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 临危受命(三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 临危受命(三十九)

    雷瞳没有因为几个稽查管理队队员乞讨眼神而心生怜悯放过他们。

    他一个不落,挨个给他们做了教育。

    整个教育过程持续时间并不长,几个混账根本经不住雷瞳几下。

    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雷瞳打的有些不尽心。

    按照他的脾气和意思,真的想直接给这帮混球解决了。

    没办法一想到他们在处理唐倩问题上采取的混账做法他心理气火就难消。

    再加上唐小权好好一人就因为妹妹唐倩事情变的魂不守舍,神经都要出问题了,足可想象雷瞳想要杀了面前混账后快的心思。

    怎奈时局不待,雷瞳终究不是莽撞之人。

    换做魏大壮或许就不管不顾直接给几个混账解决了,但作为尖刀连的一员,雷瞳还是知道如何控制自己情绪的。

    正所谓小不忍乱大谋,这话不假。

    觉得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坏了大事。

    时下还是得以体育馆安定稳定为主要考量对象,不然真因为此事弄的中年人对老徐追责,那他雷瞳可就碾成大祸了。

    “老徐,差不多了吧,这帮家伙就这点能耐。”

    雷瞳收手回道老徐跟前复命。

    老徐没有回答,而是转身看向身边幸存者。

    此刻幸存者已经完全呆愣傻眼了。

    雷瞳教训稽查管理队队员他是乐得见到了。

    只是此刻他丝毫没有因为雷瞳动手而有半点兴奋。

    要知道几分钟前他可是恨不能亲手杀死面前混球。

    怎奈自己能耐有限,董利国清楚凭他一己之力那是无论如何都没法解决这帮混球的。

    可雷瞳出手他心理更多是茫然,他实在无法想象这老徐真的会叫下面人处理稽查管理队家伙。

    他一直以为老徐说的那些不过是单纯在他面前做戏的大话,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对对面混账玩意动手的。

    毕竟,他们都是同属稽查管理队人,哪有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尤其还是为了自己这样一个几乎可以忽略的底层幸存者。

    但问题,事实胜于雄辩,老徐就是令人打了,而打人的人下手也是极其凶残,看被揍趴在地满脸血污的稽查管理队四个混账,他们死活难料。

    饶是董利国都觉着老徐是不是疯了!

    他这么做,难道就不考虑后果吗?

    “小董,人已经教训过了,你看还满意吗?”

    老徐的话飘进耳中,董利国明显呆愣,愕然脱口:“啊?”

    轻笑一声,老徐随即重复:“我说这人已经教训了,小董你看可以吗?”

    “我”董利国哑口。

    这个问题你叫他怎么回答?

    几分钟前若是老徐提出此问,他绝对想都不想肯定回答,但眼下

    瞧出董利国的踟蹰,胡晓东笑着上前:“呵呵,小董啊,不用紧张,老徐就是这样的人,说话做事说一不二,你不用有什么顾虑,他们没按规矩做事,理应受到惩罚。这些你不用担心,若是真有什么事儿,那也是我们的,和你无关!”

    胡晓东这番话音落下,雷瞳跟进一句:“是啊!这些家伙就是欠揍,不过可惜,就是不耐打,老子这还没活动开,几个废物就瘫了。小董,你别不好意思,要是觉着不解气就直说,我再去给他们收拾几拳。实在不行,你过去来两下?”

    雷瞳当下闪开身子倒是相当大方。

    只是他的这般大方落在董利国眼里更加叫年轻人无所适从。

    这个局面,他从来没遇到过啊。

    他来体育馆也有好几个月了,在这几个月时间他何曾见过稽查管理队人落得这般狼狈境地?

    打稽查管理队人?别说打,在这体育馆背后议论被有心人举报都要倒霉。

    “我就不用了,你们处罚可以了。”除了回答这句,董利国想不出旁的话语。

    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想要几个混账性命念想。

    适才雷瞳重击下手场面已经是叫他心底原本气火削去大半。

    “好,你满意就好。兄弟,惩罚他们是我们分内的事,我希望不要因为这件事儿让你有负担。他们这是罪有应得。还有你放心,我会确保你的人生安全,谁要是敢对你报复,我老徐就算搭上这条命也会保你!”

    老徐一席话听得董利国肃然起敬。

    他怔怔望着老徐。

    他实在没想到老徐会说出这种话来。

    更没想到他是这样一个人。

    当下,董利国不由自主脱口道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呵呵,小董,你跟我倒什么歉啊?”老徐诧异。

    董利国摆摆手:“不,不,老徐,我刚才说的那些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你别介意。”

    打心眼觉着不好意思。

    整个体育馆敢对稽查管理队这些混账下这般狠手的董利国目前为止就见老徐一人敢怎么做。

    不止如此,做过后,他不担心自己这么做会给自个儿带来什么麻烦,反倒是关心起他董利国安全,并且还保证以命确保他董利国安全。

    就是这样一个实诚人,自己之前居然还质疑对方做派,说人家是两面三刀伪君子。

    现在想起这些,特别是自己适才说的那些难听话,董利国便是觉着愧疚自责不好意思。

    徐仁杰听罢年轻人歉意后笑着回道:“介意?小董,你想多了,我不会介意的。你之前做的事儿,说的话我都能理解。你的那些话一点不过分,要我说你说的已经很给稽查管理队面子了。你的话不仅指出了我们稽查管理队存在的顽疾,更加是叫我明白了想要扭转眼下这些队员行事准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儿。”

    “说道歉意,也应该是我对你说声抱歉!由于我的疏忽大意,让你受了委屈。怎么样,刚才那家伙打你脸还疼吗?”老徐关切句。

    他这般关切更是叫董利国无所适从。

    他这还是头一回在体育馆内被人这般关切。

    要知道时下人们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心思管别人死活。

    正因为缺失这些,所以此刻老徐的关切才更显珍贵,更叫董利国感动。

    他现在对老徐认识评价,较之之前那是妥妥一百八十度大转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