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二十四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八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二十四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八十四)

    “十,九,八……”

    说来就来,老徐那是一点不含糊。

    这个节骨眼不给王建设下猛药,等丧尸突入一切就真的完了。

    好家伙,老徐一通威胁那是根本不给王建设半点回旋余地啊。

    这老徐说的清楚,倒数十个数,开门则罢,不开门就用强的。

    这篮球馆门板质量能不能经得住老徐踹击先放一边,关键这踹击搞出动静那是会招惹丧尸的呀。

    王建设就算再怎么待在体育馆没出去,这活在末世人对丧尸听觉灵敏这档子事儿还是记忆非常深刻。

    而且,门开后,老徐还要拿他去中年人讲理。

    说是讲理,但明显老徐更在理。

    饶是他王建设坚持自己是为了馆里安全,可中年人那边会跟你讲这些?

    人家会在意这馆里人死活?

    显然这是不存在的。

    要是中年人在意的话,这个节骨眼就会直接派人下来了哪里轮得到徐仁杰给他在这边吆五喝六。

    “四,三……”

    王建设这边思量权衡之际,老徐那边倒数可是一点没停。

    这不眼瞅着倒数就要结束,王建设来不及去想其它,当下脱口:“唉老徐,别踢别踢,我这给你开,给你开门啊!”

    说着话,老徐便是听得内里锁开声。

    听得这个动静,老徐暗地也是轻吐了口气息。

    这王建设最后到底是开门了。

    这他要是真是脑子不开窍,死了心抗到底,老徐还真是没办法。

    毕竟,老徐不是王建设这些混球。

    为了个人利益可以不顾及其它。

    老徐非常清楚自己踹门会带来什么后果。

    到时候,不仅他和雷瞳,胡晓东三人性命堪忧,饶是篮球馆也会因此陷入危机。

    所以老徐适才威胁也仅仅是威胁,这是老徐没办法的办法。

    王建设若是坚持不开门,老徐最后还是不会真去踹门。

    “哎哟喂我的老徐啊,你看你这事儿闹的,干嘛非得……”

    “我找人,稽查管理队的在哪儿?”直接是推门进入,老徐压根不搭理王建设。

    这叫王建设很没面子。

    不过眼下他哪里还顾忌的了面子,老徐满脸染血,手中提刀,光是见他这般模样就已经足够震慑王建设了。

    “他,他们在下面。”已经无需老徐多说什么了。

    老徐就凭现在模样叫王建设干啥他绝对没二话。

    惜命之人都怕死,面对眼下老徐,王建设就是只老鼠。

    光柱移转,雷瞳在人群中扫过。

    他是认识那些个稽查管理队家伙的,很快,他便是顺着王建设手指方向发现了混迹人群的三人。

    周围群众也是听到了老徐吩咐,所以一大群人就跟躲瘟神样避离三个可怜蛋。

    是的,现在这三个稽查管理队家伙当真可怜。

    先不说之前被雷瞳,胡晓东当中教训惨样。

    就眼下众人避离场面……相信过去他们耀武扬威时一定想不到会有这种下场吧。

    目标锁定,老徐也不废话,大手一摆:“你们三个,给我过来!”

    三个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想装作不知推脱了事。

    可现实……

    “快点过来,别墨迹!!是不是还要我下去请你们啊!”见三个混球没动静,雷瞳上前一步压声招呼。

    好嘛,雷瞳的出现那是叫三货不进反推,齐齐朝后退了一步。

    很丢人的事,雷瞳与胡晓东的教训注定成为三人挥之不去的梦魇。

    不过也得亏胡晓东,雷瞳“帮助”,三货现在总算是能认清应该做什么。

    尽管心下非常不情愿,但三货还是老实上前。

    来到老徐跟前,三货怯生生问道:“找,找我们什么事儿?”

    老徐也不废话,直奔主题道:“我需要你们出去帮忙,和我去封堵球员通道大门。”

    “啊?”本能脱口惊异一嗓。

    三人的反应出奇一致。

    雷瞳眉头一蹙:“啊个屁啊,搞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

    做什么!?

    三人心理暗自骂咧。

    你妈的是个傻子吗?你说老子大惊小怪什么?

    叫哥几个去帮忙?这馆里这么多人非得找哥几个?

    哥几个他娘的跟你有仇?刚被你夺了家伙长脸了是吧,还非得再带人过来当众显摆下能耐?

    三货把雷瞳,老徐行为认作是显摆表现。

    当然最重要,老徐吩咐的那事……叫他们去球场通道堵门?

    开什么玩笑!!

    三货能耐不行,但不代表没脑子。

    这畜生从哪儿来的,妥妥是从球场通道冲进来的啊。

    这个节骨眼被叫去封堵球场入口,那袋被驴踢了,那不是找死嘛。

    面对这种事关生死的大事儿,三货顾不得许多,相继表面态度。

    “这个时候去球场通道太危险!凭我们几个干不来。”

    “现在待在球馆内才是正确的,一切等上面处理,我们不要乱来找麻烦!”

    “是是没错!队长吩咐过,我们的任务就是管好下面人。我们不能离开。”

    一句接着一句,说的头头是道,冠冕堂皇。

    三个家伙把中年人抬出来震场,不过不管他们怎么扯,都掩盖不了他们怕死不敢行动的窘样。

    “哼,不要乱找麻烦?管好下面人?队长命令?”眼眸扫过三货,雷瞳冷眼笑道:“你们三个可真有脸说啊!”

    “丧尸突进楼道时候,该你们上去阻拦,你们做了什么?啊!?不要给你们怕死找理由!作为爷们!?你还能不能要点脸!?”

    这三货不屁话还好,听他们这通解释脱口,雷瞳就有想要打人冲动。

    之前畜生一现行,楼下稽查管理队家伙就逃的逃,散的散。

    哪里会去管其他幸存者死活,更有甚者用有理家伙为自己开路,只为逃的更快。

    你说就他妈这种无耻行径,这帮混账还有脸说什么“服从命令”。

    “服从命令”这四个字从面前三人口中道出,简直就是对这个词莫大侮辱。

    面对雷瞳咄咄逼人眼神,三货心虚的避开目光。

    踟蹰几秒,当中有人竭力辩解:“不管怎样,这是队长命令,我们是按队长吩咐做的。我们现在要是跟你们走了,回头出了事儿,谁担责任?我们谁都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