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七章 临危受命(二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五十七章 临危受命(二十九)

    “你说的没错队长,我是说过现在这个节骨眼物资重要,但是我还说过,时下最容易引发骚动就是吃喝问题。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我们不叫下面幸存者吃饱肚子,他们怕是不会叫你安心吧。”

    “哼,你这意思……难道我还怕了他们不成?”中年人皮笑肉不笑。

    但是身上散放气势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搁着稽查管理队那些喽啰见着中年人这般模样肯定不敢继续造次。

    但老徐……他可不会理会中年人甩脸子,当下跟进道:“队长,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人在饿肚子时候那是什么事儿都敢做的。”

    “哼,狗急了还跳墙,你是想告诉我这个对吧。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记下了。放心,我是体育馆一把手,这体育馆在我手上已经一年时间了。我很清楚怎么对付下面人。你要做的是处理好我交给你任务。稳定好馆内人员情绪,确保外面丧尸不会突入进来。其它事儿你不要操心,我会派专人处理。你只要做好这些,将来少不了你的好处。但要是出了问题……对不起,我这个人奖罚是很分明的。”

    中年人这席话已经算是最后警告。

    他还是头一回点明奖惩事情。

    老徐不傻,自然明白中年人的暗示。

    自己若是继续纠结这个问题,恐怕不会有好果子吃。

    “行吧,队长,我明白你意思了。那粮食的事儿还请你多费心,这件事……”

    “好了,你出去把,我这边还有些私人事情需要处理。”抬手摆了两下,中年人下了逐客令。

    对此,老徐没的办法,只能是深提口气无奈点头,退出了屋子。

    除了中年人房间,老徐眉头紧锁。

    心道是,都这个时候了,这货居然还有心思去顾忌权势!

    回头等下面人真的反了,我看你怎么办!!

    老徐有些郁闷回道楼道口,雷瞳一直在这边候着。

    见老徐过来,马上凑上询问:“怎么样连长,要问的事儿都问了吗?”

    “嗯。”

    明显感到徐仁杰情绪不对,雷瞳当下蹙眉:“连长,是谈的不顺畅?”

    “我去问物资统计状况,他告诉我还没统计好。”

    “什么!?还没统计好?一晚上功夫还统计不出来数字?我看这帮家伙都是傻叉吧!!”雷瞳不客气骂咧。

    老徐冷哼一声:“走,上去看看!”

    中年人那边怎么说是他的事儿,老徐这边可不能真的按他说的不管不顾。

    开玩笑,这物资事儿可不是儿戏。

    中年人既然不尽心,那自己就帮帮场子。

    “好,连长,我跟你一道!”

    雷瞳可不会错过这样场合。

    他知道,有些情况老徐不方便出手,他得在旁应付。

    对付稽查管理队这些崽子,光靠说是不行的,必须采取一些过激手段,才能叫他们加深印象。

    两个人相继上到四楼。

    此时的四楼,稽查管理队的人正在利用杂物设置障碍。

    这也是他们目前唯一能做的防御措施。

    老徐没去理会这些,他随手揪过一个队员,开口问道:“物资储藏室在什么地方?”

    被揪家伙本来还愈发火,但见是老徐赶紧把到嘴狠话收了回去。

    完了讪笑回道:“老徐啊,那个,物资储藏室在里面,要我带你去吗?”

    “不用了!”得知方向的老徐松开抓拿对方手掌,完了快步向前。

    最后在靠近廊道内里停了下来。

    “就这了应该连长。”雷瞳指指面前屋子。

    了罢,提步就愈上前推门。

    可是老徐慕的探手将之拉住。

    雷瞳不解扭转过头。

    这时就听内里声音传出。

    “娘的,统计这玩意真尼玛熬人!”

    “谁说不是,这队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要统计这些做什么。统计也不会增加啥的,回头咱直接发不就结了。”

    “哼,听说是那个老徐吩咐的!”

    “又是他?妈的这货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是不知道,听下面兄弟说,这货昨晚可是嚣张啊!杀了几波丧尸,被队长提拔重用他就不知道怎么走道了。早上还把人给召集训斥,听讲还整了什么规矩。”

    “哎哟,还正规矩?那话咋说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他这就是没事儿憋得。真以为队长把他当根葱,还真是有够幼稚的。队长这明显就是拿他当枪使。等事态平息后,他要是还能被重用我把名字倒过来写。”

    “哈哈,那是那是,这种白痴现在就让他可劲嘚瑟,回头等下来了,看弟兄们怎么整他。”

    屋里人一句接着一句说的快乐,熟不知自己这边说道悄悄话一句不落全部是被老徐雷瞳听在耳里。

    雷瞳当下就要踹门发飙。

    老徐照旧抬手将之拦住,完了冲对方递了个眼色,摇摇头示意他冷静。

    制止玩雷瞳冲动后,老徐这才抬手轻扣房门。

    “咚!咚!咚!”

    “谁啊!?”内里不耐烦冒出句,由此足可见屋里人脾气暴虐。

    老徐没有回话,扭动把手,将门推开。

    然后踱步走进:“我!”

    双双扭脸,两个在房内嚼舌根手下在看清来人面目后,皆是不由露出愕然之色。

    互看一眼,其中一人不确定笑道:“哦,是老徐啊。”

    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声,不过说话之人略显颤抖声音还是暴露了他的心虚。

    “你怎么跑来了老徐,你不是在楼下维持馆内秩序吗?”

    “怎么?我们不能来吗?”雷瞳一直憋着火气,当下开口反问。

    被雷瞳这一冲,两个手下也是有点来气。

    他俩一直是守在中年人那边,所以还未领教雷瞳“风采”。

    不过虽说没有领教,但却也是听其他稽查管理队队员提过这个煞神。

    但这人就是这样,没有亲身经历过,永远不会明白这当间厉害关系。

    这不,在两手下看来,这雷瞳也就块头大点,没啥好怕的。

    再说了,中年人给下的命令是,老徐掌管体育馆安全事务,有权指挥他们的是老徐,跟着五大三粗的莽汉没有关系。

    他们可不相信雷瞳敢在这储藏室重地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