,不是靠他们稽查管理队。    靠的是啥,驻军    他们稽查管理队,随便换一撮人,随时可以顶上。    老徐相信中年人自己也清楚,在这体育馆内其实并没什么需要他们稽查管理队管的。    他们能做的如此顺畅,做的如此舒服,说白了不是他们多有能力,而是有外面驻军这个靠山。    底下百姓之所以这般老实听话畏惧他们,也仅仅是因为他们知道待在体育馆比在外面流浪安全。    人大都是想过安逸生活的,而体育馆的安逸生活有是谁给的?    毫无疑问,饶是稽查管理队自己应该也明白是此地驻军。    没有驻军,他们如何清缴初期馆外丧尸    没有驻军,他们如何保证关内外长久以来安定?    没有驻军,他们何来三餐食物?    而他中年人一旦脑子发热占下了体育馆,所有这些本来不用他思考问题都得由他承担了。    但问题,这种事儿是你和你的稽查管理队承担的了的嘛?    你稽查管理队手底下这些人真的靠的住吗    人心都有一杆秤,老徐相信中年人这种聪明人应该非常清楚自己队伍能力怎样。    所以有些话倒是不需要特别直白明言,点到即止或许更好。    果然,老徐这番有意为之的暗示性言语了罢后,演示守卫难得没有插口唱反调。    中年人扫了老徐一眼,眼神中读不出他的思想想法。    对此,老徐也不在乎。    反正该说的他都说了,只要中年人不动歪脑筋,哪怕适才言论有什么地方触动中年人不悦地方,他也无所谓。    “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车子还有异动吗?”扫视完老徐,中年人岔开话题提问道。    “目前观察结果,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异动。”    这大抵是中年人听到不错消息。    点点头:“好,那你们继续给我在这盯着,记住确保24小时盯守,有问题还是第一时间给我汇报!明白吗?”    “明白队长,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在老徐带领下,好好完成你交待任务,看好场子,不叫体育馆出岔子。”    马屁精就是马屁精,这演示守卫简直就和蔡狗子如出一辙。    很明显中年人提问是冲老徐去的,可他倒好,不等老徐开口,自个儿就自顾自接茬表态了。    老徐无所谓附和:“是队长,这边的事儿你不用操心,我们三个会给你办的妥当的。”    “行,你们能这么说很好。不过我要的不是嘴炮,我要的是结果!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队长慢走,队长辛苦啊。”摆手送别中年人,演示守卫屁颠的马炮。    中年人都已经走了老远了,他还在那儿兀自招呼。    “够了!差不多就得了,赶紧跟我上去干正事儿,队长刚说的都清楚了吧,不要嘴炮,只要结果。我可告诉你们,谁要是给我盯梢时偷懒走神,我绝饶不了他!”    老徐再次给两混球打个预防针。    演示守卫,另外守卫讪讪点头。    心理皆是不舒服暗骂:瞧把你小子能耐的,他娘的风水轮流转,你现在可劲嘚瑟,等老子上了位,谁给谁好看还指不定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老徐这整个一天时间都泡在了观察点。    他虽然不是一直坚守在岗位,但却始终没有离开。    没办法,不管怎么叮嘱威胁,他还是对俩货做事态度不放心。    另外他也担心外面有啥突发事件发生,他在的话就能第一时间给出处置意见。    不然搁俩货手里,别看平时两人嘴炮的二五八万,但落在实际……只要是除了啥问题,俩货多半是掉链子。    他们所在监察点,事关整个体育馆几百号人安危,老徐可是不敢大意。    就这么一天时间过去了,原本放亮的天色也是渐渐黯淡。    老徐现在也不用特别去给叶昊那边发消息。    他确定自己所处位置,对方白天应该可以看清楚。    所以也就没必要再费劲沟通了,尤其是在他还未和胡晓东,雷瞳碰头情况下。    外面最需要的消息无疑是和唐倩有关的。    再没获得更进一步可靠线索前,就算发了消息也是徒劳。    与其那样费神费力重复劳作叫人空欢喜一场,还不如直接略过。    反正叶昊看着自己在岗位上,凭后者脑子,也该明白大概情况。    晚饭有专门人给送来,老徐他们不用挪身。    眼瞅着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老徐寻思雷瞳,胡晓东那边也该差不多收工会帐篷吃饭了。    他晚上还得值守,考虑到时间问题,老徐决定趁这个吃饭钟点回去跟雷瞳,胡晓东碰个头。    毕竟,体育馆安全虽然重要,寻找唐倩下落也是重中之重。    “你俩在这盯着,我回圈内一趟,马上就回来!”    老徐是小头目,他发话两守卫自然没的反驳权利。    不然老徐明面上不说什么,背地给二人穿小鞋也是足够恶心他俩的。    回道馆内,老徐直接是进到帐篷。    掀帘进去,胡晓东,雷瞳果然在帐内用餐。    “哎哟,老徐,老徐回来了啊,咋样老徐,现在外面情况是啥情况,给我们说说呗。”    老徐这边还没来得及招呼,蔡狗子那边就已经“哒哒哒”开起火来。    雷瞳闻言没好气白了对方一眼,完了冷眼喝道:“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馆外什么情况和你有半毛钱关系?真出事儿了,你负担的起吗?”    要是搁着旁人,蔡狗子绝对就地开骂反击了。    不过面对雷瞳,蔡狗子登时蔫了。    旁的不说,单就雷瞳手上一对拳头就足够交蔡狗子做人。    “怎么,今晚那边不用你值守了吗?”蔡狗子那边闭嘴后,胡晓东这才开口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