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章 临危受命(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四十章 临危受命(十二)

    “这是定时器!?”旁人或者对这玩意陌生,但对雷瞳他们这些侦察兵,对这东西可就太熟悉不过了。

    他们行动制作诡雷,炸弹经常会用这玩意做引爆延迟装置。

    老徐点点头:“是,这是定时器。问题……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面!”

    手指音响,老徐目光渐渐凝重。

    老徐将雷瞳心下疑问道了出来。

    毫无疑问,任何一家音响公司,都没道理也没可能在自己影响力链接这样一个玩意。

    增加成本不说,还毫无意义。

    很显然,这是人为后期增加的。

    事情发展到这儿,有些事情似乎渐渐明朗了,但又显得越发复杂了。

    胡晓东蹙眉接茬:“如果这些是驻军有意做的,那么老徐,这场危机恐怕……”

    恐怕什么胡晓东没有明说,但他话里想要表达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体育馆钥匙是驻军拿走的,能对音响做出这样改动的显然也只有驻军具备这方面技术和材料。

    推断至此,答案呼之欲出,胡晓东不言明,只是在他心下觉着有些不可思议。

    胡晓东觉着不可思议,老徐,雷瞳更不消说了。

    这个节骨眼,不管他们多想将此事和驻军撇清,现实情况都很难叫他们这么做。

    “连长,看来这是还真是和这里驻军脱不开干系啊。”终于,雷瞳认清事实道出了这句:“只是我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目的,动机呢?”

    关于体育馆发生一些列事情目的动机,从一开始就是老徐等人百思不得其解地方。

    你说驻军真做这些,他们能得到什么?

    杀了这些馆内人员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他们要走,他们想走都没问题。

    体育馆这边人员不会也不可能阻拦。

    根本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这当中一定还有什么隐情或者己方被忽视东西。

    老徐这边思量着,雷瞳那边压低声音:“连长,这件事儿你看是不是要去给上面那家伙说道一下?叫他心理有个准备啊?”

    缓缓抬起头,老徐迎上雷瞳目光,细细思量下,现在去给中年人说己方发现,就等于是将对方朝反水边缘推进。

    这一直是老徐小心避讳地方。

    可看看眼下情况,他再这么避讳似乎没什么必要了。

    因为不管老徐心理如何排斥,摆在面前证据已经很明确表明,体育馆驻军有问题。

    就算不是驻军全部人有意做这些事儿,其内部也肯定在谋划什么。

    所以,还是有必要给中年人讲清楚的。

    毕竟,现在中年人还一门心思等着驻军带粮回来救援。

    可若是己方判断正确,这驻军恐怕是没可能回来了。

    与其这样藏着掖着,不如早点给中年人点名,好叫他心理有所准备,别到时候抓瞎。

    想明白这点,老徐也就没啥好犹豫的了。

    当下站起身,长吐口气,完罢将东西着拿在手,吩咐令道:“好,走,咱们过去给他说清楚。”

    就这么一行人从储藏室出来,完了径直是朝三楼中年人办公室行去。

    再次敲开中年人办公室,当老徐等人又一次出现之际,中年人明显感到有些意外。

    “唉,是老许啊,怎么?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将躺椅扶正。

    这中年人倒是挺自在。

    老徐这边刚刚给体育馆肃清丧尸稳定下来,他那边就在窝里悠哉睡下了。

    老徐瞥了眼从椅上扶正端坐中年人,眉头微微蹙起,直奔主题道:“我刚刚去储物室走了一趟。”

    “哦,这个事儿啊,怎么样,我叫下面去那边搬东西布防,他们偷懒了?”无疑,中年人误会了老徐意思。

    老徐径直解释:“我去储物室是对音响做了重新检查。”

    “啊?”不出意外惊异,中年人有些不确定道:“你说什么?你去储物室检查音响?那个不是已经被断了电吗?怎么还有问题?”

    不是很明白老徐意思。

    徐仁杰深提口气:“音响断电是没错,可是队长你有没有想过,这音响出现在那里面很蹊跷?”

    “具体点!”习惯性提问,中年人开始认真起来。

    “我们检查过,这储物室的音响其供电电**是新换的,理由嘛,若真如队长你说的,过去一年没出过内似状况,这电**没道理还有电。”

    “嗯,”点点头,中年人若有所思。

    “除了电**问题,我还检查了音响。”

    “又发现?”

    “是的。”

    说着话,老徐将手里东西搁到中年人桌案:“这是我在音响里找到的。”

    蹙眉扫了眼老徐搁在桌上东西,中年人扬脸看向老徐,质疑问道:“这是什么?”

    “定时器,有了他可以控制电器启动时间。相信队长也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这体育馆外集卡丧尸放出后没多久这馆内警报就想了。我就是觉着这点太巧合,所以特地回去检查,然后就在音响里找到了这个。很显然,这东西是后期有人特别加进音响的。而有了这个东西,只要设定好相关事件,倒计时结束完毕,便可以通电,从而达到启动音响播放警报目的。”

    一番话说完,中年人面上神采愈发严肃。

    他不是傻子,怎会听不出老徐这番话里蕴含深意。

    着手拿过定时器,中年人翻开过程,老徐旁边再次开口询问:“队长,有一个件事儿我需要你给我确认。”

    “什么事儿?”中年人停下手上动作,畜生问道。

    “这个东西!你在馆内见过吗?或者说,他有没有可能是咱么管呢你人能够搞到的。”

    这点很关键,如果说管理人有可能弄到这样装备,那就不排除馆内人制作。

    虽然老徐也觉着不太可能,毕竟钥匙在驻军手上,就算馆里人真有能耐弄到计时器,也没法进入储藏室捣鼓。

    “没有,我从来没见过这些,体育馆的话更没可能。你应该很清楚我们这边流程,但凡有外面人进到馆内,身上东西都必须上缴。即便是发放奖励物资,也是要由军部那边人员审核的。对于电子类武器类东西驻军方面管理很严,不可能流入馆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