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二章 临危受命(三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六十二章 临危受命(三十四)

    “可笑啊!可笑!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得意?觉着我这个傻子居然信了你的话?是,你可以笑我傻,我也确实是太天真了,竟然会信你说的!自作孽不可活!但是我要告诉你!过去你们稽查管理队在馆里作威作福也就算了!可现在,哼,你们还抱着以前处事态度,早晚得出事!!”

    “老徐!还有你们这些混蛋!我今天就把话就搁在这儿!你们全都会为过往做的事儿付出代价!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我去你MLGB!!”解释守卫猛的窜出。

    在体育馆这么久了,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当面骂过?

    而且还是馆内最底层幸存者。

    这家伙简直就是找死!!

    出于本能反应,解释守卫没有多想径直再次上前提拳就要暴揍!

    这在他们而言是再正常不过事情,殴打馆内幸存者没谁敢说什么。

    更何况这货出言不逊,竟然敢侮辱稽查管理队的人。

    稽查管理队在体育馆是何等存在?岂能给这种货色指着鼻子骂?

    还什么不得好死!?我看你是想死了!

    解释守卫凶悍冲出的身子刚刚迈前一步,慕的腹部一软,剧痛瞬间袭遍全身。

    紧接他整个人便是跟被蓄力踹击的皮球倒射了出去。

    在带倒后面一同伙后,就地接连翻滚,最后四仰八叉呈大在地。

    什么情况!?

    被踢的解释守卫脑袋发混,两眼晕眩。

    腹部好似被人拿搅屎棍捅捣了般翻江倒海好不痛苦。

    而解释守卫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余下那些稽查管理队队员时下可是一个个圆睁双眼杵在原地,似是个木头板呆立原地。

    “妈了个巴子的!老徐叫不要动手耳朵聋了是吧!!”

    是雷瞳!不出意外的雷瞳!

    众队员听了雷瞳呵斥话语,皆是不由自主朝后退去。

    生怕一个不好招惹了这位莽汉,眼下还是避离他的出手范围比较妥当。

    好家伙,适才他那一脚,快若闪电,毫无征兆。

    不止是众稽查管理队队员,饶是幸存者也是被场上一幕弄到目瞪口呆。

    要知道,刚才解释守卫怒喝声起,他已经做好了挨打准备。

    可没想到事情发展远远超出他的预期。

    本来要想他打击的家伙竟然在他面前倒飞了出去。

    面对与此,幸存者心理也是一紧。

    心道是:这老徐是在做戏给自己看嘛?想叫自己领教他的手段和可怕?完了在心理层面叫自己认输?

    想到这些,幸存者更加觉着老徐这甘人可恶!

    世上怎么能有这种无耻之徒!!

    “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耳畔传来男人询问。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幸存者听罢老徐话语偏转过脸。

    “有必要知道我名字吗?我知道我今天讨不到好,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个痛快,不要折磨我!”

    “呵!”老徐无奈苦笑。

    胡晓东凑近说道:“兄弟,不用那么紧张,老徐只是问下你的名字而已,没有其它意思的。”

    “有其它意思也没关系!我叫董利国!”扬着脑袋,幸存者照旧摆着副宁死不屈模样。

    给他这么一弄还真是叫老徐没的办法。

    不过也不奇怪,对方现在这般态度仅仅是把自己和面前几个垃圾当成一伙人了。

    这一想到适才在楼道转角听到混球们说的那些混账话,老徐心理就来气。

    自己之前费了那么大劲,和雷瞳,胡晓东挨个在每个场馆进行安抚,就想着妥善稳定馆内民众情绪。

    也还特意给这些崽子立威列明了条规。

    可没想到,仅仅半个小时,这帮混账玩意就把自己说的话给但耳旁风抛到脑后去了。

    眼下搞出这档子事儿,很明显,幸存者方面已经不信任自己了。

    今个儿自己若是不在这件事儿上下点狠手,做些必要惩治措施……自己信誉失去是小,关键下面幸存者对场馆可能就此失信。

    由此导致的连锁反应将无法预估。

    老徐真是服了这些稽查管理队队员。

    啥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根本不清楚他们现在摆的普,后面可能得拿全馆人性命来换!

    今天这茬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这么简单算了。

    “好了,小董,可以告诉我,你找他们是做什么的?”老徐发问。

    毫无疑问,老徐知道,这董利国身上事儿绝非几个混球口中讲的什么在馆里搞事。

    他想好了,此事必须要给董利国一个交待,他必须严惩几个混账。

    但为了避人口舌,他需要一个合理理由。

    毕竟这体育馆稽查管理队粗暴执法恶心由来已久,加上上面有中年人护着,老徐若是过激处置这些队员,有可能引火上身。

    此刻他跟中年人关系微妙。

    中年人需要利用他的能耐经验替他稳固局面,但与此同时中年人又忌惮老徐能耐,担心他功高盖主夺了他的位置。

    老徐是个聪明人,他自然看透中年人心思。

    也正是因为此,他在相关问题处理上都一直很慎重。

    凡事都考虑中年人那边可能想法,老徐不怕对方,但他不想因为自己,让体育馆横身不必要所谓全力斗争。

    更不想因此连累胡晓东,雷瞳。

    只可惜他的好意和全面考虑落在董利国耳里却是并未当回事儿。

    “哼!问我为什么?老徐,何必呢?还有必要问我这些吗?你们不是引进给我定了罪又何必多此一举?”

    白了老徐一眼,这董利国显然是抱着必死决心。

    反正横竖都是死,他也无所谓了。

    老徐无奈叹了口气:“他们说的是他们说的,我想听听你的解释?难道说你真的在馆里鼓捣人要起事?”

    “当然不是!!那都是他们这些狗日的王八蛋胡编乱造的屁话!!”狠厉脱口,董利国两眼喷火瞪着面前一众稽查管理队队员。

    这在过往是不可想象的。

    饶是董利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会有这般勇气。

    要知道过去遇到这些稽查管理队队员从面前走过,别说说话,就是头他都不敢抬,生怕被对方找茬。

    可眼下,面对这帮混账,还不止一个,自己居然能怒怼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