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六)

    “不想!当然不想!就我这样的,需要在队长面前显摆吗?你在跟我说笑呢?”

    “哎哟喂,瞅你能耐的,还你这样的……你这样算哪样啊?自己几斤几两不撒泡尿照照,你算个什么东西!”

    “草,怎么说话呢?你嘴巴吃屎了啊说话那么难听?”

    “成添嘴里砰粪的才天天吃屎!”

    ……

    狗改不了吃屎,这话说的还真是没错。

    两守卫统一战线再次持续了没半分钟,便又是炮口转向互相攻击。

    不过还好,俩货的争执也就停留在嘴巴。

    这也很符合他们性格。

    而时间也在他们这无聊争执中缓缓流逝。

    老徐在看台睡的很瓷实。

    均匀的呼吸伴随着起伏的胸膛,没人知道老徐梦里梦到了什么。

    两个守卫吵了半天渐渐也是倦了,二人相继靠在围栏边,就地坐下。

    至于说老徐叮嘱的务必要确保一人值守命令,这时全然是被二人当耳旁风丢在了脑后。

    一通争执冲突后,两守卫谁都不想搭理谁,谁也不想去做那个值守人。

    所以干脆,两个都各自休息。

    反正老徐现在在睡觉,他也没可能过来巡察。

    就这么俩货在岗哨内大眼瞪小眼的混日子。

    他们眼下只希望时间能过的快点,再快点,这样他们就能早点去舒服被窝找周公谈人生理想了。

    差不多是到了快十一点半样子,在地上休息半天的演示守卫突然站了起来。

    这在地上窝了几个小时也不是舒坦事儿啊。

    这突兀起来,头晕眼花不说,脖子,小腿都酸涩的不得了。

    “他娘的,真是晦气!”又一次冒出这么句骂咧。

    另外守卫本来在地上萎着好好的,可听得演示守卫来这句,他登时扬起脸:“唉,骂谁呢?谁他妈晦气?”

    “我就草了!这年头还真是有人喜欢往屎坑里扎啊,老子说句晦气挨着你什么事儿了?”

    “你他娘别跟老子打马虎眼,什么情况你自个儿心理清楚?”

    “唉,得得,老子没功夫跟你个傻叉墨迹。老子尿急去厕所,这边你可盯好了。”

    “娘的,废人就是屎尿多!还尿急,老子还想拉屎呢,你给老子在这盯着,老子先去!”

    “我说你存心找茬是不是?”

    “老子找不找差管你什么事儿?不服气下去找那家伙告状去啊!到时候看人搭理你不?切!”

    “干!你小子是存心想搞事儿啊!”

    “我就搞事儿你能咋地?”

    不退不让,这演示守卫,另外守卫在经过几个小时休息调整后,体力精力似乎恢复了不少。

    连带着重新战斗的火药味也是愈发浓烈。

    单看这二人似乎眼瞅着一场大战就要开始。

    不过俩货折腾对峙半天,还是停留在嘴炮阶段,光打雷不下雨。

    而就在二人这厢对峙“精彩纷呈”之际,突然间一个异响打断了二人争斗。

    声音来的很突然,也很迅速。

    尽管动静不是特别大,但在半夜还是特别清晰。

    几乎是同一时间,演示守卫,另外守卫皆是止口不言。

    二人互看之下,显然都是听到了什么。

    瞧着彼此间的诧异眼神,两货随即移转目光。

    这时,相同声音又是传来。

    而且此声持续进行。

    什么鬼?

    这时两名守卫心底泛起的真实想法。

    毫无疑问,他们所听见动静和车厢内里活物搞出异动完全不同。

    这大半宿他们也早就听习惯了车内活物的各种动静,所以也算是颇为熟悉。

    可眼下这突然冒出的别样动静,叫他俩觉着有些怪异。

    愣神也就半分钟样子,紧接二人便是冲到观察围栏前。

    完了,一起是探身朝楼下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登时是把二人惊的心旋一哆嗦啊。

    他们看到了什么?

    目光所及黑暗处,那些停在体育馆门口,将所有入口封堵严实的集卡车子,此刻竟然……厢门大开。

    见得这一幕,两名守卫惊愕到半张嘴巴半天没有合上。

    “车厢门怎么开了?谁开的?”演示守卫嘴中喃喃自语,显然是被面前场景给吓到了。

    另外守卫也好不到哪儿去,在听了演示守卫嘟囔后,他也是跟进回道:“你,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俩刚才不都……嘶,那是……有人从车里出来了!?”

    声音嘎然而止,另外守卫定睛看去,但见有个人影晃悠从车内露出脑袋。

    不过下一秒他便是打消了脑中对于对方“人”的判断。

    因为目标在探出脑袋后仅是瞬间,便是立刻身子前倾栽倒在了地上。

    紧接,不等另外守卫从惊愕中回过神,更多的“人”从车厢内走出,相继栽倒在地。

    “妈呀!真被那家伙说对了啊!这他妈车里,车里装的是丧尸啊!”

    演示守卫话里所指那家伙自然说的是老徐。

    要知道之前老徐数道此事时,演示守卫还满脸不屑,觉着老徐是有意显摆,故意夸大。

    然,眼下事实摆在他面前,这些所谓的“人”下车全部是用栽的,这本身就附和一个正常状态。

    你要说他们手脚被缚行动不便,栽滚下车子还能理解,可车上下来这些“人”,他们手脚没有任何束缚,根本没必要栽下车。

    所以唯一解释就是他们根本不是人!!

    “去!赶紧的!赶紧去给老徐叫起来!”

    回过神的另外守卫冒出一句“因地制宜”的话来。

    给他这么一提,演示守卫也是赶紧点头:“对,对,找,找老徐,那,那啥,你,你盯着,我这就下去找他!”

    关键时刻想起老徐来了。

    望着底下不断冲车厢跌滚下来丧尸,两守卫脑袋现在就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这并不奇怪,在体育馆舒服日子过的久了,早就叫他们对外面危机一无所知。

    平日里靠着驻军保护,他们不觉着什么。

    正如昨天演示守卫还在老徐面前嘚瑟叫嚣,说什么他要下去查探确认车厢里装的东西。

    老徐提醒那很危险,贸然下去,他会应对不来,会危急他性命。

    可对此,演示守卫当时那是不屑一顾,还认为徐仁杰是自己没胆,不敢下去,扯他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