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二十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八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二十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八十)

    行走在黑暗环境本身就需要很大胆识,更何况是明知道有杀人魔情况下。

    老徐提着刀,独自一人小心前进。

    体育馆的廊道可是相当深幽。

    原本这样设计是为了疏导人流,但现在却是给丧尸极大躲藏隐匿空间。

    一点点小心挪移,老徐手电一直在前方来回探照。

    尽管半天没有寻获任何身影,但直觉告诉他绝对不可以大意。

    畜生一定不会仅仅只有口头一只。

    这不,走了没两步,老徐慕的感到头顶有温凉传来。

    他本能抬手抹去,完了凑到近前……血水,虽然不是特别清晰,但无疑那红颜的颜色已经足够说明它的身份。

    见得是血水,老徐心弦陡然一紧。

    随即落目脚下。

    果然在灯光射处,有些许幽暗影子。

    那是什么?不言而喻!

    老徐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极大错误。

    或许是在体育馆待的时间久了没有和外界接触,以至于他忘记了本该警觉的东西。

    攀爬者!

    毋庸置疑,脑顶上滴下血水的肯定是攀爬者。

    至于这血水是畜生身上的还是他撕咬幸存者身上的于老徐而言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忽略了一个极为重要问题。

    他的搜查解释朝前巡视。

    这是人的基本反映,遇到危险朝前看。

    可老徐忘记了丧尸之中那是存在进化适应形态攀爬者。

    而这个大意叫老徐陷入了极度危险之中。

    没有半天犹豫,意识到错误的老徐当下就是朝后退去。

    几乎是在他撤步同一时间,畜生从高点落下。

    当黑色身影坠落地面,老徐能清楚感受到脚底传出的异动。

    果然是攀爬者!

    来不及舒缓气息,老徐挺刀就愈杀上前去。

    对付这种进化型畜生可不能大意。

    这种畜生活动范围及光,一旦叫其上了天花板,老徐可就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了,只能坐以待毙,等着对方主动进攻。

    这在这种黑暗环境战斗是极为不利的,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必须趁着畜生刚刚落地还未调整过来给予其一击必杀,彻底了解它的性命。

    只可惜老徐想的很好,但老天爷却似乎是要给他凭添一点麻烦。

    这不老徐这厢刚愈前奔终结前方攀爬者,不曾想后方又是一阵急促悉索声传来。

    毫无疑问,肯定也是攀爬者。

    经过适才危机,老徐已经回过神,眼下能够杀进体育馆的只有攀爬者。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是,只有一种形态攀爬者,说明畜生进入数量不会太多,至少目前如此。

    坏事是,这种全地形畜生对付起来有一定难度。

    而眼下,他老徐一次面对两只更加是难上加难。

    显然是被适才畜生高点坠落搞出动静给吸引了过来,后方杀过攀爬者速度极快,没多大会儿功夫便是从楼栋转角探出头来。

    见得后方闪出的身影,老徐眉头蹙起。

    一前一后,两只攀爬者,这下老徐可真是陷入了极大困境。

    他就算能耐再大也没可能一次对付两只攀爬者。

    毕竟这地界是一条直道,老徐想要规避躲闪难度太大。

    老徐唯一解决危机可能就是先行解决一只,然后再全神应对另外威胁。

    可问题这种事儿说的容易做起来可就没那般简单的。

    论道比拼速度,老徐并不比攀爬者快多少。

    至少在眼下局面,老徐不认为自个儿这边能够抢在另一只攻击自己前干掉它们当中一只。

    马失前蹄,这大抵是老徐现在真实写照。

    真是因为自己疏忽造成了目前困境。

    由此更加可以说明一点,老徐几个星期没和外界接触尚且警惕性下降,更不消说馆内这些个普通百姓了。

    他们在对丧尸这件事儿上,根本就是被虐杀的份。

    应该怎么办?留给老徐的选择并没多少。

    既然横竖都是死,那死也得拉上个垫背的。

    抛弃那些自责等无关紧要想法。

    老徐轻吐口气息,他已经想清楚了,认准原定目标实施攻击。

    现在能帮体育馆搞定一只,也算是做了贡献。

    如果解决完一只,自己还有命活下来,那再行解决另外。

    不过不管怎样做,老徐知道自己想在此次绝境存活下来可能性近乎为零。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老徐内心想法。

    老天爷似乎并不想叫这个坚定果敢男人就这么死去。

    于是乎,叫人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了。

    老徐想要动手,后续杀到攀爬者也想动手。

    但畜生刚刚稳定身形还未来得及扑跃之际,斜刺里一个身影竟然扑了出来。

    老徐只觉眼前黑影闪过,下一秒畜生便是随着黑影撞击双双消失在了楼栋转角。

    什么情况!?

    突然偶发的状况叫的老徐有些回不过神。

    他很想赶过去看看事态发展,可身后脚步声叫老徐不得不调转目光。

    前方畜生动了。

    就在老徐注意力移转之际,这家伙也是完成了坠落后的调整。

    眼望着畜生凶悍扑来,老徐不敢硬抗,瞅准时机,闪身避开。

    就这么,一人一尸交错而过。

    近在咫尺距离,老徐甚至可以嗅到自丧尸闪身散放的尸体特有腥腐气味。

    避过畜生偷袭一击,老徐不做停留,他很清楚,畜生冲势很猛,想要发起下次进攻需要时间调整。

    而这个时间空挡就是他下手最好时机。

    什么叫反戈一击?这就是了。

    适才攀爬者主动跳动战端,这次该轮到老徐了。

    提刀纵身紧随其后。

    老徐跟着攀爬者惯性前冲身子杀了上去。

    待得畜生冲势减弱停下,老徐也是刚刚好杀到畜生跟前。

    没啥好说的,老徐高举钢刀,对准畜生后脑便是用力劈下。

    手起刀落间,一抹血剑喷溅到老徐面上。

    老徐用力将刀从畜生脑壳拔出,完了随意抬手在脸上抹了把,紧接目光望向前方。

    楼栋转角已然安静了下来,内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无疑是老徐时下最想知道情况。

    握紧刀,老徐朝转角靠了过去。

    刚到地方,他本能抬到向前劈砍。

    “当啷!”火花溅起,漆黑的楼栋内,两道寒光交错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