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五章 临危受命(三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六十五章 临危受命(三十七)

    “噗通!”

    径直跪倒在地,眼瞅着事态严重,两货出于自保本能跪地讨饶。

    “老徐,我们错了,这,这都是我们的错,你,你就看在大家同属稽查管理队份上绕过我们吧。”

    “对,我们做这些……我们混蛋!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

    “以后?”眉尖一挑,老徐笑了:“你们觉着你们这鬼样子还有资格和我谈以后吗?”

    这话一出可不是开玩笑啊。

    俩货顾自相望眼后均是看出彼此眼中暗含恐惧。

    好家伙,没资格谈以后,啥意思啊?这……难不成要杀了我?

    也是没想到老徐这么狠,两货忙不得跟进道:“老徐,我们知道错了,你放过我们吧。”

    “放过你们?现在知道跟我讨饶了?那你们刚才做什么呢?”

    “这……”

    “既然你们记得我交代的,那就应该很清楚违背我交代规矩会有怎样后果!!”

    怎样后果几名稽查管理队队员当然清楚。

    只不过这些老徐之前交待的所谓后果,这帮队员压根没往心里去。

    因为过往中年人也有给他们列名相关条例,这些条例甚至比老徐说的还要详细,处罚细则也更明确,可是实际呢?

    这些都是笑话!赤果果的笑话!

    稽查管理队队员上上下下,包裹中年人在内,压根就没有人遵守过这些条例。

    更没有人因为违反条例而受到惩罚。

    说白了,这些所谓拟定的条条框框在稽查管理队眼里形同虚设,说的再难听点就是设立好了被用来打破玩耍的。

    也正是基于这种习惯性心理,叫他们错误评估了形势。

    没错,之前老徐带人过来训斥发飙,碍于场上雷瞳暴行,这帮崽子是真的怕了。

    但真所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在他们眼里老徐也就是做做样子给他们看。

    事后,老徐等人一走,他交待的那些东西便是不出意外被一种稽查管理队队员抛到了脑后。

    他们可不相信这老徐敢对他们怎么样,毕竟他老徐不是体育馆的主。

    他们也不相信老徐会对他们怎么样,毕竟老徐也是稽查管理队的人,从利益相关,不管老徐现在处在何种位置,他们都是穿一条腿裤子,绑在一条船上。

    正所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老徐没道理对自己人下手。

    可现实实际……老徐非但下了手,而且还下了狠手,目前看来似乎还有下死手意思。

    这样突变的画风完全出乎了稽查管理队队员意料。

    他们本以为老徐就是过来做做样子,随便摆个谱这事儿就了解了。

    见老徐出来时,几个稽查管理队队员虽然惊讶,但也并未太当一回儿事儿。

    现在看来……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们预期。

    生死面前,他们顾不得许多。

    “老徐,你,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之,之前我们做的错了,我们认识到问题了,你放我们一马,后,后面我,我保证一定会按规矩来。”

    “哼!在给你一次机会?你觉着你的话能信吗?”胡晓东上前一步,冷言问道。

    见胡晓东走出,俩货马上把希望投在胡晓东身上。

    希望旁敲侧击,透过胡晓东达到为自己辩解讨饶目的。

    “能,一定能!我,我可以发誓,后面绝对不会再违背老徐你的意思!”

    “我,我也是,我也发誓!!再不会犯同样错误了!”

    还真是竖起手指冲天发誓,为了活命两货那是“真用心”啊。

    只是对此,胡晓东撇嘴冷笑:“发誓?保证?半个小时前你们也做了同样事情,可是这有用吗!?”

    简单一句话,胡晓东叫俩货哑口无言!

    是啊,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发誓就跟放屁没什么区别。

    傻子都能看出他们时下做的这些事儿其实完全是为了脱罪暂时弄出的戏码。

    “雷子!”

    “唉,老徐!”听得老徐唤叫,雷瞳立马心领神会应了一嗓。

    “下面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老徐淡漠道了句。

    雷瞳唇角上扬,眼眸森冷扫过场上几人:“明白!”

    “好!那就交给你做了!”老徐摆摆手,示意吩咐。

    俩货一听这话,魂都要给吓没了。

    好家伙,叫那莽汉动手,自己还能有活路吗?

    如果真要动手,俩货宁愿换其他人啊,这样至少……没准还能舒服点!

    “老徐,你,你别,我们知道错了,你放,放我们一马!”

    “少他妈废话了!现在认错,早干嘛去了!”

    “不!你不能处罚我们!你没有这个权利!!”话锋一转,眼瞅着讨饶无望,两手下开始竟是开始反击。

    “没这个权利?你说老子没这个权利!?”牛眼一瞪,雷瞳径直上前踹到反击手下,随即脚踩在手下胸口,冷言问道:“现在老子有没有这个权利?”

    “老徐,你凭什么打我们?大家都是稽查管理队的,我们过去一直就是这么做的,队长都没怎么着我们,凭什么你这样!?是,我们处理手段是有问题,这个我承认!我们也确实没按照你规定的来,我们也认了!但是我们做这些也是为了捍卫我们稽查管理队荣誉啊!刚才那货怎么骂我们的你难道没听见?就他这样骂,我们教训他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巴巴冒出一大坨。

    这手下生死存亡下的大反击倒是叫老徐有些意外。

    扭转过脸,老徐落目说话手下身上。

    被老徐这么一盯,手下立马是气势弱了一半。

    他缩回脑袋,但一想到现在软了就真的完了,当下又是挺正腰板道:“这件事我要求见队长,我要让队长评评理!!”

    对方这是打算拿队长来压自己。

    老徐冷哼一声,他如何看不穿队员心理小算盘。

    先不说这事儿传到中年人那儿后者会有何种举措,就算有,老徐现在也绝对不会让步!

    眼下他若是让了,那自己之前苦心安抚民众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将白费。

    现在他若是退了,那再想赢得民众信任支持与配合就将成为枉然。

    长此以往,不用丧尸攻进来,内部矛盾就足以击垮整个场馆。

    所以……原则问题,老徐不能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