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六)

    老徐已经用自己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能力。

    所以这个节骨眼,中年人很自然要听取老徐意见。

    尽管没有明说,但傻子都能看出,老徐俨然已经是成了中年人顾问。

    老徐着目扫过全场,这里有这么多人,他肯定不好直白表明态势。

    因为如果按照他内心直白想法,体育馆现在情势已经十分危急。

    可考虑到稳定这一重要因素,老徐还是委婉回道:“队长,就咱们现在情况看,音源危急已经解除,这样的话便是基本断绝了丧尸寻声过来途径。这是非常重要的。眼下只要没有攀爬者过来,我们基本不会有什么大碍。”

    回的恰到好处,老徐既强调了此次行动的意义,也暗中提醒中年人潜在威胁。

    “攀爬者?什么玩意?”不出意外的疑问。

    屋内几个家伙同样不清楚老徐说的东西。

    这不奇怪,所谓的步行者,攀爬者那都是胜利者联盟根据丧尸各进化型自行编造的称呼。

    “你们还在这儿愣着做什么?都没事儿做了是吗?赶紧给我去外面维持秩序去!”

    厉声一句话,中年人的突然开口直接给手下询问绝了后路。

    顾自相望一眼,几个手下不敢反驳,麻溜点头一溜烟跑来。

    老徐见状,也是识趣在旁道了句:“队长,这里事情已经解决,那我也先回岗位了。”

    “等一下!”把手一抬,中年人拦住老徐。

    老徐侧目凝望:“还有什么吩咐队长?”

    相较于几个白痴,老徐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处事风格都强太多。

    中年人给身后保镖递了个眼色。

    后者立刻会议,退出,将门带上。

    门闭后,屋内就剩老徐,中年人两人了。

    仅存的强光手电射出的光柱给这屋内尴尬压抑气氛凭添了几分难得生气。

    “好了,现在外人都走了,你给我说实话吧,体育馆目前到底什么情况!”

    一句外人将老徐拉近了不少。

    中年人到底是中年人,随便几句简单话语便是透着水平。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看出了老徐适才话语中的有意隐瞒。

    对此,老徐也是颇为满意。

    既然中年人这么坦诚询问,老徐再继续遮遮掩掩也没必要。

    之前他这么做是为了配合中年人维稳。

    而现在……诚如中年人说的那样,没有外人了。

    “队长,实不相瞒,我们现在局面非常糟糕。”

    “怎么说?具体点!”中年人并未表现出特别慌乱状态。

    这点老徐还是很满意的。

    “音源我们是处理了,但过去几分钟时间弄出的动静,相信周围丧尸已经被惊动,不出意外,它们都在朝这边汇集路上。现在就看它们是否能准确找到体育馆这边。”

    “以你的经验他们找到可能性多大?”

    “百分之九十!”

    “这么搞,你确定?”

    “确定,或者更高也说不定。因为屋里音源虽然解除了,但是外面……”

    老徐面色渐渐凝重,额上皱纹也是渐渐加深。

    “外面怎么了?”中年人诧异追问。

    老徐轻吐口气:“丧尸,集卡里面放出丧尸已经注意到了馆内情况。”

    “可你之前不是说,他们都是最低级步行者,只要没有攀爬者他们就不可能上咱们墙吗?”

    中年人对自己话倒是记的很清楚。

    老徐之前的确是和中年人说过。

    不过他当时说这些情况和现在可是完全不同。

    当时的体育馆外围,丧尸刚刚被放出。

    他们那时候仅仅是在体育馆外围游荡,没有明确攻击指向性。

    但适才馆内音源搞出的警报声,打破了这一平静。

    现在的丧尸已经有了确切攻击指向,若是在按之前说法显然不合适。

    “队长,我是说过没有攀爬者我们就能和下面畜生相安无事。可问题现在畜生不是这个情况。他们已经在展开攻势,尽管凭目前楼外那些家伙还不足以对体育馆造成威胁,可别忘了,他们攻击就会造成噪音。而这些噪音在这黑夜可就是第二种音源啊。如果他们当中有攀爬者,那……”

    明白了,老徐说到这儿,中年人立刻便是明白了徐仁杰的顾虑。

    “那这些后续过来丧尸里面存在攀爬者概率有多少?”

    看的出,中年人似乎很喜欢用概率去询问问题,处理问题。

    老徐想也不想直接了当:“概率的话至少百分之九十以上。”

    深提口气,中年人闭目数秒,完了睁开眼:“既然这样的话,就是说畜生攻进体育馆内是板凳钉钉的事儿咯?”

    老徐没有否认,也没必要否认。

    在这屋里就他跟中年人两个,他不需要再刻意做任何掩饰。

    同时他也得叫中年人心理有所预期。

    早点确定危机,早点做出防备,这不是坏事,尤其是对他这个体育馆目前实际管理者。

    “恐怕是这样的队长。”老徐肯定道。

    “那该怎么应对?”中年人追问。

    “应对的话,首先,在畜生没有实际攻进体育馆前,外围监视工作不能断。”

    “这个自然。其它呢?”

    “其次,相关球场出入口,必须做到24小时盯防,铁门必须锁死,除了必要人员,任何人不得出去。”

    “嗯,还有呢?”

    “还有,体育馆要做声音管制,尽量减少不必要声音,我们得降低吸引外界丧尸可能。”

    “我马上就吩咐下面注意。还有吗?”

    “还有的话,队长,我有个不情之请。”

    突然冒出这么句,中年人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情之请?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中年人在短暂愕然后便是恢复如初。

    身为体育馆目前实际掌权者,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必须依靠老徐。

    所以对于他的提议可能情况下,他绝对会尽量满足。

    当然,他也想看看这老徐会在现在这危机情况下提什么要求。

    这点很重要,毕竟,中年人不是说要一直重视他徐仁杰。

    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危机时刻没的办法,下面人都靠不住,队伍里也就老徐这个存在有利用价值。

    不过等到危机结束,一切回归正常,那老徐该如何用就另当别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