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 临危受命(六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 临危受命(六十)

    客观来说,老徐提出提议没什么毛病,他是真的站在为体育馆长远利益着想。

    为了照顾中年人情绪,他也是按照前者要求特地将此事告知。

    但最后究竟如何,一切还得看中年人是怎么个想法。

    沉默!安静!无声!

    话闭后,老徐便是在等待中年人回复。

    可是手台一直保持静默状态,似乎中年人就跟没听见似的。

    如此局面叫胡晓东很是担心。

    因为老徐那般话存在很大隐患。

    是,作为老徐兄弟,胡晓东自然知道老徐这番言论不带有任何私心,那妥妥是为馆内上下着想。

    提前预备一只队伍放在那儿有备无患。

    毕竟,过去几天实际说明,中年人手下这只稽查管理队队员不靠谱,危机到来时除了逃跑根本顶不了什么用。

    所以在目前暂时稳定局面下,提前给这些家伙做些必要训练和心理辅助是很有必要的。

    这老徐,胡晓东,雷瞳再怎么牛叉厉害也仅仅只有三人,而靠着他们三个想要对付丧尸攻击这就有点扯谈了。

    说到底,危机来临时,体育馆想要生存下去还是得有一只常备力量。

    老徐正是看到了这个问题,才会对中年人提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说辞。

    毋庸置疑,老徐出发点是好的,但同时他这么做风险也是巨大的。

    任何好的出发点都必须得有能够他的人。

    可问题中年人是否是能接受这个观点的人吗?

    抛开观点本身不说,老徐此番言论更多是以说教形势展开的。

    饶是老徐开始正题前强行进行了一波自白解释,但那大都也是反问。

    至于正题本身也很强势,所有这些落在中年人耳里,尤其是发生早上那般事后,被老徐这般说出,那是很容易叫中年人产生曲解的。

    对方极大可能将此认为老徐是一种变相反击。

    怎么着,早上才跟你表面强调谁是体育馆的王,这你琢磨一下午,现在跑来给我说这个……什么意思啊?是体现你有能耐,你看局势比较清楚来叫我做事?

    还是说我体育馆离了你就活不下去,就你知道怎么对付清理丧尸?

    胡晓东真的很担心老徐话激怒中年人。

    时下对方迟迟未做回答更加是佐证了胡晓东心理担忧。

    反观徐仁杰,面色沉稳盯看手机。

    老徐也清楚今天说的话很刺耳,也很强势,可他没办法,他必须给中年人扭正思路,至少减少他对自己怀疑。

    当然,更重要是叫对方接受自己新的提议。

    只是老徐知道要想达到这个目的,那就必须先达成叫对方减少对自己怀疑这点。

    中年人的沉默无疑肯定是自己的话刺激了对方,老徐对此并不着急,他确定任何人听了上述话,作为当事人都会比较难以接受。

    老徐可以等,他也需要给中年人时间考虑。

    场上气氛陡然变得安静,压抑。

    等待总是熬人的,特别是在这种特殊状况下。

    老徐,雷瞳,胡晓东三人心理状态那是完全不同。

    老徐,是安然等待,他相信不管中年人接不接受,最后都会给予回复。

    不过回复是好是坏,是接受还是否定,作为体育馆实际状况人,这点承受力他还是必须有的。

    若真的充耳不闻,或者个形使然不予理会,那就真的不符合他这实际掌控人身份了。

    胡晓东同样清楚中年人不会真的保持沉默。

    只是他更加相信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当然,他肯定中年人不会似第一点那样在沉默中死亡,他绝对会对老徐提议做出相应回复。

    只不过胡晓东现在担心,中年人给出的回复恐怕……对方若是在老徐话闭后直接给出相应回答,哪怕是谩骂,呵斥他都能够接受。

    但偏偏沉默,这就叫人心绪不宁了。

    中年人沉默时间越久,后面可能的爆发就越大。

    胡晓东两眼警惕着四周,他总觉着有大事儿要发生。

    至于说雷瞳,本身尖刀连出生的雷子心理承受力就很强。

    他和老徐都有颗大心脏,加上雷瞳对中年人以及稽查管理队队员做派本就不爽。

    这中年人若是上道接受老徐意见方则罢了,倘若他想跟老徐正面硬刚,那雷瞳也绝对不会含糊。

    他手里拿的钢刀不是那些稽查管理队队员吓唬人摆设,他的刀除了能斩杀丧尸,劈人也是妥妥的。

    就这么等待了3分钟样子,平静了许久的手台终于是传出一抹“滋滋”声。

    来了,动静一起,老徐,胡晓东,雷瞳三人不约而同齐齐调转目光落在手台上。

    “你要成立什么队伍?”莫名其妙冒出这么句。

    饶是老徐在听后都是楞了下。

    不得不说中年人这番提问有些叫人难以理解。

    成立什么队伍?

    自己刚才明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啊。

    中年人沉默半晌,显然他不可能没听清自己适才问话。

    那他这般问看来多半是心理存在不爽因素,所以问话有些随意和不经大脑。

    当然这些都是老徐自己推断。

    但不管怎样,哪怕中年人对自己存在不爽老徐也不在意。

    毕竟,对方能够给出回复就已经是老徐预期内较为不错结果了。

    他一直怀疑中年人会派人过来叫自己单独进到办公室内里。

    那样的话,才真是危机!

    “哦,我的意思是说,体育管理抽调人手组建一只专门危机处理小组。这个小组主要任务就是对付丧尸!”

    “你打算从哪儿抽调?稽查管理队就这么些人,他们都有自己事情要做。馆内上上下下秩序都要人维持。你现在说抽调人手?没那么多人!!还有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直接拉着队伍应对就可以了,有必要单独训练只队伍做这事儿?我看没这个必要吧!”

    听完中年人这番话,老徐知道,对方做出这般答复更多是出于对自己不信任。

    他是担心自个儿拉扯这样一只队伍是有别样目的。

    中年人有这种想法顾忌不奇怪,早上他刚和自己摊牌,下午自个儿就给他提成立新队伍想法,这他不介意怀疑那才奇怪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