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九章 临危受命(三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五十九章 临危受命(三十一)

    眼眸扭转,老徐落目俩货身上。

    被老徐这么一盯看,俩货心理发虚眼神躲闪。

    老徐这算是客气了,他客气,旁边雷瞳可没那么好说话。

    “啪!”空中巴掌声陡然炸响,雷瞳不管三七二十一逮到机会便是上手教训。

    两个手下,无一幸免,全都结结实实给雷瞳扇了个瓷实。

    中招手下敢怒不敢言。

    雷瞳教训了罢,不客气斥道:“妈的!屁大点事弄了一晚没搞定还他妈有脸在这BB,我看你们就是欠收拾!!”

    作势,雷瞳又要上手,老徐在旁轻声喝道:“行了,雷子!”

    “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我这次过来没别的目的就是想给两位提个醒。队长把这么重要任务交给你们是出于信任。我希望你们明白,这信任做的好会成为你们以后晋升资本,但反之,若是做不好,或者借着这个机会私下搞小动作……哼,我保证你们会死的很惨!”

    “老,老徐,你,你看你这说的哪儿的话,你们怎么会打这些物资主意?你就是给我们个胆,我们也不敢啊!”

    “啪!啪!”又是两巴掌扇出。

    雷瞳低沉嗓音:“轮到你们说话了吗?老徐说的你们就给老子好好听着!!自己什么人心理没点B数吗?还不敢?你说就你们这帮混球还有什么是你们不敢做的?啊!?”

    面对雷瞳凶神恶煞口吻,俩货不敢应答。

    老徐紧接说道:“这些物资事关整个体育馆生存大计,你们不统计好,这分配就没法按需调整。回头下面民众吃不饱闹起来……你们觉着队长会把谁丢出去做交代?”

    有时候暴力不是唯一途径。

    老徐需要俩货从心里明白,此事不做好他们就没好日子过。

    顾自相望一眼,俩货皆是明白了这件事的严肃。

    “老,老徐,我,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我们会加快速度统计的。”

    “是,是啊,我们会加快的!”

    “我需要的是行动和结果,你们用不着跟我保证,你们只要记得这事是队长委派你们做的!你们得对队长负责!你们若是做不好,回头自然有人会处罚你们!记住,人饿极了那是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不要为了一点小利把自己命搭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苦口婆心好心规劝。

    老徐这番话说的很有水平,顺理成章把相关厉害关系给俩货说道清楚了。

    俩货听罢顾自吞咽口吐沫。

    两双眼珠都不自主打转。

    很显然,他们都在思量老徐告诫话语。

    “好了该说的我也都说了,至于后面该如何做……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们走雷子!”

    丢下这句话,老徐便是转身离开。

    雷瞳怒眸在俩货身上扫过:“脑子清爽点!别一天到晚糊里糊涂,好好想想老徐跟你们说的!”

    抬手作势又摆出打人架势,俩货见老徐起身本能侧身躲闪。

    望着俩货胆怯畏惧模样,雷瞳不屑冷哼一声。

    他最终没有落手,他就是吓吓俩货罢了。

    只不过俩货反应着实看的他恼火。

    你说就二人这种胆识,真要是体育馆被破,丧尸冲进能指望他们什么!?

    二对一,就算明知实力有差距,你他娘的有两个最起码也该联手反击啊。

    可对方二人就那么在地上萎着甘愿被打都不愿反击。

    由此也足可见稽查管理队这帮货色能耐。

    接触至今,雷瞳在这队里没遇见一个敢跟他叫板的。

    每个都是嘴炮打的欢,可真到硬刚动手时候,一个个都蔫了。

    “连长,那俩货靠的住吗?指望他们统计?你真放心?”出了门,雷瞳追上老徐提出质疑。

    在他看来,屋里两个家伙根本不堪重用。

    这物资事宜可不是寻常事情,大家都清楚这些物资事关整个体育馆上下吃喝及安定。

    这事儿必须交给有责任心人去做,给屋里两个……

    轻吐口气,老徐扭脸看向雷瞳,继而颇有些无奈道:“我自然是不放心交给他们。”

    “那咱还……”

    摇摇头,老徐打断雷瞳话语:“雷子,别忘了,在这,真正话事人是那位。他的话我们还是要遵守的,明白吗?”

    “明白!大局为重嘛~”雷瞳当然明白老徐话里意思。

    现在这个节骨眼,安定永远是摆守卫的。

    而要做到这点,你就不能忽略中年人存在。

    尽管对方现在把实权下放给徐仁杰,并要求他处理维系馆内秩序。

    但实际,老徐权限再大也得顾忌中年人。

    凡事不能越界,老徐之前说的清楚,中年人命令他不得触碰储藏室里事宜。

    这件事本身就是暗示对老徐不信任,有忌惮。

    所以,此刻己方若是过分干预物资事宜很容易叫中年人心生疑虑。

    叫他本就存在顾虑更加加深。

    “行了,这事儿就先这样吧。不能越界,但我们可以每天过来查探看看情况。要是发现问题再去反馈。”

    “唉,也只能这样了。”雷瞳郁闷。

    和不做实事人合作就是憋屈。

    老徐再次轻吐了口气,不管怎样,这局面暂时算是稳定了下来。

    不管是城防,人员安抚,还是物资储备,相关安排都基本落实到位。

    至于接下来就看己方造化了。

    老徐只希望己方之前怀疑都不会成真,这体育馆内发生种种异状都是个别坏心思家伙做的,驻军最终会顺利归来。

    因为只有这样己方才有可能肃清此地丧尸。

    否则不论他体育馆内规划管理多好……结果怕是都不容乐观。

    找到胡晓东,对方也是刚刚巡察完毕。

    确定一切安好,老徐等人找了个地方休息下。

    这折腾一宿对他们三个实在消耗太大。

    眼下只要馆内稽查管理队队员能按照交待规矩行事,那基本馆内不会出太大问题。

    只可惜这年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稽查管理队这帮崽子早就习惯了高高在上感觉,现在老徐叫他们摆正态度,好好跟馆内幸存者相处。

    对方遇到问题询问时要耐心解答,这种事儿,你叫这帮崽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接受?

    之前应了老徐,那是碍于雷瞳拳头暴行震慑。

    这他俩不在,这帮崽子很快便是好了伤疤忘了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