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章 临危受命(三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六十章 临危受命(三十二)

    在三楼入口这边,老徐,雷瞳,胡晓东三人就地盘坐。

    这个节骨眼,指望好好休息是没啥可能的。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啥突发状况。

    当然最根本还是眼下情势迫使队员没法安心睡去。

    老徐等人可不似稽查管理队这般废物,他们心大,根本不存在什么睡着睡不着问题。

    在他们眼里,体育馆内现在很安全。

    入口被堵就意味着办事大吉。

    所以在度过昨夜惊魂一刻后,一切又重新恢复正常。

    至于馆内被封锁……这本身就是他们日常生活常态,过去他们也是待在馆内不怎么出去。

    对他们来说,这些早就习以为常了。

    现在能偷懒那就偷懒,什么值守任务那都是屁话。

    过往日子该怎样清闲,他们现在依然如故。

    老徐他们不是神,没可能兼顾方方面面。

    他们能做的也就是摆事实,讲道理。

    最大限度再实战些手段杀鸡儆猴。

    可你指望靠着这些改变这帮混球态度,那就真的想多了。

    这不,就在老徐,雷瞳等人休息没半个小时,就隐隐听得楼下有争闹声。

    睁开眼,老徐敏感察觉了楼下移动。

    刚刚站起身,旁边雷瞳,胡晓东也是相继动作。

    “下面有情况!”胡晓东十分勒定来了句。

    雷瞳抬手捋了把脸颊,冷笑道:“这帮狗日的兔崽子,还真一刻不叫人消停啊!”

    “走!下去看看这帮家伙又做什么了!!”老徐肃然面庞吩咐句。

    当下与雷瞳,胡晓东一起,快步朝楼下行去。

    刚到楼道转角便是听到人声传来。

    “你妈的,就他娘的你事多,老子叫你闭嘴听到没!?”

    “凭什么叫我闭嘴!?你们那个老徐说了,有什么问题可以像你们稽查管理队询问!”

    “询问?你他们算个屁啊!?还敢向我们询问?老子看你是活腻歪了吧!找死啊?”

    “你,你们怎么这样?老徐承诺过的,他说……”

    “啪!”清脆巴掌声在楼道炸响。

    “老徐承诺过的?老徐承诺过关老子屁事?妈的,别给老子在这儿拿鸡毛当令箭!老徐?老徐他算个屁!他说的话……哼!!我看你这小子就是皮痒了找打!!兄弟们,上,好好给这小子教育一下,叫他知道这体育馆到底谁说了算!”

    “你,你们……”

    说着话,2楼一众稽查管理队队员就要上前圈踢动手。

    这时雷瞳猛的从楼道冲出:“我他妈看谁敢动手!!”

    一声厉喝吓了众队员一跳。

    很显然,他们谁都没想到雷瞳会在这个时候跑来。

    那些个本来还准备上手发泄火气稽查管理队队员本能呆愣当场。

    当扭脸看见雷瞳这煞神出现近前时,一个个登时蔫了。

    “他,他怎么来了!?”

    “不是说在上面睡觉吗?”

    “妈的,这回完蛋了!”

    嘀嘀咕咕,交头接耳,几个稽查管理队手下心旋紧绷,他们意识到情势不妙。

    老徐探手拦下雷瞳,继而缓步上前。

    “这是怎么回事儿?”

    落目在场上,老徐淡漠问道。

    “他们……”

    “这小子在馆内生事,我们正在依法对他处置!!”恶人先告状,稽查管理队队员强行打断幸存者话语先发制人。

    “你他娘……”雷瞳作势要打,老徐再次抬手将之拦住,然后问道:“是吗?他在馆内生事?有这种事儿?”

    “是啊老徐,你是不知道,你走后,这馆内就很不太平,不少人意图趁乱搞事儿!”稽查管理队手下一本正经说道。

    点点头,老徐不置可否:“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他生了什么事儿?”

    “他……”语言一顿,这欲加之罪,稽查管理队队员也是情急之下忽悠脱口,时下被老徐这么一顿一时语塞。

    可他语塞,雷瞳可不给他客气,当下牛眼一瞪,怒怼说道:“你娘的!说啊!他生了什么事儿?”

    “呃……,这个……,这个……”

    “他在馆内撒播体育馆危机论!!”身旁一人接茬一句。

    闻言,结巴手下赶紧附和:“对对,就是这个,他散播危机论!”

    “哦?是吗?”老徐瞥了眼幸存者,完了冷笑:“他散播什么危机论?”

    “他,他……”

    “他说咱体育馆已经被丧尸攻破了,我们把门给锁上就是封锁消息。还说我们这么做是为了避免窗户破了,丧尸攻进来,拿他们做垫背。他鼓动馆内人抗击!要冲出来夺权!!”

    “哦,这样啊?他们要冲出来夺权。那怎么就他一个人出来了?”老徐淡漠反问。

    “这,这个嘛……那,那是因为我们及时发现,把他从里面揪出来的!对就是这样!”

    “你们发现的?”胡晓东在后听了不由冷笑:“看来几位警觉性还挺高嘛。”

    被胡晓东这话一揶,几个稽查管理队队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不好意思。

    倒是解释队员挺硬气回道:“这没什么,老徐之前交待过,要我们注意馆内人员心理动向,我们不敢怠慢,一直很上心。”

    “是嘛,那我就想问句,这门你们是不是有按要求锁着?”胡晓东问了句。

    解释队员没有多想,当下肯定道:“锁着呀,必须锁着呀!老徐交待的,我们怎么敢不从!?”

    这事儿没什么好顾虑的,门他们的的确确是按要求锁着的。

    这是他们唯一按要求做的,也是唯一不用担心老徐这边盘查的。

    只是解释队员回的肯定,却是没想到胡晓东询问之意不在这儿,后者当下话锋一转:“啊,原来门一直锁着的,这点你确定?”

    “当然啦,这种事儿让我们还能开玩笑?老徐亲自交待的,我们肯定照做执行啊!”底气十足,解释队员就差拍胸脯作保证了。

    闻及此言,胡晓东兀自点了点头:“好!既然你肯定这门是关着的,那我就想问你句,这门是关着的,你们是如何透着这门知道里面发生的事儿?你们都是顺风耳?就算你们是顺风耳真的听到里面动静,或者说里面动静很大,你们又怎么揪出他的?别告诉我他是自告奋勇站出来让你们抓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