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受伤的女人-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二十六章 受伤的女人

    “怎么了赵叔?为什么突然停车?”收回目光,唐小权一脸莫名的望向赵云海,但见后者无声的摇了摇头,继而抬手指向了前方。

    顺着老赵手指的方向,唐小权发现前车的尾灯正持续打着跳闪,这代表周遭有情况发生。

    而在联系自己适才的发现,一丝不好的预感登时浮现在了唐小权的心头。

    似是看出了年轻人的不对劲,赵云海赶紧拉住手刹,同时轻声询问:“怎么,小唐你是不是也发现了什么?”

    兀自点了点头,虽然尚不清楚自己的发现是否与前车相同,但唐小权可以肯定此地绝对不同寻常。

    老赵下意识的探头望了眼前车,不过由于视野的限制,他并不能完全看清前面的情况,所以待唐小权话闭之后,他很自然的将关注的焦点移到了后者的身上。

    “哦?是吗?那你发现了什么?”

    同样是手指微抬,唐小权指了指临街的地面,继而淡淡道:“看到那些死尸了吗?”

    “看到了,不就是些被杀的丧尸嘛,这有啥不妥的?”未及老赵答话,位列后座的温泉鑫脸贴窗壁抢先一步反问道。

    诚然,丧尸被杀的确没什么可以称奇的地方,但问题是此地丧尸被杀的数量,据唐小权目测粗略估算,单是街角这一侧尸骸的数量少说得就有一,二十只。

    一,二十只啊!这是什么一个概念!对于有过数次与丧尸搏命经历的唐小权而言,他非常清楚其间的难度。

    他敢断定此般骇人的战绩绝非个人所能为之,换而言之,这条街道一定发生过幸存者团队与丧尸厮杀的事情。

    只是最后这般幸存者是死是活,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就在唐小权这厢为着温泉鑫的问话兀自感概之际,赵云海突然提高嗓音焦促道:“喂喂喂,大家快看,小胡他下车了!”

    此言一出,车内的气氛登时紧张了起来,阿城更是第一时间道出了自己的忧虑:“那啥~该不会是车子出啥问题了吧?”

    虽然不愿承认,但不得不说阿城话中的忧虑发生的几率还是很高的。

    毕竟,前车普桑已经有些念头了,而且据王俊发介绍那是他在发家后买的第一辆车,光年限距今就已是有10年之久。

    加之它又刚刚经历过破拆的“折腾”,所以“发脾气掉链子”也实属情理之中的事儿。

    只不过这链子早不掉晚不掉,偏偏在这个略显诡异的地方掉,实在是有些……

    不行!安全起见!宁愿弃车也不能在此地冒险!

    权衡利弊的唐小权没有犹豫,当即打开车门走了出去,而就在他两脚落地的时候,前方传来了胡晓东的声音:“姑娘,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姑娘?脑海里略微迟疑了两秒,显然唐小权还未从适才所谓“普桑抛锚”的推论中回过神来。

    不过片刻,他便恍然的抬起了脑袋,然后三两步行到了近前。

    眼眸之中,一个头染黄发的女子正匍匐在地,从其穿着样貌来看,此女的年龄应该不会超过20岁。

    女子显得相当的痛苦,扭曲的面庞昭显她似乎是摔倒了哪里。

    唐小权蹙着眉头,他并不在意女人的伤势,因为冥冥之中他总是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可具体是哪里他又说不清楚。

    他只是觉得这样一个打扮时尚,穿着露脐装,浓妆艳抹的女人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要知道,这里可是有着将近20只被毙杀的丧尸啊。

    你要说女人和这些死尸没有任何的关联,那就算是打死唐小权,他也会不相信世间有这般巧合的事情。

    只是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呢,唐小权不得而知。

    看来,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得到答案了。

    思定与此的唐小权缓步走上了前去,可还未待他开口,一柄黑漆漆的枪管便是顶在了他的脑壳之上:“都别动!”

    怔住了,女人毫无征兆的举动令得唐小权完全的怔住了,他预想到了各种可能,但唯独没有想到会有这个结果。

    望着面前那柄冰冷的枪口,唐小权半张的嘴巴微微颤抖,他竭力想叫自己保持冷静,但发怵的四肢就跟丢了魂般不受控制。

    常人根本无法想象被枪指着的感觉,那是与对阵丧尸完全不同的感受。

    因为对阵丧尸你虽会感到恐惧,但仍有反击之力。

    但被枪抵在脑门之后,你便只剩下等死这一条路可走。

    至少对眼下的唐小权来说,他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夺下对方手中的枪械,饶是持枪者是个女人也不行。

    “喂!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是想询问下你的伤势,并没有恶意,请你把前放下!”说话间,胡晓东便愈上前夺枪,可同样是未待他动作,其身侧白色押运车的后车门突然从内打了开来,继而一行4人从内涌了出来。

    “哼哼!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听她的话,老实待在原地不动。当然咯如果你不介意自己和同伴的身上多些窟窿眼,你大抵可以尝试一下!!”

    胡晓东无法得知身后之人的容貌,因为此刻其腰际位置同样是被抵上了一件硬物,不消说肯定又是一把防暴枪。

    想来这帮人原先要么是运钞车的押运员,要么就是枪了后者的东西然后变成了打劫者。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胡晓东知道己方已无力进行对抗,先不说对方是否有隐藏在暗处的同伙,但是其手中的两杆防暴枪就足以叫己方一众丧失战斗力。

    所以……

    “列为兄弟,我们对这位姑娘并无恶意,适才下车也只是想对她实施帮助。如果说有什么得罪列为的地方,还请多多海涵。毕竟大家都是幸存者,你我之间也没啥太大的恩怨,不是吗!”

    虽然心下也知对这帮说说这席话无异于是“对牛弹琴”,但胡晓东此时此刻也只能是祈祷对方本着“互为人类”的原则放他们一马。

    然而事实总是充满了戏剧性,几乎就在胡晓东话音落下的时候,一个略显猥琐的声音响了起来:

    “胡晓东!你觉着你我之间有没有恩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