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 临危受命(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 临危受命(十六)

    这三货显然是没料到楼下有人,所以走路途中嘴里骂骂咧咧。

    “娘的,叫咱三去下面守门,真不知道队长怎么想的。”

    “谁说不是呐,这黑漆马务的,叫咱下一楼也就算了,还叫咱去看守那入口大门,这不是拿咱命开玩笑嘛!”

    “狗日的,算起来都是那姓徐的王八蛋怂恿的。你瞅那家伙,就一二五仔还整的多能耐样!”

    “可不是咋的,杀了几个丧尸,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玩意了!”

    “哦,是吗?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玩意,你们几个就清楚了?”老徐的声音从楼栋传来。

    三个守卫先是一愣,随即互看一眼,紧接当间有人下意识问道:“你谁啊?”

    “我谁?骂了半天,我是谁你们都不清楚,那你们还骂的这么欢快,可真是难为你们了啊!”

    身影渐渐在黑暗中走出。

    三守卫手电移转,正好照道从转角走出老徐等人。

    心旋陡然紧绷,三守卫一时不知所措。

    雷瞳上前一步,铜铃大眼就此一瞪,“可以啊,背后娘的嚼舌根,还他妈说我们不就杀几个丧尸,咋地,看样子几位很能耐啊。没问题,看我们不过,这肃清丧尸的活儿交给你们!刚好我这边缺人手,几位既然这么能耐,老徐,咱现在就去给队长那边推荐下,这几位爷儿咱要了。回头杀丧尸,请几位给咱露露脸?”

    “哼,是啊,唉,刚还在说咱人手不够,现在好了,说曹操到曹操就到。哥几个,这么能能耐后面丧丧尸就拜托几位了。”胡晓东适时跟进。

    他这跟雷瞳一唱一喝说辞说的三守卫那是心惊肉跳啊。

    杀丧尸?开什么玩笑!

    对他们这种家伙,窝在体育馆那么久,别说杀丧尸,就连杀人他们都显困难。

    平日里他们也就敢人多拳打脚踢馆内普通人,真上战场,屁都不是。

    所以给雷瞳,胡晓东这番“赞美”登时是懵圈了。

    好家伙,真安排去杀丧尸?找死呢!

    对于胡晓东,雷瞳这种近乎戏虐调侃式的邀请,三守卫那是敢怒不敢言。

    这老徐被中年人认命相关行动负责任,稽查管理队人都知道。

    对方受中年人器重,稽查管理队人也同样看在眼里。

    他们现在也就是敢在背后絮叨两句老徐不是。

    真遇到眼下面对面场景,还是吃瘪。

    不过事关自个儿小命大事儿,守卫不敢造次:“呃……老徐,刚才的事儿……我们其实就是玩笑。我们这点能耐哪里能和你们比,要是没你们,这体育馆早就完蛋了,这点咱弟兄们都知道,也都记在心理。我们对你们那可是……”

    “我去你妈的!”

    “啪!啪!啪!”雷瞳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接连给三货抽了大嘴巴子。

    好家伙,这一下抽的三货那是头晕脑花,根本来不及反应。

    “行了雷子!”在后低沉吩咐句,老徐随即上前。

    目光所过处,三个手下颤巍巍不敢正视,生怕面前男人发飙。

    老徐默然问道:“你们下来做什么?”

    “哦,是,是这样,队,队长让我们去下面守着入口。”

    “嗯,下面入口是很重要地方,直接关系体育馆内安全,你们三个下去要给我留神盯好,千万别处差错!明白吗?”

    “明,明白!”

    只要不叫自己跟着去杀丧尸,去一楼做“门童”,三货现在没有任何异议。

    “行了,你们去吧。”抬手轻摆了摆,老徐示意三货离开。

    雷瞳不客气在后呵斥句:“盯好了,要是出了事儿,老子第一个灭了你们!”

    麻溜加速朝楼下跑去。

    好家伙,这雷瞳暴脾气算是叫三货领教了。

    望着对方落荒而逃模样,胡晓东拍拍雷瞳肩膀,淡笑说道:“呵呵,雷子,你看你把人给吓的,跑的比兔子还快。”

    雷瞳闻言撇撇嘴巴:“这种人就他娘的欠收拾。”

    “好了,我们走!”

    老徐等人一起上了三楼,完了他直接是奔队长休息室行去。

    到了休息室,老徐正要进入,却是被门口守卫拦住。

    老徐冷眸在两人身上扫过,沉声问道:“什么意思?”

    “队长他在游戏,任何人不得打扰。”

    “别和我废话,不清楚现在什么时候吗?给我让开!”老徐蹙眉厉喝。

    给他这一瞪,两个守卫心理发虚。

    不过中年人命令摆在那,两守卫还是有些底气。

    “老徐,我不管现在什么时候,队长说不让进就不让进,你别找不自在!!”

    “就是,队长命令你也想违抗,你知道后果吗?”

    “后果?”微眯起眼睛,老徐唇角撇出抹弧度:“你们跟我谈后果?等丧尸冲进来时候,它们会给你们讲后果吗?队长给我的命令是,确保馆内安全,现在我有重要事情找他商量,出了问题你们负的了责任吗?”

    拿队长做威胁,老徐也会啊。

    而且这轮到气势,两守卫加起来也不及老徐一半。

    这不给老徐这么一将,两守卫仅存那点底气立马是给扫除一空。

    “可是……”

    “别可是了!老子可没那么多功夫跟你俩废话!”

    说着话,老徐抬手拨开挡路守卫。

    他那蓄积而出的力道可想而知。

    两守卫根本毫无反抗之力便是被拨到一边。

    完罢,老徐不管不顾径自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谁啊?我不是说了任何人不得进来嘛,当我话是耳旁风吗?”中年人正躺在躺椅休息。

    今夜他一直没有休息,其本身有低血糖,熬了半宿,脑袋发疼。

    眼下又被人突然弄醒,自然很是不悦。

    不过老徐可不了解这点。

    当然,就算了解他也不会在乎。

    开什么玩笑,体育馆目前形势危急,作为指挥你还有心在这睡觉,简直开玩笑。

    “是我队长,我有急事和你商量,外面人拦我了,我考虑事关重大,所以就硬闯进来,还望你能理解,我这都是为了大局!!”

    最后大局儿子,老徐有意着重了音调。

    他就是要给中年人醒醒脑子。

    别以为馆内丧尸肃清了,入口通道封死了,就完事大吉,可以安然在里面过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