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一)

    所以说,人活在世,要谨言慎行。

    要不是因为情况特殊,老徐才不会这般自荐给自己找麻烦。

    但有啥办法呢,眼下局面,他要是为了自保不出面,真等到丧尸破门,还是得玩完。

    打开手电,老徐也不废话,凑上前去。

    冲着门锁瞅了一阵,旁边几人看的心下嘀咕。

    这货是来搞笑的嘛?

    冲门锁看啥?

    装b呢?给谁看呢?

    真以为过来一趟就显摆自己能耐了?

    哥几个捣鼓半天都弄不开,你他娘就有办法了?

    想想适才被中年人训斥话语,再看看老徐模样。

    几个家伙很自然想到,中年人这般火大,保不齐就有老徐在后添油加醋。

    所以眼下对老徐也是抱有一定抵触和敌意。

    这不,马上就有人开口“关切”:“咋样?兄弟,看出啥门道来呗?能弄开不?”

    听着挺像那么回事儿,似乎很关心老徐探查情况。

    但是实际,傻子都知道对方在看笑话。

    他们巴不得老徐吃瘪弄不开。

    你说这种时候,还有抱有这种狭隘思想,他们是真不把自己小命当回事儿啊。

    他们就没想过,老徐要真开不开,任由这警报持续下去,后果将会多么严重。

    不过也不奇怪,馆内这些守卫压根不清楚馆外情况。

    就算中年人口头语这些人陈述了馆外情况,以这些人的安逸生活,他们根本无法想象丧尸入内会带来怎样后果。

    或者说,他们压根不认为丧尸有能耐进入馆内。

    在他们眼里,这个体育馆还和过往一样坚不可摧。

    过去一年多时间,丧尸都没能攻破体育馆。

    现在同样不能。

    可他们就没去想,过去为什么体育馆能安然无恙,存在至今。

    那是因为这里驻军功劳。

    而眼下体育馆驻军已经离开,没人在为他们看守外围。

    更重要,过去可没眼下这燥人动静。

    “唉,兄弟,需要啥工具你尽管开口,咱这旁的没有,工具齐全的是。”

    另一人也是非常关切跟进句。

    同样这家伙也是没安好心。

    说白了,他笃定老徐弄不开这铁门。

    毕竟,他们啥方法都试过了,最后结果全部失败。

    但即便是认定老徐弄不开这铁门,他们依然在后积极为老徐提供所谓的帮助。

    可究其根本,还是在给老徐使绊。

    你老徐不是能耐嘛,那就给你能耐机会。

    现在几个家伙就是要把老徐所有退路堵死。

    总之,你需要什么,我们都配合,就看你今个儿怎么办这门打开。

    老徐自然是听出周围人心思。

    他也不在意。

    也没功夫在意。

    听罢对方关切后,老徐挺正身子,肃然回道:“给我找两根细铁丝来。”

    愕然一愣,不过随即对方便是笑道:“细铁丝?呵呵,兄弟别告诉我你打算把他给捣鼓开啊。”

    略带调侃。

    老徐面色依旧:“细铁丝!有还是没有!?”

    老徐这厢话音落下,中年人跟进吩咐:“叫你们弄铁丝,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

    没得办法,中年人发话了,门口几人只能是赶紧操持。

    这几人身边还真是什么工具都准备了,可偏偏老徐非要弄铁丝。

    老徐这一手那是弄的几人有点措手不及。

    可说过的如同泼出的水,他们几个现在也是没得办法。

    不用说,几个家伙心理都给老徐骂了个遍。

    他们还是觉着老徐是故意为之。

    本来就没能耐把门弄开,还非得整这么个戏码为自己开脱?

    想开脱是吧?没那么容易。

    中年人已经发话,几个家伙今个无论如何都必须得给老徐找到铁丝。

    完了就看他怎么继续下面表演。

    人多力量大,五个人分头行动。

    不大会儿功夫,大家铁丝就都给找了过来。

    “来来,你要的铁丝,看看吧,哪种合适?拿去用!”

    老徐着目扫过,挑了两根大小合适的。

    然后,在几人“期待”目光下回过身,走到门前。

    “灯光照这儿!”知道身边人都在等看他笑话,老徐镇定自若手指门锁吩咐句。

    瞧把你能耐的!

    对方几人面带不屑之色,当下有人调转手电给老徐打灯。

    灯光照射后,老徐将其中一根铁丝弯折,之后配合另外一根先后捅进门锁。

    “兄弟,这能行吗?”抱着笑话目的“关切”一句。

    老徐没有答话,只是埋头手里工作。

    开锁这种活虽然不是他主业,也见不得光。

    但作为侦察兵,老徐好歹也学过。

    尽管不是很娴熟,可眼下光景,死马当活马医了。

    随着老徐工序开始,整个场上都变得异常安静。

    抛开那扎耳的报警声后,唯有老徐两根铁丝时不时捣鼓弄出的“咔咔”声。

    撬锁这个活儿就是个听力活。

    除了听力,更重要就是手感。

    要不怎么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每行都有每行的技术特点,老徐不紧不慢。

    在众人都快丧失信心,觉着他演技已经失败时候,慕的,老徐右手一扭,紧接“啪嗒”一声。

    尽管在刺耳警报干扰下,锁扣开合声几乎微乎其微。

    但老徐还是清楚听到了那几乎可以忽略的动静。

    老徐当下停下手上动作,将内里铁丝抽出,完了转身冲身边几个看戏家伙淡漠回了句:“现在打开了!”

    一句话给几个看戏家伙说到无语。

    几人目瞪口呆的表情怎一个滑稽。

    现在的局面是,这几个货适才有多轻蔑老徐,有多想看老徐笑话,眼下就有多尴尬,多可笑。

    丢下这句,老徐也没做多余攻击反驳嘲弄性话语。

    他可没这些垃圾那般心大,火烧屁股了还有心思去整这些无聊心思。

    待将手里铁丝揣进兜里后,老徐拉开房门。

    瞬间,更加刺耳噪音落入众人耳际。

    抬手堵上耳朵,老徐顾不得许多,当先进入房间内里。

    难闻的问道铺面而来。

    常年废弃的屋内,此刻说不出的压抑。

    不过这些不是老徐需要在乎的,他快速着手电扫过屋内。

    马上是在桌上发现了一个大喇叭。

    无疑,就是这东西搞出这般惊天动地动静。

    这时身后便是传来中年人喝叫:“别看了,赶紧把那玩意给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