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九十七章 临危受命(六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九十七章 临危受命(六十八)

    不过徐仁杰性子里的确有几分赌徒因子。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老徐是名军人,可以说他就是个经常游走生死边缘的人。

    而像他这种在刀尖行走的人本身就是拿命在赌。

    这若是没点赌徒性格还真没法做到无畏无惧。

    然,单就事情本身,徐仁杰此般赌博还是起到应有效果的。

    在听了中年人口风减弱话语后,老徐立马跟进:“既然这样,那队长现在到底是怎么打算?”

    “打算?什么打算?你指的是什么?”明知故问的装蒜。

    老徐也不在意,紧接回道:“队长,我现在是否算是被免去了职务成为普通幸存者了?”

    “老徐啊,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是要撂挑子不干了吗?”中年人冒出这么句质问。

    徐仁杰相当淡然道:“队长,相关解释我刚才已经说清楚了,与其这样受累里外不是人,我干着还有什么意思?连你都开始对我产生质疑和提防,我继续做下去不是拿自己小命开玩笑吗?我说了,来这体育馆,我就是想和兄弟讨口饭,过个安稳日子。如果在这小命也受到威胁,那我当初何必来此地?在废城混不一样吗?所以,我恳请队长罢免我的职位,这样我还能活的舒坦安稳些。”

    “哈!哈!哈!”听筒传来男人笑声。

    紧接中年人回复道:“老徐啊老徐,你这是在逼我跟你道歉啊!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我不也告诉你,我问那些,说那些就是随口问问!下面人打小报告是事实,我作为体育馆实际掌控者了解下相关情况不是应该的嘛?但是了解情况不代表我不信任你啊!如果真的不信任你,你觉着你还有命活在这里吗?我有对你采取任何行动吗?没有吧?”

    给中年人这么一问,你能说什么?

    他的确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可问题,如果徐仁杰今天没有采取过激手段,破而后立,将那层窗户纸捅破,中年人会在这里和他们讲道理吗?

    事情恐怕未必会如中年人说的那样……不采取行动吧。

    “还有老徐,如果我真的对你不信任,你以为卸掉手里权利就能全身而退了?我对那些个有反水意思的家伙是肯定不会留守的。你应该庆幸自己没那方面意思!你更改庆幸你的解释我接受了。”

    “那队长意思是不打算撤我的职了?”老徐见缝插针。

    说实在,这个节骨眼徐仁杰还真是不能把权利交出。

    现在这局面,整个体育馆内也就他和雷瞳,胡晓东能做到尽忠职守,卖力维系。

    若是他们被接职,那体育馆后果几乎是可以预见。

    旁的不说,单就稽查管理队这帮混球……这有老徐监督管制时他们尚且还无视纪律对此地幸存者耀武扬威。

    老徐如果真的被罢免职务,那这帮家伙还能消停?

    绝对老徐这边被罢免,他们那边立马出来搞事报复。

    “我当然不会撤你的职!你自己也说了你做的没有错,既然没错我为什么要罢免你的职位?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不讲理人吗?”

    “切!自己什么b样心理没点b数吗?”雷瞳低语骂咧句。

    他对中年人这睁着眼说瞎话的能力也是服了。

    “不过呢……”话锋一转,中年人后续跟进:“我这虽然不会罢免你职位,但有些东西还是得要和你说。你这做事一些方式方法还是需要注意。我稽查管理队弟兄在这体育馆里是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我也知道,可我为什么没有处理呢?这个你有考虑过吗?”

    老徐当然考虑过了,得出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年人单纯为了自己权利。

    中安人很清楚,要想自己活的舒坦安稳就必须确保下面人有自己油水可捞。

    任何一个小团体想要长久维系最好办法就是靠利益。

    这利益有很多种,而在末世这种给不了太多好处情况下,中年人采取手段就是对下面人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正是因为他的放纵,才使得下面人把这种放纵当成了习惯。

    而习惯一旦养成再想改变那可就很困难了。

    “我想你应该是有考虑过!不过考虑的应该不够全面!你想的多半是我不作为。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这么做和你初衷一样,都是为了维持场馆内稳定!”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和着手下做了那么多龌龊混账事……倒头来还是为了维持馆内稳定?

    这中年人可是真会给自己找借口,朝脸上贴金啊。

    雷瞳满脸鄙夷。

    老徐却是相当淡然。

    他没有多说什么,他倒是很想听听中年人是如何给自己编织借口的。

    “我说这些你可能不明白,或者觉着我在说笑。”

    “哼,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真他娘难得。”雷瞳再行嘲讽句。

    中年人自然不知这边雷瞳在“嚼舌根”,他自顾自说道:“你来体育馆时间不长,不了解体育馆情况,这里幸存者来自五湖四海,性格差异巨大,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什么三教九流都有。想要把这些人安稳弄在体育馆内生活说实在的不是件容易事情。当时馆内可不像现在这么安稳,那时候馆里面三天两头有人闹事。后来驻军要处理外面防卫任务,没功夫过多干预馆内,这就叫馆里面更加混乱。”

    “后来场馆驻军也是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若是任由事态发展,想来不用丧尸入侵攻击,馆内自个儿就得先乱起来。可驻军人手不够,没办法协调内外两条展现。这个时候他们就把我给提拔成了馆内事务负责人。”

    “既然被人家提拔上来,我自然要尽心尽力。我当即便是从馆内挑选了一些人组建了稽查管理队。我承认,挑选的人素质差异很大。但在当时情势下,必须采取铁血雷霆手段,事实也证明我的做法没错。靠着我精挑细选的人,馆内暴乱很快平息。那些个坏分子得到重用后,也是有了正当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