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 临危受命(二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 临危受命(二十四)

    通俗易懂的说辞,老徐的比喻非常容易理解。

    老徐就是要让馆内幸存者明白,稽查管理队和他们一样,都被困在这牢笼里。

    没谁能够逃的出去。

    “各位,老徐说的没错,这丧尸不分你我,是肉就吃。所以大家伙不要乱想了。咱们要相信稽查管理队,相信老徐话!”

    终于是逮到个合适机会,王建设赶紧见缝插针言语一句。

    说完他移目望了老徐一眼。

    老徐肯定点点头,必须承认王建设这句话说的还是挺洽和实际的。

    对此,老徐趁势续接道:“是!王馆长把我想说的已经说了。我给大家讲这些,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在对稽查管理队有质疑和猜忌。你们也知道,我这刚来体育馆没多久,加入稽查管理队时间也不长。对稽查管理队过去所作所为不是很了解,但是也听王馆长说过一些。”

    “我知道稽查管理队在过去执法过程中可能存在这样那样不合理地方,甚至过激举动,在这,我向大家致歉。”

    “不是,老徐……”王建设那叫一个郁闷啊。

    他啥时候给老徐说过稽查管理队不是了?

    尽管也知道老徐说这些是为了实际需要。

    但把他点出来,不是要他难看嘛。

    身为馆内管理一番,自己平日里想要巴结稽查管理队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在背后嚼舌根?

    这档子事儿若是传出去,他还怎么在场馆混?

    别说混,回头这好容易弄来的馆长职务怕是都给掳了。

    王建设本能就愈解释,可这个节骨眼老徐会给他插嘴打断机会吗?

    显然不可能!

    把手一抬,老徐蛮横示意王建设闭嘴,然后自顾自继续道:“我知道,眼下凭我一句歉意不足以挽回稽查管理队在各位心中声誉。但……现在我被火线委任掌管馆内安全事务,所以我在这里向各位保证,我会修整稽查管理队过往执法过程过激行为,不当举动,督促他们按章办事。这点大家都可以监督,如果说再有稽查管理队队员执法过当,你们可以像我报告,我绝对不会姑息,一定严惩!”

    台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色都擎着不确定。

    这不奇怪,诚如老徐说的,改变素来不是容易事儿,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稽查管理队平日做派实在太过恶劣,这种恶劣绝非老徐靠一句保证能够扭转。

    但这是眼下他所能做出最大限度处置。

    “当然,凡事都是相互的。在我约束稽查管理队执法行为同时,也希望大家能够配合稽查管理队行动。我不希望有人在这个非常时期作乱。还是那句话,如果发现有人不服从指挥,我同样不会手软!!”

    “体育馆发生这样突发事情是谁都没料到的。但如何克服度过危机却是我们可以做到的。想要做到,首先咱们就得坦诚相待,互助互爱。只有咱们团结起来,才可以对抗危机,才能够活下去。”

    “我在这里宣布几点。第一,为了确保安全,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对各场馆实施彻底封禁。”

    此番条例一处,台下又是喧闹起来。

    老徐双手下压:“大家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这么做,是为了最大限度减少馆内音源,也是为了防止万一丧尸入侵,大家有安全地方躲避,不至混乱逃窜增加死亡概率。”

    “要做到这点,就必须给大家分开。这样做尽管会叫大家生活有些压抑,但从大局是为了各位生命安全着想,希望大家配合。至于大家说的何时开放,让大家出来,那就得看时局变化了。总之我保证只要条件合适,我会立刻放大家出来活动!”

    “第二,在馆内期间,大家务必保持安静,不要弄出过激声响。大家应该都清楚丧尸对声音是非常敏感的,我们若是搞出太大动静,他们很可能寻声过来,并透过玻璃展开攻击。我想大家也不希望自己住处进来丧尸吧!”

    有点威胁意思,但适当威胁能更好叫众人搞清局势。

    老徐说这些也是为了叫众人接受他的吩咐。

    “第三,大家要严格按照稽查管理队下达任务行事,这个节骨眼信任是必须的,我们稽查管理队会尽最大努力维持场馆内安全。但要做到这点,单靠我们稽查管理队是不行的,还需要各位配合。”

    “基本我要说的就这三点,还望大家能够接受配合。”

    “呃……老徐说的大家都听清楚了吧?我总结一下,就两个字团结。这个不管过去和稽查管理队兄弟有什么误会,那都是过去时了,现在老徐带队,他会处理好相关问题。作为他的老伙计,好兄弟,我相信他的能力,也相信他可以安排好一切。我更相信咱们篮球馆老少爷们都会按照老徐说的做,配合他们行动。我们现在配合他们,就是再为咱们自己出力。”

    巴拉巴拉,这王建设确实是会见缝插针。

    他这番话说道的一方面是为了拍老徐马屁;另一方面也是要在众人面前表明自己身份。

    好家伙,那一口一个老伙计,老兄弟叫的,不知道还以为他跟老徐有多熟呢。

    最后,王建设说这些更多是为了给自己洗清身份。

    之前老徐拿他做例子,说什么从其口中了解了稽查管理队不堪事情。

    对此,王建设有苦难言。

    很显然,他不可能说道这些屁话。

    现在老徐拿他做例子,简直在拿他命运前途开玩笑。

    这种事儿,适才老徐说话档口,他被老徐打断,不好解释。

    眼下老徐话闭,他可不能不言语些什么。

    老徐倒是不在意王建设怎么说。

    反正他该说的都说了。

    时间紧迫,他从人群中走出,并把王建设叫道一边:“老王,馆内一应事物就交给你了,你是馆长,刚我说的几点,想来你也都记下了吧。我就一个要求,给我稳定好馆内人员情绪,有问题吗?”

    “没问题啊!呵呵老徐你就把心搁肚里吧,你说的我都记下了,大家都是自己人,这种事儿不用你交待我也知道怎么做。放心,别的场馆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这边保证不给你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