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九十九章 临危受命(七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九十九章 临危受命(七十)

    相关事情自己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这徐仁杰问这话啥意思?脑袋秀逗了?

    老徐没有耽搁,直接了当道:“队长,我是说关于我提议组建培训应急队伍的事儿……你怎么看?”

    再次一愣!

    原来是这事儿。

    中年人也是没想到老徐会又搬出这个问题。

    自个儿刚才绕了一圈说了这么多……对方还没意识到问题关键?

    那自己扯那么多和着全都白费了?

    有些郁闷!

    中年人当下发问:“我和你说了那么多,你现在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觉着队长是认同了我的观点,肯定了我的提议。”老徐想也没想便是回道。

    他这番回答别说是中年人饶是己方这边胡晓东,雷瞳都颇有些意外。

    能不意外嘛,他俩是真的没从中年人那边听出半点对方认同老徐观点意思。

    相反,诚如中年人适才那句“我和你说了那么多”暗示一样。

    对方就是在告诉老徐不要在提此事了。

    可老徐呢?显然是没有领会中年人意思。

    他不仅提了,还妄自曲解中年人话语,说对方认同他组建新军提议。

    这很不符合老徐水平,胡晓东可不认为老徐会连这种浅显暗示都看不出。

    那他这般回答是和意思?

    这不又是在摸老虎屁股吗?

    这好容易才叫中年人火气消停点,老徐这般说辞一脱口不是要再起波澜吗?

    还是说老徐又有新的盘算

    眼下胡晓东没有再入之前那样质疑徐仁杰。

    他更愿意相信老徐这么做是有自身意图。

    所以他没有多言,只是望着老徐。

    事情究竟如何,且看后续老徐如何处理吧。

    这是胡晓东心下所想,也是他无奈之举。

    中年人微楞之下,万万没想到老徐最后会给自个儿这般回答。

    说自己同意了他的提议?

    中年人冷笑之下,赶紧问询出口:“呵呵,老徐啊,是什么叫你认为我肯定了你的提议?”

    中年人和胡晓东一样,他可不认为对方不理解他适才暗示之意。

    既是如此,对方这是揣着明白跟他装糊涂啊,这让中年人不能接受。

    作为上位权力者,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玩弄感觉。

    这种行为只能是他对旁人用,绝对不可以下面人朝他使。

    老徐显然是早就料到中年人会有此一说,当下没有打盹径直回道:“我的理由是队长刚才明确说不罢免我的职位。这么说来,就表面队长会对我信任,并给予我必要支持。所以,我才这么肯定队长会认同我的提议。因为我的提议是场馆长远所必须的,这点以队长高深眼光想必一定看的比我通透。如此而言,我的提议没道理不通过!”

    拍着马屁把中年人反问回答了。

    老徐这手反应委实是叫胡晓东佩服。

    心道是,老徐是没有下海经商,他若是下海经商了那绝对是个赚钱好手。

    他这席说辞说白了有点揣测上位者意图,不仅揣测,而且还很狂妄认定。

    而这点是与上位者说话大忌,尤其是似中年人这样有野心,又特别小心眼在意自己权利地位人。

    但老徐话中一番马屁又是把这种威胁给最大限度缩小了。

    简单来说,老徐这番话尽管听的叫人不是太舒服,但却叫你很难因此发火。

    因为简单一件事儿,如果中年人为此发飙,那就等于是否定了老徐对他眼界高远的马屁。

    这种事儿对于寻常人或许算不得什么,但对中年人这种爱护羽翼家伙而言那可就不能忽视了。

    沉默,又是是死一般的沉默。

    中年人意识到这档子事儿今天不给老徐一个说辞,看样是没法结束。

    对方是有意在跟自己绕弯弯。

    既然躲不过,中年人也不打算躲。

    毕竟,他才是这个体育馆的主子,哪有主子去回避下属问题的。

    斟酌了一下,中年人也不是不想组建新军。

    这老徐提议他并非觉着没道理,他清楚靠自己身边这支稽查管理队平日威胁威胁下面幸存者还凑活,但真要是打起来跟丧尸斗……这帮家伙每一个管用的。

    中年人怎么会不想拥有一个真正能打的队伍?

    可就这体育馆想组建这样队伍哪里那么容易。

    下面人饭都吃不饱,一个个混日子家伙组起来还未必如他的稽查队呢。

    这也是为什么中年人一直没有动手组新队原因。

    毕竟,过去场馆在稽查管理队管理下很稳定,他没必要劳神劳力在弄只队伍。

    若真是那时候弄一只队伍出来,反倒是会叫稽查管理队队员有危机感。

    到时候别新队伍没成立好,老队伍却是心理不舒坦搞事。

    那样的话,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最关键问题还不是人选问题,中年人时下最担心的还是……“老徐啊,这组建新队伍可不是件容易事儿啊,方面面很麻烦。”

    “我知道队长,只要你同意,这些事儿你大可放心交给我来做!”

    老徐毫不避讳将心下想法道出。

    中年人听罢老徐这句实话脑中第一反应就是:放心?你倒是真好意思说啊!

    无疑组建新军中年人最在意的就是谁来筹办这档子事儿。

    找没能力的,那组建队伍没啥意义,最后练出来一堆酒囊饭袋除了浪费粮食还能做什么?

    找有能力的,他有不得不防队伍被对方控制,最后落得为他人做了嫁衣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眼下非常时期,没有驻军为自己做后盾,中年人对组建新军必须慎重。

    不然,稍有不慎,队伍被人掌控不说,闹不好自己这好容易得来的上位者位置也得拱手让人。

    这是中年人最不希望看到事情。

    见中年人半天没有回话,老徐知道对方心理想法。

    当下直言不讳再次开口:“队长看来还是对我不放心啊。队长,我说了做这些真的是为了场馆,我相信你心理也一定明白组建一直真正能应付突发危机队伍的重要性。我想队长你也不希望真到了那糟糕境地,咱手里没人可用吧!”

    你威胁也好,谏言也罢,老徐反正是把该说的都给你说了。

    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退让!