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六章 临危受命(二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五十六章 临危受命(二十八)

    讨论不出意外还是无疾而终。

    大概到了凌晨时分,老徐等人一宿没睡。

    这晚上是最危险时候,也是最容易出乱子时候。

    尤其是这第一夜,丧尸的出现叫馆内上下心绪不稳,老徐,胡晓东,雷瞳三人分散三层,确保相关工作顺利开展。

    遇到紧急特殊情况也好第一时间解决,以避免事态恶化扩展。

    到了早上六点样子,老徐已经累的相当不堪。

    要知道这两日他可是几乎连抽转,杀丧尸,协调工作,稳定民众情绪,上上下下,大小事物基本都是他牵头处理。

    说他是整个体育馆最忙碌人那是一点不为过。

    可他到底是凡人,在这般紧张态势下透支工作,对其精力体力消耗可想而知。

    雷瞳从楼下取来矿泉水给老徐递过。

    望着矿泉水,老徐想了想还是没有扭开盖子。

    这体育馆被丧尸围堵,相关资源都很紧缺宝贵,能省一点是一点。

    雷瞳见老徐没有动弹,知道对方心理在想什么,当下开口:“连长,你折腾一天了,喝点吧。”

    摆摆手,老徐轻声回了句:“我不渴!”

    完了目光落在面前搬着桌椅上移稽查管理队手下,出声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哦,队长下的命令,要我们在四楼构筑防御工事!”

    “哼,那家伙还真是悠闲。一晚上啥事儿不干,大早就安排人给他巩固阵线,他这是打算去四楼了啊!”雷瞳没好气揶揄句。

    老徐没有答话,他将手里矿泉水塞到雷瞳怀里,然后丢下句:“我去他那问问情况!”

    “唉,老徐,水,你多少喝点啊!”

    来到队长办公室,中年人此刻还在里面休息。

    由于昨夜给了特批,老徐进入办公室倒是很顺畅,没有再受到阻拦。

    推门进入后,中年人还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听得有人进来,这才不情愿睁眼抬头瞄了眼。

    见来人是老徐,慢悠悠起身问了句:“哦,是老徐啊,昨夜情况怎么样?现在馆内还稳定吗?”

    “还算稳定。”

    “下面那些人没闹事吧?”

    “没有!我专门去各场馆说明了情况,目前大家情绪还算稳定。”

    “嗯!很好!你做的不错,没辜负我的期望。辛苦了!”

    说了一通毫无营养的废话。

    老徐对中年人这些没意义赞赏不敢任何兴趣。

    他来只想搞清两件事。

    “队长,我刚看外面队员都在朝四楼挪东西,听说是你下的命令,准备在四楼构建防御工事?”

    “哦,是的,是我下的命令。这粮食物资都在四楼,为了确保安全,必须加强四楼防御。另外,等工事加固完毕,我会亲自到四楼督战,以确保物资安全!”

    中年人话说的漂亮。

    的确,这屋子确实很重要。

    他关系整个场馆几百口子安全。

    他上去也无可厚非。

    只是在老徐看来,中年人此般决定怕是没他说的这么动听。

    中年人上去想来就是两点。

    其一,他怕死!

    无疑,他昨夜落定三楼那是没办法。

    当时,丧尸突袭来的突然,他本人正和老徐等人在三楼处理音源相关。

    要知道平日里他是一直待在三楼,毕竟三楼各项生活设施齐全。

    但昨夜中年人不确定楼栋局势,所以只能勉强在三楼过夜。

    为此,他可是在躺椅上憋屈了一宿。

    这熬一宿还凑活,可要是一直这么熬下去,他身子骨可承受不了。

    眼下经过一宿下面人折腾,已经可以确定馆内是安全的。

    既是如此,他便着手叫人去四楼驻防。

    至于其二嘛,自然就是物资啦。

    这物资是生存关键。

    昨夜若不是老徐提醒,中年人还真是会忽略这点。

    不过听了老徐话,中年人立马意识到物资的重要。

    特别是老朽提到关于馆内人员可能暴动的事儿。

    人饿级了,的确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做。

    中年人必须预防下面人暴动抢粮。

    所以,去四楼也算是形势所迫。

    别的事儿他都可以交给别人做,但唯独这档子事儿他不能放权。

    没有物资,他就失去了控制他人依仗。

    所以不论中年人此般话语说的多么动听,多么冠冕堂皇,在老徐眼里,这些都屁话。

    不过对方决定的事儿,老徐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总不能指着对方鼻子点明此点。

    他可没那么傻缺的,当下话锋一转,提出第二个问题:“队长,昨晚你说要安排人统计物资数目,不知道是否有结果了?”

    闻及此言,中年人望了老徐一眼。

    他没有着急回答,只是盯着老徐看。

    老徐也不避让,他清楚中年人这是对他总对此问执着心存质疑。

    对峙了几秒,中年人收回目光,完了悠然回道:“这么重要的事儿我怎会忘记。放心吧,昨晚你走后我就叫专人去统计了。”

    “那数目出来了吗?我们得赶快按照这个数字进行粮食分配。”

    “不要着急,数目没那么快能统计好,我的人正在加紧统计。”

    “还没统计好?”要不是中年人身份摆在那儿,老徐真的是要骂娘了。

    整整一宿啊,统计什么统计不完?

    老徐就不相信这地界还能有多少吃喝物资,否则这么长时间都没弄出个结果。

    不用说,多半是下面人没有认真去做。

    亦或是……中年人压根就没叫人去统计。

    不是没这种可能。

    物资这样紧缺东西,平日里稽查管理队就一直克扣。

    看看馆内幸存者每天吃的都是什么,稀水!!

    你说过去都这样安排,紧要时候你还指望中年人能做什么?

    老徐不想妄自揣测中年人心思,可这货平日里做的恶心事儿摆在那。

    老徐不得不这么想。

    听了老徐本能脱口话语,中年人眉头微微蹙起。

    很显然,老徐这般质问叫他很不舒服。

    “老徐啊,我和你说过,物资的事我会找人处理。你的任务是给我维护馆内秩序。你自己昨天也说了,这件事非常重要。所以不要分心,全力做好你该做的。至于其它,我来处理,明白吗?”

    中年人此言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说白了就是提醒老徐不要触碰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