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临危受命(二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临危受命(二十二)

    王建设时下如意算盘打的精妙,可他就没想想过往对老徐态度。

    也没想过,他这么聪明盘算,人老徐就是傻子任你摆布?

    “下去说吧!”老徐大手一摆,吩咐一句。

    王建设麻溜上前做了个请势,那态度何等恭敬。

    老徐当然清楚这王建设此般做法含义。

    不过眼下他可没功夫享受这般高贵待遇。

    随着王建设下到看台底下,王建设来到人群中间,清清嗓子,沉声道:“这个大家互相传递下,把各自帐里还在休息的都给叫出来,这边稽查管理队老徐有事情要给大家宣布。速度点,配合下,快!”

    态度还算温和,这和王建设平日里骄横完全不同。

    没办法,此一时彼一时,目前局面,王建设清楚,装B装过了,真把下面民众惹毛,对他可没啥好处。

    王建设招呼一出,周围幸存者马上行动了起来。

    他们不清楚老徐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儿。

    不过现在外面发生丧尸入侵,大家伙心理紧张,焦虑,恐惧解释急切想要搞清情况。

    眼下有老徐这么个外面进来人,自然着急集合听后安排。

    “大家都动起来,动起来,互相叫下,快啊!”王建设尽职招呼。

    不大一会儿人群渐渐聚集。

    见得差不多了,王建设从人群撤出,来到老徐身边,示意道:“老徐啊,人齐了应该,你看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环顾四周,老徐点点头,完了跟王建设一起走进人群围聚的圆圈。

    在这圆圈内方便说话,也不易声音外泄。

    站定场地中心,老徐不废话,径直开口:“各位,今晚发生的事儿我知道叫大家受了不少惊吓。可能身边家人,朋友也有因为这件事罹难的。在这,我仅代表我及个人向遇难家属表示沉痛哀悼!”

    开场白相当有人情味。

    王建设在旁有些不太自在。

    他还是头一回见着稽查管理队的人这般和善。

    不止是他,底下众人同样如此。

    大家伙皆是不太习惯老徐这样稽查管理队人员亲切。

    甚至于有些人觉着老徐这葫芦里肯定还有其它药,所以着急想要知道后续他会说什么。

    俯首作秀完毕,老徐紧接继续:“大家现在肯定都在担心外面怎么样了,丧尸对馆内入侵程度如何。我这次过来,主要就是来给大家伙释疑说道这件事儿的。”

    看了眼老徐,王建设也是挺正身子竖耳聆听。

    这件事对他可是相当重要,直接关系他未来能否在体育馆安稳活命。

    “之前我们已经对体育馆各楼层丧尸进行了清理,然后对馆内各出入口进行了封堵加固。经过反复检查,我现在可以负责任告诉大家,馆内是安全的。”

    此言一出,底下幸存者很自然交头接耳起来。

    王建设悬着的心也是舒展开来。

    “太好了,丧尸被解决了。”

    “我们安全了,我们安全了啊。”

    ……

    幸存者欣喜实属正常,大难之后大家皆是受惊不轻。

    眼下获得老徐这般肯定回答,众人需要释放下压抑心底焦虑。

    不过随着那抹焦虑感释放完毕,新的问题便是浮上众人心头。

    “长官,那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有人在人群里抛出问题。

    老徐有些愣神。

    这被人叫长管实在是不太适应。

    即便在军队,老徐至多也就被叫连长,毕竟他这个级别距离首长称谓还差的太多。

    时下突然人群冒出句长管,实在有点违和。

    可是老徐觉着违和,下面幸存者却是觉着正常。

    他们在体育馆早就习惯了被稽查管理队人欺压,也早就习惯称呼对方为长官。

    这不,有人开了头,余下幸存者便是纷纷附和提问。

    “是啊长官,既然这丧尸都被清理干净,场馆也安全了,可以放咱出去了吧?”

    “对对,长官,老是被关在这地方,咱心里没底啊,你说咱什么时候能出去?”

    ……

    一句接着一句,很显然,这还是人的焦虑心里在作祟。

    说白了,下面人不是很相信老徐说的话。

    也难怪,在这些幸存者眼里,他们过往过的日子委实是太过安逸了。

    所以当丧尸来临时,他们根本不相信老徐或者说稽查管理队这帮垃圾有能力肃清外面丧尸。

    这不能怨幸存者瞧不上稽查管理队人员,实在是他们所作所为没法给民众信心。

    旁的不说,看看之前丧尸入侵馆内他们举动?

    理应由他出面应战护卫幸存者逃脱,他们可好,跑的比幸存者还快。

    你说就这样队伍你能指望他们什么?

    你叫馆内幸存者如何相信老徐他们能够解决肃清幸存者?

    对于民众质疑老徐心理早有预料。

    他这次就为过来释疑,所以……

    “好了好了,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啊。有什么问题,老徐会给你们解答的。都不要吵了,不要吵了!”

    不用老徐出面,王建设很自觉维持秩序。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

    出去跟丧尸拼命,他不敢也没那胆量。

    但给老徐平息场上混乱,给他营造良好说话环境还是他力所能及范围内的。

    还是照旧压着性子耐心劝导。

    搁着过往脾气,就下面人这种态度,王建设早就发飙了。

    可眼下他不敢造次,正所谓法不责众,对付一两个刁民,他尚且可以发发火摆平。

    但几十号人同时暴动……王建设可就没那个胆量了。

    经过王建设“苦口婆心”一番劝阻,场上聒噪情势渐渐稳定。

    完罢,王建设扭脸望向老徐,他也不确定老徐是否有解释要对场上人说。

    毕竟这茬事涉及稽查管理队颜面问题,同时也事关整个局势。

    王建设也没法百分百确认老徐说为外面丧尸已经肃清,馆内已经安定说辞,但几十号人问题摆在这儿,老徐若是现在不给个具体解释,他走后,难保馆内人不闹事啊。

    整个篮球馆就他一个主事人,王建设可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平息几十人怒火。

    所以,他踌躇了几秒,最终还是开口询问:“那个老徐啊,你看这……是不是要解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