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临危受命(四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临危受命(四十八)

    中年人冷言笑道。

    他这表情已经说明,他有处置老徐意思。

    老徐不回避摇头:“不!我不否认我叫手下教训了四个队员。但我那么做没问题,我是为了馆里安定才做的。我有给他们制定过相关值守规定,他们没安要求做,惩罚是应该的。”

    “处罚是应该的?你给他们定了什么规矩啊?下面人侮辱重伤我稽查管理队,这事儿你不处理,反倒是对那些站出来维护我队伍人下手……你想干什么?造反吗?”

    一句造反直接把事态等级上升到了非常危险层次。

    雷瞳,胡晓东在外也是听到了屋内中年人喝出的这个词。

    他二人听罢,互看一眼,皆是看出彼此间眸中忧虑。

    而与此同时,在他俩周围不知不觉间聚拢了不少稽查管理队队员。

    这些家伙不用说多半是中年人组织叫过来的。

    至于目的嘛……

    看这些人眼神流露不善表情便可窥探一二。

    雷霆怒眼扫过全场:“都在这杵着做什么?不要做事啊?”

    雷瞳一喝,众稽查管理队队员自然畏惧。

    不过他们并未因此离开,之前老徐尚方宝剑在手,他们不敢造次。

    但眼下他们清楚,老徐自身难保,而他们却是有体育馆实际掌控者中年人做靠山,所以在面对雷瞳时他们不会退让。

    雷瞳再厉害终究也就一个,加上胡晓东,将将二人。

    而他们稽查管理队三十来人,真打起来,对方二人没有胜算。

    当然这些都是稽查管理队队员自己心里盘算。

    现实如何,不打起来其实都是两说。

    胡晓东拍拍火大雷瞳,低语句:“雷子,没必要跟他们置气,我们等着老徐出来就好。”

    不到万不得已,己方能不和周围稽查管理队队员起冲突最好不起。

    一来,这冲突一起,就再无收手可能,他们双方一大,体育馆就将陷落。

    二来,自己这边打起来对屋里老徐等于雪上加霜。

    本来己方行事光明坦荡,老徐解释还有说通机会。

    可外面一旦打起,那就等于坐实了老徐想要反水这档子事儿。

    自己这边没必要给老徐添堵。

    外面这些稽查管理队混账就是些跳梁小丑,等老徐解决好屋里事情出来,这些狗崽子不用特别招呼他们就得软。

    不过对于屋内老徐能否顺利将事情说清,平息事态,说实话,胡晓东心理没底。

    尤其是适才屋内传出那句中年人“造反”二字。

    对方说的相当狠厉,而且这两个字蕴含暗示意思那也是相当严重。

    毫无疑问,一旦老徐被做实“造反”那中年人绝对不会放过。

    希望老徐能说清楚吧。

    扫过一众看笑话稽查管理队喽啰,胡晓东心下暗自祈祷。

    不过祈祷归祈祷,胡晓东这边还是与雷瞳摆出了防御型站位。

    时下场上局势非常复杂与微妙。

    他俩必须打起精神,做好防备,因为屋内随时可能谈崩,而导致外面开战。

    胡晓东,雷瞳可不想被这帮稽查管理队混账偷袭,就算真的打起来也得是他们先下手占得先机!!

    “造反,队长你真这样看我,看这件事儿吗?你如果真的这么想,这么看,那我只能说……很遗憾。”老徐摆出副相当痛心疾首模样。

    他知道这个节骨眼中年人在气头上,不易于对方正面刚。

    一个情绪失控的人,不太容易能听的进你的解释,尤其是你刻意为之的解释。

    老徐现在需要时间,他得创造一个缓冲带,叫中年人冷静下来。

    不说立刻反思做法,都能至少处在心平气和状态。

    也只有这样他徐仁杰的解释才能起到效果,否则说再多也不过是添油加醋,徒增中年人气火火药。

    “你还跟我在这里说什么遗憾?你遗憾,我那些兄弟怎么说?你把他们给打成那样,有考虑过他们感受吗?”

    兄弟一词叫的当真好听,可是这话落在老徐耳里却是叫他觉着恶心。

    中年人护着那些所谓手下任由他们晃动做事是不假,可他这是将对方当做兄弟举动吗?

    换做老徐,若是身边有这样容忍放纵大哥,他宁愿与之断交。

    更何况中年人口里所谓的兄弟不过是他用来巩固自己权势地位的工具。

    这些工具有用处尚且可以称作兄弟,一旦没用了,或者需要舍弃时,中年人定然会毫不犹豫将之抛去。

    他绝对不会似老徐这边,他老徐上楼会面,胡晓东,雷瞳明知有风险还毅然决然跟上。

    真正能做兄弟的,不是你有脸时候跟在你身边的人,而是你没脸遇到危险落魄爬不起来还愿意守在你身边,护在你身边存在。

    “我考虑过他们的感受,不仅考虑过他的感受,我也是从全盘为队长还有整个稽查管理队角度做的处罚决定。”

    老徐依然是淡然回道。

    中年人听后冷笑脱口:“你还为我考虑过哎哟,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啊,老徐?”

    “队长,你不用冷嘲热讽,我做事虽然不敢说怎么到位,但你交待我的我一直是尽心完成。今次处罚我个人认为没什么问题,我觉着如果早上的事儿若我真的放过那四个兄弟,恐怕就真的……”

    “真的就怎么样啊?就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提兄弟二字?还好意思说什么为稽查管理队和我着想?我还真是没看出来老徐你脸皮竟然这么厚?”

    “队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觉着我的做法对不起稽查管理队,对不起几个兄弟,觉着我做的决定有辱了稽查管理队名誉,甚至可能还认为我这么做是公然挑衅你的权威……”

    “难道不是吗?”一掌拍在桌案。

    中年人这一掌下去登时是叫屋内气氛严肃到几点,中年人本人也是从位上陡然站了起来。

    坐下椅凳也因为他的突然动作发出吱呀响动。

    而他在屋内激动搞出一系列噪响不可避免传到了外面。

    以至于叫那些一直围聚等待报复稽查管理队队员全部精神一震,本能从身上拿出家伙,并且朝雷瞳,胡晓东包拢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