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熟悉的声音(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二十七章 熟悉的声音(一)

    此音一出,胡晓东的身形陡然一震,他下意识的回过脑袋,甚至连抵在腰际的枪管都没有理会。

    而当其瞥见那抹熟悉身影的时候,其面上那对原本还刻意保持友善的双眸登时如火焰喷发般爆出了两团炙热的火焰。

    是他!居然是他!胡晓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然会在这个地方已着这种方式遇到眼前之人。

    倘若说适才的胡晓东还对对方抱有一丝求和的意思,那么现在,在看到身后之人的脸面之后,他的脑海中便是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

    干了这个该死的畜生!!

    “陆瑞,你个王八蛋!去死吧!!”毫无征兆的转过身子,胡晓东咆哮着就愈冲上前去,可还未待他迈出一步,便是被一直戒备在其身后的黄毛小子给抡了一枪把。

    这一枪把抡的那叫一个瓷实,当即是把没有任何防护的胡晓东给呼了个趔趄。

    不过饶是如此,胡晓东还是幸运的,因为对方适才选择的终究如果不是扣动扳机,那眼下的他怕是已经成了一具满是洞眼的蜂窝煤了。

    受袭之后的胡晓东面前恍若有着无数颗金星在旋转萦绕,混沌的大脑不断发出“嗡翁”的响声,他的整个右脸此刻就好似被火钳给烫烧过般,火辣疼痛。

    但即便如此,他依然牙关紧咬,唇齿间因摩挲而发出“咔嚓,咔嚓”的切齿之声,光是听着都叫人心生骇然。

    可……

    “啪啪!”一左一右,两记清脆的耳光伴着大力又是自面部传送而来。

    随后胡晓东便是听见陆瑞那略带猥琐的声音,戏谑道:“呵呵,怎么?胡哥,咱这么久没见面了,你还没改掉你这爆脾气啊!”

    缓缓抬起头,胡晓东迎上了陆瑞那对贼眉鼠眼,一时间林老,虎子等人惨死的模样跃然脑中,令得他无已抑制地咆哮,挣扎了起来。

    “陆瑞,你个畜生不如东西,林老,虎子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由于太过激动,胡晓东紧绷的手臂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道,以至于其身侧瘦高的黄毛青年根本压制不住他的动作。

    见此情形,陆瑞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要知道他过往也算的上是个打架能手,但自从末世加入胡晓东一行,并被后者因为一件琐事“教训了一番”后,他的心下便是悄然无声的滋生一股潜畏惧之意。

    而这种畏惧无疑是为他之后虐杀林俊业,设计陷害胡晓东埋下了祸根。

    只是出乎陆瑞意料之外的是,他原以为前者会在自己所设计的尸群包围中死去,可眼下……

    “快快快!”随后撩过身旁的另一个青年,陆瑞照着后者的屁股就是一脚,继而以着近乎疯狂的声音促骂道:“你tmd还在这傻愣着干什么!看风景吗!还不赶紧去给老子把那小子压制住!”

    没头脑的挨了一脚的年轻人好不郁闷,但碍于陆瑞在团队中的地位以及他那厉害的拳脚,年轻人也只能是按捺心下的火气,伸手擒住了胡晓东的另一只手臂。

    一左一右,两名青年同时用力,可他们那单薄的身体岂是能和处在狂怒状态的胡晓东相提并论的?

    这不刚刚上前的高个青年,还没来的及施力,便是被胡晓东晃荡的胳膊给抡了个正着,险些是没叫他栽倒在地上。

    眼瞅着被缚的对象就要挣脱钳制,两名年轻人恼怒之余,也是满心的苦涩。

    他们有些骇然的互看了一眼,继而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后各执拳头照着胡晓东的腹部便是怒砸而下。

    “噗!”猩红的血渍顺着唇角缓缓溢出,胡晓东身形陡然一躬,旋即便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所有的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不知缘由的林俊夫根本搞不清目前的状况。

    在他看来,这般突兀冒出的几人,明显是在此地守株待兔的“劫匪”,只是缘何小胡会与他们认识,关于此点,林俊夫就不得而知了。

    而就在林俊夫这厢脑中寻思迷茫之际,其后的王强不无焦急的出声促道:“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大壮没有答话,但从其面上那对紧蹙的眉毛不难看出,他已是做好了搏杀的准备。

    “是啊!该怎么办?”回过神的林俊夫本能的扫了眼顶上的后视镜,他能体会王强此刻的心情。

    因为同样的感觉他也经历过,不论是当初老张,老赵这两个共事多年的兄弟被丧尸攻击,还是被其派出的厂区人员遭受劫难,那种眼睁睁看着至亲失去,而自己却无力救援的颓然,着实是叫林俊夫懊丧了好一阵子。

    然而现在,自己却又是不得不再一次面对这种抉择。

    毫无疑问,眼下选择出去救援,那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要知道对方手中虽然拿的是防暴枪,但身为警务系统的林俊夫非常清楚,这种枪虽然不是以杀伤为目的,但近距离想要打残一个人还是相当容易的。

    而且根据自己所在城市押运员的朋友介绍,他们出任务的时候,通常会配发5发子弹,前两发是空包弹,目的旨在示威,从第三发开始便是实弹。

    但是现在,林俊夫相信,对方枪里肯定是去除了空包弹。

    换而言之,两把枪,最少6发子弹。己方一群人只要敢轻举妄动,那等待己方的弹幕极大的防暴动能霰弹。

    可如果就这么窝着不出去,先不说胡晓东,和唐小权的性命堪忧,饶是余下的其他人也未必能有善果。

    出还是不出?胡晓东当真是有些无措了。

    然而就在他这厢权衡不决之际,逐渐从畏惧中的陆瑞正一步步逼向软到在地的胡晓东。

    “nmd,到这个节骨眼了,还tm跟老子装b。老子告诉你,姓林那老不死的的确是老子杀的,怎么着?谁叫你当初不听老子的,非要带那帮没用的拖油**?你说要是你早把虎子那小b孩给干了,至于发生那天的事吗?所以,别tm一天到晚给老子摆**的圣人模样,说到底这事都tm是因你而起,要怪只能怪你太tm心慈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