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四)

    “不太对劲?”

    此言一出,立刻是引起中年热好奇。

    “哪里不太对劲?”

    同样疑问也是余下屋内人不解问题。

    这就是一个普通电**,众人想不通单单一个电**能有什么问题。

    这不,几个废物当中就有人嬉笑插口:“老徐,不是吧,这电**咱已经给他断电了,还能有啥不对劲?呵呵,这个节骨眼,你可别给咱说笑啊?”

    扭脸瞥了眼对方,老徐面色肃然:“你看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给老徐这么一怼,废物登时哑口。

    怼完废物,老徐扭转目光望向中年人,然后手指地上电**道:“队长,我说的不对劲是这个事儿很蹊跷。”

    “呵,我当什么呢,老徐,这事儿咱谁都知道蹊跷啊。”

    几个废物窃笑声四起。

    老徐着目扫过几人。

    没有理会,他继续解释:“这电**放在这,通着电,这么久了,我想应该从来没响过吧?”

    “没有。”中年人肯定回道。

    “对啊,这么久都没想过,偏偏这个时候响了,队长你不觉着这事儿蹊跷吗?”

    “具体点!”未给出明确答复,这种回答方式很符合中年人做派。

    “如果搁着平时,他这突然响了,或许咱们还可以用电路上的差错来解释。但问题,今夜外面丧尸刚好也是从车厢里出来。虽然当班值守人手未注意到相关过程,但队长,这两件事先后发生,不是太凑巧了吗?”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做这些事儿?”中年人继续追问。

    “只是我的推测,目前还没有证据。”

    这是老徐眼下最感到奇怪地方。

    你说这些事儿是有人故意做的,那没道理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

    先说这三楼,也是幸存者居住区,即便这储藏室在内里,但想在这里搞事儿,尤其是弄开这扇门可不是容易事情。

    至于体育馆外面那些丧尸,同样是被人为放出的。

    畜生本身不具备开门能力,另外厚实集卡也不可能被撞开。

    再说了,真要是畜生有着能力撞击,值守队员也没道理不发现。

    毕竟,撞击是会长生巨大碰撞声的。

    可事实并没有。

    而老徐后来上去仔细探查了事发地周遭,他未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

    所以说有人蓄意搞这些事儿,老徐找不到切实证据。

    “对了队长,”突然想到了什么,老徐扬起脸移转手指冲向人群后方铁门:“这个门的钥匙在哪儿,之前是谁保管的?”

    “我”中年人回复道。

    “啊,是队长你啊!”颇感意外。

    老徐实在没想到会是这样结果。

    “那怎么刚才……”

    “刚才为什么没给你钥匙是吧?”中年人深提口气:“馆内所有钥匙一直是我这边保管的。不过在一个月前,驻军那边要去了。”

    原来如此,老徐相信中年人说的话。

    再怎么样,这中年人也不会拿这种事儿开玩笑,更不会会搞出这种祸端。

    饶是他有心占据体育馆,也完全没必要走这条路。

    毕竟,他这么做,等于是在他自己和体育馆上上下下几百口子性命做赌。

    中年人是个聪明人,他应该清楚做这些会带来怎样后果。

    到时候别说占领体育馆,自个儿能不能活下来都是大大未知数。

    既然钥匙在中年人手里,那基本可以断定今夜有人搞事儿。

    “那这么说,一个月前驻军把体育馆所有钥匙都要回去了?”老徐追问。

    摇摇头,中年人回道:“那到没有,他们只是要回去了那些没人居住的闲置房屋钥匙。”

    “有说做什么吗?”

    “没有!”

    “那他们拿了钥匙要来馆内去那些闲置房屋吗?”

    “这个应该有过,他们有时会过来馆内巡察。”中年人回答。

    “来做过巡察……”眼神微微眯起,老徐陷入沉思。

    他也是没想到,这钥匙会在体育馆驻军手里。

    若是这样,那所有事情怕是真的很难和驻军撇开干系了。

    见老徐面色凝重,中年人出声问道:“你不会是怀疑这些是驻军做的吧?”

    轻抬眉头,老徐瞄了眼中年人。

    说实话,作为军人老徐真不想这么去胡乱猜忌体育馆驻军。

    毕竟,这事关军人荣誉。

    如果现在体育馆发生所有都和驻军有关,那恐怕……

    “不是,我倒不是说怀疑,只是队长现在这事情……你看啊,外面集卡里丧尸莫名其妙放出来,这集卡是谁弄来的?这边屋里音源也在没人接触情况下自己响了起来,你也说了这钥匙一个月前就易手了,而你交给的是谁?我不想胡乱推断,只不过两件事同一晚上发生,并且还同时指向一个单位……恐怕……”

    恐怕什么老徐没有言明,也没必要言明。

    他相信中年人能理解他暗示东西。

    而老徐这个节骨眼说这些其实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

    他之前不想说,就是怕自己这般推断叫中年人铤而走险,不管三七二一占下体育馆。

    这对后面解决事端无疑不利。

    老徐原本还指着等驻军过来,里外联合对付丧尸。

    若是中年人这边提前做出占领举动,这种联合作战意图便得宣告破产。

    可随着事态发展,越来越多迹象指明驻军的“奇怪”。

    为此,老徐不能在狭隘的为了荣誉隐瞒。

    他必须将此事道出,因为只有把事情道出,叫众人心里有个心里准备,才有可能从众人口中获得更有价值线索。

    特别是面前中年人,老徐并不清楚对方究竟了解多少内情。

    尽管中年人一直表现的很慌乱,似乎跟自己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但他到底是稽查管理队的主,也是在场唯一有可能和驻军方面联系的人。

    或许他真的不了解今夜发生的这些事儿,但至少他可以从旁系事情给出一些可能性假设。

    听了老徐这番直白分析,中年人面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

    他没有说话,显然是在思考什么。

    老徐等了会儿,试探性问道:“队长,我来这里不久,对这里驻军不是很了解。所以做的推断未必正确,我这是就事论事,有什么说的部队地方你别太在意。不过嗯,过去一段时间,这驻军是否有什么不一样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