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八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八十八)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

    就是不知道对方两个家伙生死如何。

    要真是死了,倒也是罪有应得。

    否则,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怎么样?”凑到胡晓东身边,老徐小声询问情况。

    摆摆手,胡晓东回道:“目前还正常,没见着有畜生从上面下来。”

    “行吧,咱们上去!”

    球场入口在三楼,正是中年人所在位置。

    按照常理由他那边组织人手封堵最为妥当。

    毕竟,老徐他们这边刚刚给二楼肃清干净。

    可有啥办法,中年人怕死,不想抽调身边防备力量,现在只能老徐带队上去。

    抬手打了个手势,老徐示意雷瞳跟进。

    完了,他与雷瞳一前一后贴着墙壁点点前进。

    前方距离他们已经仔细探查过,未有丧尸踪影。

    眼下唯一需要警惕的就是楼道口是否会有畜生突然杀进。

    刀提手中,老徐,雷瞳一千一后,双方相隔不到2米。

    这个距离既可以保证畜生突袭有足够反应时间。

    也方便彼此互助救援。

    一直向前,老徐缓步来到楼梯口头。

    到了口头,他俯身蹲下。

    无疑,这个位置是非常危险地方。

    攀爬者因为身体特质,他们具备攀爬能力。

    所以这种狭窄楼道恰恰是他们猎杀最佳地点。

    老徐是有经验之人,所以行动异常谨慎。

    躲在后方楼道转角三货,见前面老徐突然停下,并且委下身子,第一反应就是有丧尸来了。

    当下一个个身子发颤,双手发抖。

    胡晓东感觉到身边人的怪异,撇了瞅了眼,见三货紧张模样,轻声道了句:“别那么紧张,这还没事儿呢!”

    是啊,这还没事儿呢,等有事儿就迟了!

    三货眼下怕死的要命,哪里听得进胡晓东话语。

    三个人眼神灼灼盯着老徐。

    而当时人老徐则显得淡定许多。

    先行探出脑袋顺着楼道间空隙朝上观望。

    这是畜生最佳狩猎地点。

    他躲在这位置,只要有人上楼,它便能在暗处第一时间看到。

    不过很可惜,老徐想要在黑暗中探查对方念头因为视野原因告吹。

    楼栋内还是太黑了,老徐不得已只能是重新开启灯光。

    完了给后面雷瞳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提高警惕。

    这档子事儿不用老徐特别提醒,雷瞳也知道该怎么做。

    这老徐手电开启之际,便是意味着己方亮明了身份。

    手势打完,提醒完毕,老徐紧接便是冲楼栋上方提电照去。

    这强光光柱随着老徐手电抬起,登时犹若一道利箭横空射出。

    只是这光柱射袭一半,慕的截断。

    下一秒,一团黑影迅速下压。

    见状,老朽心旋不由一紧。

    毫无疑问,这团黑影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老徐继续下意识摸向腰际想去摸枪。

    这是习惯性举动。

    而此时这个节骨眼若是他身上有枪,利用楼梯缝隙狭窄结构,老徐有信心一枪给对方爆头解决。

    可惜手触腰际,空空如也,老徐什么都没摸到。

    而老徐没摸到,却是给了畜生攻击时间。

    黑影下行速度相当快,适才还在数米开外,转眼就到老徐近前。

    面对畜生下压之势,老徐不敢大意,赶紧是闪身避开。

    他这闪身避开瞬间,畜生便是紧随落定。

    说时迟,那时快,老徐这边动作雷瞳看的清楚。

    不用手,自己连长遇到麻烦了。

    所以在老徐表现出异样前,雷瞳便是挺身扑了上去。

    几乎就是前后脚功夫,黑影下落至地面,还未落定身子,雷瞳犹若出膛炮弹径直杀到近前。

    一个伏虎扑食,跃起的雷瞳右臂持刀瞅准地上攀爬者脑袋,完了手起刀落,一刀抡下。

    紧接拔起,再行落下。

    两刀了闭,再看畜生已经彻底没了气息。

    “连长,没事儿吧?”处理完畜生,雷瞳赶紧是凑到徐仁杰跟前小心关切。

    徐仁杰当下耸肩:“没事儿。”

    老徐是没事儿,但却把后面三货给吓的够呛。

    好家伙,黑影下落瞬间,他们那颗小心脏都扑腾到嗓子眼了。

    虽说畜生攻击目标不是他们三个是老徐。

    但他们三个现在可是在馆外,这老徐遭殃,后面他们三个也难逃干系。

    不过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就这看上去已经板上钉钉的惨剧最后竟然翻盘了。

    扯淡,这简直是太扯淡了。

    这后面跟着的莽汉遇到这种危险事情居然不跑,还傻愣愣上冲。

    对于雷瞳这种做法,在三货眼里显然是将其当成不可理喻怪物。

    反正搁着他们,遇到这般情况,绝对妥妥逃难。

    好在最终丧尸被解决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从惶恐中回过神的三傻叉,此刻也是觉着之前没有跟前面男人“较真”是多么理智举动。

    好家伙,若是跟着家伙找不在,那简直就是找死。

    攀爬者解决了,老徐重新将手电朝上方探照。

    这回光柱直通顶端,并未再被半程截断。

    这是合乎常理的,经过适才突发事件,若是真的还有丧尸,就刚才那般动静,他们也该现身了。

    确定完毕,老徐立刻是冲后打了个手势。

    胡晓东见状,明白危机解除,赶紧给身边三货吩咐句:“走!跟我过去。”

    过去?这不开玩笑嘛。

    你说三货要是没看到刚才那幕还好,现在看到了……还叫他们过去?

    “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是啊,情况不明,贸然过去不安全。”

    “没错,没错,我们在后面观察,万一有啥情况也好做个援手。”

    闻及此言,老徐扭转过头:“做援手?哼,怕死就说怕死,别整的那么好听!”

    给胡晓东这么直白点破,三货不由闪躲眼神。

    “别废话了,赶紧跟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胡晓东并不清楚球馆内发生的事儿。

    他更不清楚,这中年人手台赋予老徐的权利。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胡晓东本就不是稽查管理队的人。

    他之前当良民,是形势所迫。

    眼下丧尸都杀到眼前,眼瞅着体育馆都要完犊子了,现在还跟胡晓东谈什么良民,扯谈吧。

    危机时刻,危机处理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