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六章 临危受命(三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六十六章 临危受命(三十八)

    “哼,想告我的状,想找队长评理那是你的权利,这个我管不着!不过你抗了我的令,执行惩戒也是我的权利!这些可都是你们自己当时做过保证和我确认要遵守的,我可没有逼你们!是爷们就该承担错误!当然我也不拦着你们做娘们,你们想找谁评理你们随意,前提得有本事从这里离开!”

    话音落下,雷瞳,胡晓东左右一边上前一步。

    好嘛,他俩都是典型大块头,那肌肉身子板往那一站,光是看着就有够吓人。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封堵廊道戳戳有余。

    见得此般情景,俩货彻底蔫了。

    这老徐今天是笃定要收拾他们啊!

    “老徐!我劝你做这些还是好好想清楚后果!你以为这里真的没人管的了你了吗?你以为你收拾了我们,队长会放过你们?”

    还在做最后垂死挣扎。

    老徐只觉好笑轻摇摇脑袋:“你们还挺会揣摩队长心思啊,你们是他肚里蛔虫?队长他脑子里想什么你们都能料到?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们啊。那你们倒是猜猜,我会因为你们这些威胁放你们走吗?”

    目光陡然凝聚,老徐大手一挥:“雷子,动手!”

    “收到!”大踏步上前,雷瞳径直揪过巴巴队员,不管三七二十一失去先是一拳招呼。

    “小子刚话挺多啊!什么没学会,学会打小报告是吧!老子今天就看你有多能说!”

    跟进又是一拳!

    雷瞳这次没有手软,接连轰出三拳。

    胡晓东见了意有所指提醒句:“雷子,差不多就行了,好歹给人留口气,人还要去队长那告御状呢!”

    稽查管理队几货该死,就他们在馆内所作所为,以及他们适才那番反击言论,弄死他们一点不为过。

    况且这是末世,杀了他们也没啥。

    但问题,就大局来说,不能这么做。

    老徐等人可以不在乎稽查管理队的威胁,但却不能忽视威胁话里提的事情。

    这体育馆目前实际掌权者的确不是老徐。

    中年人是有吩咐老徐稳定局面,但却并没给老徐生杀大权。

    至少没给他处置稽查管理队手下权利。

    这些人是他中年人一手组建提拔的。

    过去那么久,这些混账在体育馆内为非作歹搞的那些事儿中年人作为馆内一把人不可能不知道。

    也肯定私下有馆内民众向他打过报告,告过状,可他并未惩治手下。

    这点单从唐倩事情便不能看出,一个好好姑娘被12号帐篷人给轮番糟蹋了,最后居然判定唐倩自愿,12号帐篷畜生居然无罪。

    由此不难看出,与中年人而言,馆内的稽查管理队名义上是他按馆内驻军提拔弄出的管理队伍,但实际不过是他维持自己权利,谋其利益工具。

    过去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现在场内局势紧张,中年人更加需要手下这般干脏活家伙替他维持秩序。

    他可不在乎馆内民众怎样,他唯一在乎的就是自己地位,权利。

    只要手下能帮他维持住这些,他怎么可能在意手下用何种手段?

    至于老徐做的这些,中年人可以理解,但是这种理解是有限度的。

    这底限就在于他不能对稽查管理队动手!

    一来,这稽查管理队是中年人存在体育馆权利保障,没有这批马仔,中年人就算再有能耐,再有手段也是白搭。

    二来,老徐跟中年人彼此间关系眼下也是十分微妙。

    中年人一方面欣赏老徐办事能力与经验,他需要老徐替他出面管理馆内安全事务,但同时,正因为老徐这般能耐,叫他又是不得不忌惮。

    他担心老徐势头过大,回头夺了他的位置,所以对待老徐他肯定有所防备。

    所遇这些,胡晓东全都看在眼里,他适才丢出那么句话,看似调侃,实际是他睿智。

    他是在提醒雷瞳注意分寸,千万莫叫气火冲昏了头脑。

    他必须克制,老徐此番过来教训不是目的,主要是以此在告诫那些不知死活已经习惯了横行搞事稽查管理队队员,不按我的意思做,老子绝对不会手软跟你客气。

    同时也是藉此给下面幸存者看到,他老徐说话算数,他是有心扭转稽查管理队作风的。

    只要能达成这两点目的,稽查管理队这帮兔崽子死不死不重要。

    相反,真要是雷瞳失手把对方打死了,那才真的比较麻烦。

    比较,馆子就这么大,己方私下处置稽查管理队队员事情肯定瞒不住会被有心人传到中年人耳里。

    老徐他们可以不在乎这种小报告,但却是不能忽略中年人对此反应。

    就算对方顾全大局不采取过激行动,但那种隐藏的火种无疑会埋下。

    中年人绝对不可能无视老徐这种蛮干行为,中年人可不会单纯去想老徐这么做好的方面。

    出于自身利益,中年人更多会考虑老徐这么做会不会是趁机削弱他中年人在馆内力量,从而达到他徐仁杰潜在目的。

    若是中年人泛起这种思想,那对老徐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所以眼下,面前这些畜生活着比死了要更具价值。

    胡晓东的话雷瞳一字不落听进了耳里。

    当下,收回的拳头堪堪停下。

    看看被自己提在手里拳击的倒霉蛋,雷瞳知道这货已经扛不住了,若是再吃他几拳,怕是不死也得落个残疾。

    收手!!尽管心下不甘,但现实情况不容许他下死人。

    “哼!没用东西,才吃了三拳就昏过去了,真是垃圾,刚嘴巴叫的挺欢,老子还以为多能能耐呢!原来就这点本事!”

    随手一丢,雷瞳将被打晕倒霉蛋扔到一旁。

    那架势,真的就和丢掷垃圾一样。

    了罢,雷瞳端正身子,再次落目场上:“下一个!”

    捏着拳头,指骨发出“咔咔”作响声。

    那之前被雷瞳放倒几货本就还在痛苦状态没有回复,这下可好听得雷瞳话语不由大惊。

    大惊之下,疼痛竟然都被恐惧占据,减轻了不少。

    真是没用玩意,就不能多挺一会吗?

    手下心理暗骂倒霉蛋没用,这么快就“缴械”了。

    要是他还能陪那莽汉玩玩,自己这边也不会这么快就又要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