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熟悉的声音(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二十八章 熟悉的声音(二)

    见过不要脸的,但似陆瑞这般杀了人还能恬不知耻找各种理由歪解的畜生唐小权还当真是头一回见着。

    不过眼下的他更为担心的是胡晓东的安危,因为看此刻陆瑞面上扭曲的表情,唐小权知道对方是绝然不会因为打了两下,骂了两句便会轻易罢手的。

    而似是为了验证唐小权的这一想法,陆瑞几乎是在话闭的同时,猛地探出了右手,然后抓住胡晓东脑顶的头发,用力朝上一揪。

    好在胡晓东的发髻线并不长,否则就陆瑞这一下,不说把头皮揭破,单是那大力拉扯下产生的巨疼就足以叫人欲生欲死。

    不得不说,胡晓东当真是一个硬汉,如果换做旁人,在这般危势的胁迫下,怕是早就骇破了胆子。

    可你看他,非但没有表现出半点惧意,相反其面上的一对虎眸正因陆瑞“颠倒黑白,不知悔改”的说辞而愈显红通。

    也是被对方的怒瞪给弄的“着了脾气”,陆瑞抬手又是一掌扇在了胡晓东的脸上,继而有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看nmd看!信不信老子抽死你!”

    “啪啪啪!”掌风好似雨点般扇在胡晓东的两颊之上,不多时便是将之扇成了红色。

    只不过他这厢累的半死,但胡晓东却……

    “噗~”照例朝对方啐了口吐沫,红色的血水不偏不倚正好喷在了陆瑞的身上,胡晓东擎着抹嘲弄的眼神,冷冷笑道:“哼哼,你个畜生就tm这点能耐吗?你不是说要抽死老子吗?呵呵,怎么老子感觉就跟娘们挠痒痒一般舒坦啊?”

    淡漠的话语犹若一柄利刃般触动了陆瑞最为敏感的神经,他当即没有二话,又是飞起一脚踹在了胡晓东的腹上。

    “你md跟老子装b是吧!”摞了把头发,陆瑞稍事停顿,然后再次飞起一脚,只不过待得这脚落定,他没在停歇,而是接连又跩了数脚,直待胡晓东彻底垂下脑袋,方才罢手。

    或许是由于太过用力,陆瑞不可避免第出现了大气粗喘的现象,但当其瞧见胡晓东那颓然的姿势之后,其面上还是不可抑止的露出了丝难以掩饰的胜利喜悦。

    挥手示意两个手下将软倒在地的胡晓东给拉拽了起来,此刻的胡晓东整个人都处在极度痛苦的状态之中,因为连番受击,他的腹内好似撕裂般翻江倒海,丝丝殷虹的鲜血正顺着其干裂的唇角不断渗出。

    “怎么!我的胡哥!怂了?哑巴了?刚才不挺tm牛b的嘛!还说什么“挠的很舒服”,怎样?现在是不是彻底舒服了啊?”

    似乎是觉着这样嘲讽还不够过瘾,来了劲头的陆瑞再一次揪起了胡晓东的头发,继而将之拉到了自己的近前,异常嚣张的贴了上去,同时沉声威胁般道:“呐,你给我听好了,胡晓东,别tm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只要你跟我道个歉,并承认林老头和虎子他娘俩都tm该死,我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哦~不!是放这里所有人一条生路。否则……”

    “哼哼~”未及陆瑞把话说完,胡晓东很是艰难的扬起了脑袋,然后轻蔑的望了他一眼,继而毫不畏惧的淡淡道:“否,否则什么?你,你以为我和弟兄们会怕死吗?狗杂种,你,你,呼呼~你tm也给老子听好了,有种你就弄死老子,不然别跟老子再那bb!!”

    重创之下,胡晓东说话的语气都显不匀,但饶是如此,还是叫得占据主动的陆瑞感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意。

    陆瑞下意识的怔了一下,待得其从骇然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其心下的怒火更是不由自主的旺盛了几分。

    “你!你!你!”连到三个“你”字,通红着眼睛的陆瑞此刻就形如一头几日未食的饿狼,恨不能立刻把眼前的“胡晓东”给撕裂入肚。

    只不过他的这般狠劲,落在胡晓东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这对陆瑞的打击可想而知,要知道似陆瑞这样习惯了欺行霸市的人来说,其最不能容忍的事情,莫过于被人瞧不起。

    说白了,他们这种人虽然明面上看似凶狠恶毒,但事实上,在其内心深处,本质还是相当的偏执且脆弱。

    所以……

    “胡晓东!”再一次道出了这三个字,只不过这一次陆瑞的气势较之先前明显不同,准确来说是隐隐透着股杀气:“我tm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还是不说!”

    每个字都好似是从齿缝间迸射而出一般,毫无疑问,这次胡晓东若是再行妄言,那等待他的恐怕将是致命的攻击。

    对此,唐小权全然瞧在眼里,而且凭他对胡晓东的认知,后者是决然不会屈服的。

    怎么办?拼命的转动大脑想要救援同伴,可自身难保的他根本无从下手施援。

    而就在这关乎生死的紧要关头,胡晓东却是毫无畏惧的大笑了起来,他恍若是听到了什么“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般,而待得笑声停下,胡晓东突然面色一转,肃然的回道:

    “哼!说!?你想叫我认同你杀人的做法是吗?你想叫我为了活命认同你杀害林老,还有虎子他娘俩的事实是吗?成,你过来,我给你想要的答案!”

    面露狐疑之色,陆瑞明显不太相信胡晓东“顺从”的诚意,但碍于手下2双注目的眼睛,他还是硬着头皮的凑了上去,不过在此之前,他不忘提醒道:“好!识时务为俊杰,希望你能珍惜这次机会!别tm给我耍花样!”

    言罢,陆瑞终于是小心谨慎的靠了过去,而几乎是在他靠近的同时,早以准备就绪的胡晓东用力啐出了一口吐沫。

    是的!这就是胡晓东要给陆瑞最终答案!

    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禁止了,陆瑞着手抹了把耳际的粘液,然后送到近前望了一眼,当其眼眸瞟见见那满是鲜红的血渍的时候,其双瞳之间登时是爆出了两团炙热的火炎。

    “好好好!你md,给脸不要脸是吧!行!既然你tm这么想死,那老子就tm成全你!”

    说话间,陆瑞狠厉的揉捏了两下沾染唾液的右手,继而如同变戏法般腕间一抖,一柄刃尖锋利的甩刀赫然出现在其掌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