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九十章 临危受命(六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九十章 临危受命(六十一)

    “队长,我认为很有必要!”没有退让,徐仁杰很肯定回道。

    他都已经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再退让那之前又何必那么强硬?

    “人员不一定非得从稽查管理队抽调,稽查管理队兄弟依然按照原来安排守卫馆里及物资储藏室安全!”

    老徐有意点明这点。

    既然你中年人那么在意自己羽翼,老徐就顺应你的意思。

    你怕我动你碗里肉,我不动还不行吗?

    中年人听了老徐话后,不出意外更加愕然:“不从稽查管理队里抽调?那你打算从哪儿组建这个队伍?”

    这是明知顾问问题,体育馆就这么大,人就这么多,老徐话语意思其实不难理解。

    中年人之所以这么问恰恰说明他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而这些问题是叫他警觉的关键。

    “人员方面我们可以从下面场馆幸存者募集。”

    “什么!?你要从下面人里挑人组织队伍?”中年人语气颇有些不平。

    听得中年人这般激动口气,老徐知道对方很在意这件事儿。

    这不奇怪,在自己提出此番提议前老徐就已经想到会有这般结果。

    而胡晓东面上也是闪烁着些许不确定。

    在他看来老徐这般做法实在是有点冒失。

    首先,这么大的事儿,他没有跟己方商量就跟中年人说了。

    其次,中年人明明对他抱有警惕思想,这时候老徐还提出要从下面人挑人组织新队伍……这什么意思?不管老徐心理怎么想,搁在中年人那里都是很自然认为你老徐想自己拉扯出一只队伍来。

    最后,早上中年人将将和老徐摊牌,下午你就跑来提议要重新搞只队伍。

    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胡晓东的心忧的是还这就是中年人脑中想的。

    好嘛,本来他手里握有稽查管理队,这是中年人制衡老徐的关键要素。

    这老徐能耐再大,身边弟兄也就2个,他们一起加起来怎么着就三人。

    而他中年人手下那是30多人打队伍,平日里中年人对这些手下也是爱护有加。

    所以只要体育馆不出现崩溃迹象,中年人确定自己这些手下肯定会为自己马首是瞻。

    更不消说自己手里还掌握着物资大权,这些是控制人心最好办法。

    谁对自己不利,那他就别想饱食过日子。

    你连吃喝都搞不定,还谈什么其它?

    另外,就老徐过去几天做派,以及下面人给自己反馈回的情报,中年人知道下面人对老徐这个人意见极大,报复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投奔对方?

    这也是为什么中年人数次放过老徐原因。

    就是由于他手里有稽查管理队这张底牌,有这么些人替他盯着老徐,有这么些保护着他,中年人便是不担心老徐能翻出花颠覆他的权利位置。

    可眼下老徐突然提出要组建队伍,而且还是从下面民众挑选新人,这样做法中年人不得不多想老徐其背后目的是不是有啥更加深层次意思。

    “是的队长,稽查管理队的人不能动,我们可以从下面幸存者招募。那些民众是咱们可以动用最好后备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拉扯起一直队伍认真训练,那不管是以后外出肃清,还是防备馆内突发事件,这都是一个不错选择。”

    “是吗?”一句反问。

    很显然,中年人并不认为老徐说的是啥不错选择。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这老徐要能耐有能耐,要威望有威望,组建队伍是好事,可这老徐牵头……中年人真的担心最后弄巧成拙,养虎为患。

    若是叫他真的拉扯起一直队伍……自己下面稽查管理队人马中年人有信心不会反水投奔老徐。

    自己选的人什么货色自己清楚,中年人知道自己手下人需要什么,而这些人需要东西都是老徐目前给不了的。

    但稽查管理队人不会反水,并不代表场馆内民众不会投靠。

    诚如了解自己稽查管理队手下一样,对于场馆内民众什么心思中年人同样知道。

    自己过去一年对这些民众做过什么那是心照不宣的事儿。

    不管是中年人本人还是稽查管理队队员那是没少在这几百口子头上作威作福,中年人清楚馆内民众明面上表现的顺从,但心下其实没几个会念自己好。

    要不然这突发事件起来后,中年人也不会这么担心馆内有人闹事。

    所以说老徐要是去拉扯这些人,那可是很难保证这些人最后是否和老徐穿一条裤子。

    别抱着训练队伍目的,给自己弄出一支反对力量,那这可就真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

    更为关键一点,老徐这两天一直没有停止与体育馆民众接触。

    不管是他去各个场馆释疑,还是说今天早上为董利国平反出头,所有这些尽管老徐是出于维稳大方向,他是问心无愧做法,但搁在中年人眼里……

    做这些有必要吗?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我已经下令把各个场馆大门封锁了,这已经是最大限度隔绝了危机爆发可能。

    你老徐为什么还要特别去做释疑?就算释疑为什么要各个场馆都去?就算去,为何非得自己亲自去?这样事儿完全可以交待给各场馆馆长办理。

    至于说早上事情就更不消说了,中年人早上与老徐谈话就明确表态。

    老徐做法等于是危害了稽查管理队的名誉。

    那么问题来了,老徐宁可处置稽查管理队队员也要维护董利国利益目的为何?

    现在看来这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对方铺垫那么久闹了半天就是为了要在馆内筹建自己队伍。

    这还真是一盘大旗。

    中年人不由暗道老徐够狠。

    不过中年人城府还是有的,他没有直接点明,也没有破口大骂,而是很漠然回了句:“从下面幸存者里抽调人手组织队伍,老徐,你这想法倒是不错,可是太天真,太理想化了,你知道吗?”

    冒出这么句回复,老徐微微一愣。

    坦白讲,搁着老徐也是以为对方会劈头盖脸赤果训斥自己,责问自己,甚至说一些威胁话语,但没想到中年人最后竟然抛出这么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