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五章 临危受命(四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七十五章 临危受命(四十七)

    可惜有些事儿老徐没的选择,招呼已经打了,若是这个时候他不进去,那反而会弄巧成拙。

    “是我!老徐!”

    “进来!”

    抬手就准备扭动门栓,这时身后胡晓东,雷瞳双双跟进。

    “老徐!”

    扭脸看了眼后面追随自己过来胡晓东,雷瞳,老徐明白这两兄弟是担心中年人那边会对自己不利,他俩来这就是帮忙应付突发事件的。

    老徐笑着点点头。

    他没有招呼雷瞳,胡晓东离开。

    一来,招呼也没用,雷瞳,胡晓东性格怎么可能因为他一句话就走呢?

    二来,要是真的中年人不顾大局为难自己,那自己出了事儿,雷瞳,胡晓东肯定也难逃追责。

    要知道雷瞳之前做的那些事儿,稽查管理队的不知道多少人等着报复。

    所以鉴于此点,雷瞳,胡晓东留下没坏事。

    老徐也想好了,待会进去,中年人倘若有脑子听得进解释方责罢了,反之他要是一味顾全所谓利益非得“较真”,那没办法了……

    你不要我活,我也没必要对你留手!

    对付个中年人老徐还是有十足把握的。

    至于后面嘛,那就随雷瞳,胡晓东一起面对。

    所谓生死兄弟就是关键时刻共同进退的。

    给雷瞳,胡晓东递送个“放心”眼神后,老徐兀自用力转动门把手,然后径自走进了屋内。

    “队长,你找我?”老徐开门见山。

    此刻中年人双手搁在桌案,脑袋低垂,叫人没法看清他的面目,也没法推测他心理在想什么。

    不过屋内肃穆气氛还是给人一种极端压抑。

    “是的!我找你!”照旧低沉嗓音,中年人没有抬头。

    “有什么事儿吗?”老徐明知故问试探道。

    “馆内现在情况怎么样?”抛出第一个问题。

    老徐不太清楚中年人葫芦里卖的的什么药。

    对方是个老狐狸,老徐如实回道:“还算稳定,一切都在控制中。”

    “是吗?”一句反问脱口,老徐知道重点来了。

    “一切都在控制?我看……不尽然吧?”照旧低垂脑袋,但中年人声音里的变化已经表明他有“想法”。

    准确来说就是对老徐所谓的“稳定”存在质疑。

    这不奇怪,本身就料到这次过来对方会“找事儿”。

    老徐同样坦然回道:“队长,我太明白你这什么意思,如果有事儿还望明言,我这人脑子笨。”

    “哼,脑子笨?怎么会!我看你一点都不笨呐!”意有所指的言辞。

    老徐盯着中年人没有回答。

    紧接,对方后续跟进道:“我听说今天早上馆内出了些小事故,有这回事儿吗?”

    “小事故?队长,小事故肯定没有,大事故倒是有一件!”

    老徐不是傻子,当中年人脱口说出“小事故”三个字时,他便是明白知道对方所谓小事故指的就是他处罚惩治四名稽查管理队这茬事儿。

    明白了要点,剩下就轻松了。

    而老徐的回道也是叫中年人有些意外。

    这不,他一直垂着的脑袋缓缓抬了起来。

    晃动烛光里,老徐能看见中年人望向自己眼神闪烁着异样。

    无疑,那种异样绝对不是善意的。

    就这么相视无言对视了十来秒,中年人这才开口道:“大事故,呵呵,好啊,那你就给我说说这个大事故是什么情况?”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老徐没有耽搁,径直回道:“今天早上,我在例行巡逻时候,发现我们的人对馆内幸存者谩骂还动了手,然后……”

    “然后你就叫你的兄弟把他们打了是吗?”

    中年人打断插口道。

    老徐抬眉,完毕笑道:“原来队长已经知道这件事儿了,看来这馆内喜欢打小报告人不少啊。”

    “这场馆我在这儿经营了一年多,场馆里大小事务还没什么能瞒过的眼睛。”

    言下之意就是在暗示老徐,这里他说了算,他才是王。

    老徐压根没有任何想跟中年人争夺权势地位意思,所以对于中年人这番暗示,他除了觉得好笑幼稚,根本没有半点感觉。

    不过他还是顺势跟进回了句:“既然队长已经知道事情详细,那我也就不用多做什么解释了。想来队长应该可以理解我的做法。”

    老徐很聪明先下一城。

    他知道,这次过来中年人就是来找场子的,闹的不好就会给他难看。

    所以对付这种局面,想要扭转,就必须先下手为强。

    毕竟,中年人刚刚听完手下汇报。

    这些手下为了达到报复目的,还不知道对事情详细做了怎样添油加醋渲染。

    所以可以想象气头上的中年人一定是积攒了大量怨念,就等找机会爆发。

    老徐这个时候突然来这么句,变相打乱了中年人节奏。

    他让中年人本来准备兴师问罪思路一下给叉到理解层面。

    用中年人对事件全过程的所谓了解,表面对方会赞同他徐仁杰惩治做法。

    同时也是透过这句话向中年人暗示了自己做法没问题态度。

    无疑,这样的暗示比之直接说自己没错要强的多,高明的多。

    这不,显然是没料到老徐会来这手,中年人明显呆愣当场。

    他再次盯看徐仁杰,半晌冒出句:“你的做法没错?把四个兄弟打到昏迷,你还有脸跟我说你的做法没错?我看中你的能力,信任你,把人交给你。你说你缺人,要把自己兄弟纳入道稽查管理队,我也破例同意了你的提议,让你的人进到对你。可你倒好,叫你的人打我稽查管理队队员。现在还跑来振振有词和我说你做的对?老徐啊老徐,你当我好糊弄是吗?”

    来了,终于来了。老徐哀叹口气:“队长,你何出此言呢?我做那些你该清楚,我是为了维持馆内安定啊。”

    “到了这个时候还跟我狡辩?维持馆内安定就把自己人打到昏迷?下面人骂我稽查管理队,我的人教训你制止我不说什么,可你叫你的人把他们打成那样……你什么意思?你当我是什么?不存在吗?”

    “队长,我从来没有那个意思!”

    “哼,没那个意思?那打人的事儿是我冤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